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A. Fowler

夫妻应该如何解决冲突

住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都是罪人。所以冲突是无可避免。一个经验之谈:你不会喜欢所有人的一切。事实上,关于你的配偶、老板或最好的朋友的15%,你都不喜欢。

Dan Delzell

科学家声称意识将超越坟墓

罗杰·彭罗斯爵士是广受尊敬的英国数学物理学家、数学家与科学哲学家。1988年,他与史蒂芬·霍金一起证明了宇宙学上的奇性定理,为此共同获得1988年的沃尔夫物理奖。罗杰·彭罗斯爵士确信在死亡之后意识依然存在。终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那远超濒死体验的事情。

内森·塔博

应对失望三步骤

很不幸,失望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失望常常不期而至,通常情况下,总是接二连三。从体检的坏结果到生活中最小的麻烦,失望的形式也是千奇百怪。

Matt Moore

为何我偶然中成为加尔文主义者

哦,加尔文宗——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教义体系更能激起信仰冲突了。和睦被打破,教会被分裂,而这只是因为满怀信仰的男男女女让对神之权柄的不同看法激起自己有罪本性中最邪恶的那部分内容。

带来最大喜乐的礼物

我们收到的所有礼物中,神的救恩是最惊奇和最重要的一个!以弗所书2章8到9节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Thom S. Rainer

垂死教会常说的三句话

“我们之前从来没有那样做过。”这句话是教会反对改变的经典例子。尽管我们绝不应该改变或违背神话语的真理,但是大部分对改变的反对与方法、喜好和愿望有关。

内森·塔博

成为属神之人要做的三件事

让我分享拦阻我成为属神的人的一些想法,这些想法使我多年来不敢踏出第一步;现在回望,这些想法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当时的我,却像一座座难以跨越的大山。

Thom S. Rainer

健康教会最常见的两个做法

我们在许多教会里创造的乃是一种组织各项活动的文化,而非让人改变、进行门徒训练的文化。教会生活中有许多重要的侧面可以去强调,那我们最要紧该去强调什么呢?

Matt Moore

对你之罪和神之爱的两个错误回应

“我们远比自己所敢想象的更有罪、缺陷更大,然而,与此同时我们在耶稣基督里也远比自己所敢希望的更被爱、更被接纳。”——蒂姆·凯勒

杰米·摩根

特朗普反对者对大选的10种回应

我没有投特朗普一票,也没有投给希拉里。我在选票上提名了候选名单以外的人。我的决定主要是基于两名候选人的品格不好。但尽管如此,特朗普仍将成为美国新一任总统。

SHANE PRUITT

牧师的六项代祷请求

这里有六项非常现实和具体的祷告需要,由每天为你们灵魂争战的牧者提供,在带领家庭及教会的同时,他们能够时刻努力保护自己的灵魂。

DR. RICHARD D. LAND

大选结束:福音派基督徒该做什么?

我的一位福音派朋友在选举后告诉我:“我不知道,福音派是否还在任何政党内有容身之处。”我的回应是:“这是好事,我们本来就不该在任何一个党内安家。”

查克·本特利

提问查克:8个存钱小技巧 一年攒下3600美元

我看到你鼓励人们攒上1000美元,除非紧急情况,否则这笔资金是不能动的,老实说,我做不到!我已经接近标准了,但是我需要一些建议看看从哪里还能省下钱来。有什么建议吗?

Wallace Henley

福音派们:现在做什么?

福音派现在也许进入了一个危险时期。过去的设想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任期将因为在未出生者的保护、传统婚姻和其他热点问题上威胁到福音派基督教。但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也许会让福音派教会面对一个更微妙的威胁。

Matt Moore

一本希望住在基督里的人必读的书

神充满能力的恩典在五分钟就会临到。恩典今晚就会临到;明天就会临到;下个月就会临到;明年就会临到。把我们修剪成葡萄树的栽培的人会信实地每时每刻都供应我们所需,来牢牢握住我们。

迈克尔·布朗

唐纳德·特朗普:神全权钦定的总统?

当政治学者把唐纳德·特朗普的胜选归因为太多社会学、意识形态的因素时,请允许我谈谈其中属灵方面的事情。我相信特朗普的当选来自神圣的钦定。

Rick McDaniel

基督徒当如何回应总统选举的结果

作为基督徒,我们的领袖并未改变。选举一个新总统并没有影响我们对耶稣的追随。无论政府首脑们的所言所行与耶稣的教导有什么冲突,我们追随的总是耶稣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