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 Moore

《天堂小屋》:挑战我·困扰我

首映后第一周,我就看了《天堂小屋》这电影。虽然之前没有读过原著,但我已经读了不少讲述该片如何介绍基督教三位一体神的文章了。所以我可以说自己是带着期待进入影院的。

Thom S. Rainer

年老牧师应该何时退休?十个问题来判断

我们很多牧师和周围的基督教领袖都是婴儿潮出生的一代。这是老生常谈,可是我们不再年轻。这是一个不事张扬的问题,很多人都在问,他们仍在问这个问题︰ 我应该考虑在什么年纪退休呢?

Z一代是二战后最保守的一代?

没有谁知道未来如何,除了主宰未来的那一位!事实就是许多人显然误解了历史的正确方向,这只是又一个提醒,告诉我们只有诗篇作者称为“信实直到万代”的那一位才是神。

Thom S. Rainer

牧师任职蜜月期终止的七个原因

蜜月期是指双方透过诗意般的镜头彼此看待的那一段时间。但牧师和其所任的教会很快会发现谁都不完美。事实上,因为那段悠闲惬意的时光太美好了,双方变得对彼此更挑剔,与蜜月期形成鲜明对比。

Matt Moore

神有时恐吓他所爱的人

考虑到神无法测度的温柔时,我们的确很容易轻视神的圣洁的严肃性。当我们想到“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时,我们可能会被诱使去猜想神会对教会里不悔改的罪只是轻轻一瞥而已。

Gary Edmonds

这个词超级重要,竟然在圣经中出现了722次!

水在圣经中出现了722次。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以水作为象征,也许这并不是偶然。这种神圣的象征可以净化污秽,可以用来给我们的孩子施洗。然而,对于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来说,水成了疾病和贫穷的咒诅。

Thom S. Rainer

让你教会成长更为困难的五个理由

我们必须把自己教会成员的身份看成社区中传道人的身份,而非将其当成乡村俱乐部会员。从圣经意义上说,教会成员身份并非什么待遇、特权或偏好,而是意味着要为福音牺牲自己。如此,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看到教会重新开始成长

Gary L. Welton

你的教会为何该成为社交俱乐部?

在一个家庭不稳定、人群流动太寻常的文化里,人的社交状况越发艰难,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我们教会能提供青少年、即将成年之人所亟需的社交稳定性、力量和支持。

Matt Moore

你听见耶稣的声音了吗?

最近,朋友本告诉我,他很担心自己并未得救。当我让他把自己缺少确信的理由告诉我时,原以为他会透露自己被某些秘密而又根深蒂固的罪困扰,或者是越来越疑惑圣经的真实性。但结果并非如此。他的话很悲哀:“我应该能听到神的声音啊,但我却听不到。”

Richard A. Fowler

生活似乎无法承受时的三大建议

生活此刻看上去无法忍受,但是你必须向上看,宣告神的应许,记住在主里不是徒然的。作为一名基督徒,我们被告诫要定睛在耶稣这个目标上,我们的创造者,我们盼望的源头。这样,我们就能改变我们的态度,从消极到积极。

Matt Moore

不要看重世界上的事

神呼召基督徒要活出一种与世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不要贪爱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是短暂的、很快会过去的,我们要为将来的永恆世界而活。

查克·本特利

提问查克: 关于要求加薪的建议

我在目前的工作岗位上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我也知道为公司做出了宝贵的贡献,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着手要求加薪。老板似乎能说一些经济发展缓慢的含糊的话,然后很快跳过有关补偿的任何话题。怎么进行有关补偿的不太舒服的谈话?

Dan Delzell

创世时的一日有多久?

那“时间”本身从何开始呢?好吧,创世记1章1节说:“起初神创造天地”。我曾经一直认定“时间”从这节末了开始,仿佛神“启动了时钟”。然后给自己24个小时来创造天地。

等待

等待并不容易

我自己经常思考,觉得等待中最煎熬的部分就是各种不确定性的存在。我特别希望上帝只是给我一句“是”或“不是”就够了,这样我好继续自己的生活。

不,婚前与男友同居并不明智

与一个人结婚并不是找到一个能完美满足你需求、侍奉你、让你笑、为你加油、给你快乐、与你有鱼水之欢、迁就你的人。而是要找一个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献身、满足、侍奉的人。你不需要“试驾”这个过程。你需要对爱与献身深思熟虑。

Eric Metaxas

一年如何读200本书?

当被问及自己成功的秘诀时,亿万富翁沃伦·巴菲特指着一排书架说:“每天读500页。这就是知识做工的方式。知识会越积累越多起来,就像复利利息一样。你们都能做到这点,但我不敢保证你们中有多少人愿意去做。”

Matt Moore

当我们不明白上帝的作为时,相信祂的品格

到目前为止,在成圣的路上,我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在实践良善、慈爱、公义和公平等诫命时,很容易犯错。我倾向傲慢自大地阅读圣经,从自己预设的想法来测度上帝的启示,思考祂应该是怎样和如何处理。

SHANE PRUITT

论“神只想看到我快乐”

过去15年的事工生涯中,我和妻子多次辅导过打算离婚的人。现在,我们不是谈论那些被虐待或被抛弃的例子,而是,有一方不想在受婚姻束缚,或者他们已经找到了各自的“真爱”,这个“真爱”不是他们当前的妻子或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