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我能在哪里找到突破?

我能在哪里找到突破?

2018年10月的时候,我和丈夫在马来西亚的一次会议上发言。当时我正进行一次长时间的禁食,忽然之间,有一天早晨我醒来后觉得非常叛逆。

我没有和任何人有互动,没谁刺激过我——我和丈夫没有谈话也没什么分歧。我也没阅读什么东西,没看到什么东西,没听到什么东西。我就是醒过来,然后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沸反盈天、火山爆发一般的叛逆感。我立刻穿着运动服去海滩走走。一边走我一边问主,自己到底怎么啦。当时的回答只有沉默。我继续漫步,想要听听神对我说些什么,然而等待我的则是更多沉默。

过了一会儿,我决定自己先开口吧。我就说:“主啊,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我需要你,超过一切。”然而我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东西破了。这不是什么牙签、铅笔大小的那种裂缝,而是电话一样大的孔。我只是反反复复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在那一刻,我知道这是我一种核心的罪。

骄傲常常伴随着悖逆,而我曾 "引以为傲 "的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外向叛逆的人。不幸的是,这意味着,我所有的叛逆都是向内的--因此,那天早上醒来时,我有一种汹涌的、火山般的感觉。

多年来的骄傲、伤害、痛苦和冒犯在我的内心发酵。那天早上,我宣布我想要耶稣比什么都重要,这打破了这一切。神让我注意到这一点,要我被点名,要我悔改和放弃,让我得着自由。如你所知,有些时候,罪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浮出水面,因为我们已经为罪在我们生命中的存在寻找托词了。当然,我们并没有刻意这样做,但它还是存在。主会找到合适的时机让我们看到,否则我们就会错过它。

那一天,当我宣布我只关注耶稣,突破就来了。他启动了这个过程,但我不得不承认并悔改。当叛逆和骄傲抬起他们的丑陋的头颅时,我唯有不断向主交托,才能让自由持续存在。当我的反应是抗争、辩解、找借口或证明自己时,我必须选择放手。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现在正处于我们的国家和世界所面临的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冠状病毒传播的战斗中。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焦虑、恐惧和死亡肆虐,但现在是我们作为教会奋起争取前所未有的突破的时候了!

突破是当着主的面显露出来的。

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要想取得突破,就必须要有一支庞大的活动家大军,准备好并愿意拿起武器,冲进城门,进行肉搏。活动家们往往认为,坐而论道是为绥靖主义者服务的,因为他们是那种会采取行动,把事情做好的人。

一个人有了事情做,有了计划,有了行动路线,有了目的,当然会让人感觉更好。耶稣说过:“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18章19-20节)

耶稣说的很清楚,他想要也很期待我们一起做工。他差遣门徒是两个两个出去的(马可福音6章7节)并且指派了72个人,也是两个两个差遣他们(路加福音10章1节)为天国做工。他命令门徒出去让万民做门徒(马太福音28章19节),要他们成为领袖,去预备他的民去侍奉,以此建立基督的肢体(以弗所书4章11-12节)。

属神之民要成为世上的盐和光(马太福音5章13-16节)。神当然不会反对大家以合作的方式来宣扬他的国度。但当我回顾耶稣的人生,我看到在他教导门徒如何一起传教之前,他首先在他们面前塑造了单独到父面前的榜样——依靠他们自己,也为他们自己。

耶稣爱他的父,也想念他的父。他在万事之中抽出时间离开,与天父同在。耶稣有很多事情要做。人们从四面八方向他走来,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但他做了必要的事情,继续培养与天父的亲密关系。有时天还暗着的时候他就起来(马可福音1章25节)。还有时则整晚不睡以拥有安静的空间。无论代价如何,耶稣都要与父在一起。

在神的国度里,突破来自于独自一人进入内室,关上门,向你看不见的父祷告(马太福音6章6节)。这违背了我们对战争的一切想法或所受的教导,因为在战争中,没有人可以单打独斗。你们要一起呆在一起,一起工作,尤其要注意战友的后方。

在神的国度里,做法不一样。耶稣是我们的战友。他永远活着为我们代求(希伯来书7章25节),当我们不知道如何祷告的时候,圣灵就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求(罗马书8章26节)。 我们所需要的突破是在主的同在中显明出来的,一边是耶稣可能像他在世上时那样代求,用热切的呼喊和眼泪向那能救他脱离死亡的那一位献上祷告和祈求(希伯来书5章7节),另一边是圣灵在我们无言语时为我们叹息。在这与我们的神同在的脆弱之所,突破就显明了。这话可能是以文字、句子、图画、异象、经文、歌曲、印象的形式出现,但它会来,因为他是会说话的神。

突破拥有神之策略的封印

当我们弄清楚了主对我们说的是什么,那么我们就必须确定我们该如何对待主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主的策略是什么呢?突破是被神之策略所封印住的,除非我们靠近他,听从他的话语,否则我们很容易错过他要做的事情。我们到内室里去,是为了远离周围的喧嚣、分心、意见。在谷歌或YouTube上简单的搜索一下,就有很多人可以借鉴。

从我们所敬佩的“成功人士”那里得到的建议或智慧之言比比皆是。 但是,只有一种针对我们的情况的具体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是谁,我们所处的位置,所以已经被完美地设计好了。 有一种直接从神的心里为我们制定的策略,超越了其他人所能提供的一切。神为你所制定的策略,是特别为这个确切的时间和使命所选择的。从别人身上借鉴是好的,也是聪明的,但我们对每一个情况的具体命令只从神那里来。他永远不会做同样的事两次,所以我们在活在当下的时候,可以安于这种模棱两可,按照他所给的精确方式来完成今天的计划。是的,突破是被神的策略所封印。

突破由我们的顺服所激活

突破也由我们的顺服激活。当我们从秘密的地方出来,有了明确的指示,当我们顺服神所赐给我们的东西时,突破就开始了。从神那里听到是一回事,但接下来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以前没有这样做过没关系,神是想出计划的,所以他会引导我们完成所有的细节,让我们完成计划。“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6章6节)。我们的赏赐就是他与我们同在,使我们在暗处做他所要求的事。如果他要我们按着某种方式去做某件事,他就会除去一切障碍,提供一切资源,支持我们完成这个目的。我们只需向他说 “是”,并向着那个方向前进。当我们在顺服中前进时,突破就来了。

在这场大流行病中,我们正处在困难的日子里。我们左顾右盼,希望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度过这个不确定的时期,但我们的神与我们同在,为我们而来,与我们同在,支持我们,帮助我们!唯一的道路就是突破,所以要到内室里去,关上门,向你看不见的天父祷告,让他给你指明突破的道路。突破是在主的同在中显明。突破是被神的策略所封印。突破因我们的顺服而被激活。他已将我们在这个时候都留在家里。现在再往前走一步,走进内室里,关上门,让他按着你的需要向你显明自己。你的策略会与我和其他人的策略不同,但要听从他的指示,顺服他的命令。你的突破就会到来。

Wanda Walborn博士是灵命塑造科的副教授,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宣道会奈亚神学院(Nyack College)任职。她目前是奈亚神学院和宣道会神学院(Alliance Theological Seminary) 的灵命塑造科教授。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