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研究:Z世代是美国历史上最非基督徒的一代

根据美国著名福音派民意调查公司的一项新调查,当今青少年是美国历史上最非基督徒的一代,只有4%的青少年持有正确的圣经世界观,每8名青少年中就有1人自称是非异性恋。

巴纳集团(The Barna Group)周二公布了“Z世代:塑造下一代的文化、信念和动机”(Gen Z: The Culture, Beliefs and Motivations Shaping the Next Generation )的研究结果,该研究由佐治亚州教育机构Impact 360 Institute赞助。

巴纳的调查发现大部分Z世代(出生于1999年至2015年)自称为不可知论者、无神论者或无宗教归属。

该研究发现Z世代青少年中有35%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或不隶属任何宗教信仰。相比之下,这一比例在千禧一代和X世代中为30%,在婴儿潮一代中只为26%。

研究显示Z世代(13%)自称为无神论者的青少年几乎是千禧一代(7%)的两倍。

“Z世代不同,因为他们是在后基督教、后现代的环境中长大,他们中许多人甚至没有接触过基督教或去过教堂。所以这确实是一个独特的转变,”巴纳研究的高级副主席布鲁克(Brooke Hempell)在亚特兰大恩典教堂调查活动的推广上表示。

“美国许多教堂现在是空的。Z世代就是这一现象的结果。他们中很多人处于属灵空白。在我们国家历史上这首次变得越来越普遍。”

对于此次调查,巴纳分析了14到17岁的四个焦点小组,并进行了两次有代表性的全国调查,1997名青少年受访。

2016年11月4日至16日进行的第一次调查访问了13至18岁的1490名青少年。第二次调查于2017年7月7日至18日进行,访问了13至18岁的507名青少年。两次调查的数据都根据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有种族、性别、年龄和地区代表性。

研究还发现只有59%的Z世代青少年认为自己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相比之下,65%的千禧一代和X世代以及75%的婴儿潮一代是某种类别的基督徒。

巴纳的研究显示,尽管Z世代青少年中近十分之六自称是基督徒,但调查显示只有4%的Z世代持有“圣经世界观”。

“基于广泛承认的正统基督教信仰的信仰分类”,巴纳制定了一套神学标准,每个受访者必须满足这些神学标准才能归类为具有圣经世界观。

“符合圣经世界观所占百分比在较年轻一点中连续下降:婴儿潮一代中10%,X世代中7%以及千禧一代中6%都具有圣经世界观,而Z世代只有4%,”研究解释说。

这项研究还发现十分之四Z世代青年认为圣经“所教导的原则完全正确”。与此同时,只有61%“去教会青少年”同意圣经所教导的原则完全正确。

去教会的Z世代中有85%相信耶稣基督是“被罗马兵丁钉死的真实人物,确实从死里复活”。

“潜在的不信来自哪里?我们在科学中看到这些不信,”布鲁克解释说,“青少年开始觉得他们必须在科学与圣经之间做出选择,而婴儿潮一代或X世代说他们看到圣经和科学的互补性……..当我们接触千禧一代和Z世代,他们看到两者的冲突。”

根据数据,28%的Z世代青少年认为“科学与圣经互补”。相比之下,近一半的婴儿潮一代(45%)和超过三分之一的X世代受访者(36%)如此认为。

布鲁克继续说:“对许多人而言,他们倾向于科学。四分之一 Z世代会说,'我看不到圣经和科学的兼容,所以我只是想用科学话说,因为这对我来说这就是事实。”

其他调查结果显示,Z世代中有12%自称为“非异性恋”,其中7%表示他们是“双性恋者”。

巴纳主席大卫·金纳曼(David Kinnaman)在推广活动上表示:“这一代人是我们在历史上看到自称是非异性恋比例最高的一代,比千禧一代高得多。”

此外,Z世代青年中有十分之七的人说他们认为“感觉是另外性别”而非他们生理性别是可接受的。 十分之三的青少年认识一位改变性别身份的人。

“正如我在巴纳二十多年以及我们公司三十五年以来所看到的那样,年轻基督徒挣扎于如何在越来越不信的文化中活出自己的信仰, ”金纳曼说。 “在一个不理解基督教或者认为圣经只是一本用来压迫人的宗教教条的文化中,在一个成为基督徒是极端主义或无关紧要的社会中,他们不得不代表圣经所说的,何为是基督徒。”

“我想我们要考虑如何使用洞察力,我此刻请问在你的教会、你的文化以及你的事工中如何可以帮助当今的孩子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作为基督徒的意义。”他说。 “我们需要在神学上思考。我们需要挑战他们。他们更愿意接受挑战而不是教会愿意挑战他们。”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