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权委员会谴责世界大国允许叙利亚的持续屠杀行为

    By Stoyan Zaimov 2014年03月10日

    联合国叙利亚问题调查委员会谴责包含美国在内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成员在叙利亚内战中不制止和允许屠杀继续进行的行为。

    人权调查委员们在上周发布的报告中称:“对叙利亚各个政党可以施加压力的国家,要采取行动确保这些政党服从国际人道主义法规的条例,安理会成员要承担战争中各党派无视法规并不接受惩罚的责任。”

    作为承担保持国际和平与安全责任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包含了五个常任理事国:美、英、中、法、俄,以及10个每两年一度选举的非常任理事国。 更多 >>

  • 神遗弃了朝鲜吗?难民默想极端迫害中的深层问题

    By Stoyan Zaimov 2014年02月19日

    关于朝鲜极端迫害和侵犯人权的报道不断传来,其中包括联合国最近揭露“无法形容的暴行”的400页报道。一些基督徒很想知道,是否神已经放弃了这个国家。

    “神在朝鲜工作吗?因为我们没有看到,”有些人告诉迫害监察组织“打开大门”(Open Doors)。过去12年来,打开大门的环球监察名单(World Watch List)上,一直将朝鲜列为世界上对基督徒迫害最严重的国家,尽管为朝鲜改变的祷告不断,情况似乎只是愈演愈烈。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周一于日内瓦公布了朝鲜人权状况的调查报告,称朝鲜“所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的严重性、程度和性质,在当代世界没有国家可以与之相比”。 更多 >>

  • 苏丹人权活动家呼吁美国教会“与我们站在一起”

    By Michael Gryboski 2014年01月21日

    苏丹一位人权活动家呼吁美国的基督徒帮助苏丹共和国的教会。

    沙洛卡(Nahmia Shaloka)是苏丹的一位律师,因为受迫害而不得不逃离自己的国家。他于周一告诉基督邮报,这个东非国家的基督徒需要美国教会的帮助。“我们还需要给美国的教会发送信息,”沙洛卡说。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最近刚到美国的苏丹律师萨夫(Safwan Hegaze)。

    沙洛卡说,苏丹的基督徒需要美国“和他们站在一起”,提到“苏丹的宗教自由和正义”时,他说“许多事情需要帮助”。 更多 >>

  • 基督徒领袖向曼德拉致敬:世界失去了一位领袖

    By Michael Gryboski 2013年12月6日

    得知南非人权活动家曼德拉去世,许多基督徒领袖表达了他们的怀念和悲伤。

    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的秘书长杰夫·图尼克利夫(Geoff Tunnicliffe)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领袖。”

    “纳尔逊·曼德拉是一位有勇气、远见和牺牲精神的典范。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我们更加需要这样的领导,”图尼克利夫说。 更多 >>

  • 再遭塔利班袭击如何回应?16岁女孩语出惊人

    By Katherine Weber 2013年10月11日

    16岁的玛拉拉·尤萨法扎伊(Malala Yousafzai)是巴基斯坦提倡女童受教育权利的倡导者,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周,在《与乔恩·斯图尔特每日秀》(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的节目中,她被问到,如果再遭到塔利班组织成员袭击,会如何回应。去年,为争取妇女及儿童的教育权利,15岁的马拉拉·尤萨法扎伊在校车上遭到塔利班成员射击。

    这位勇敢的倡导者告诉乔恩,虽然,她最初的反应是用武力反击回去,例如用鞋子扔塔利班成员,但最后,她还是选择用和平的方式回击,这样才不会重复她所遭到的残忍行为。

    “如果扔塔利班,和塔利班没有什么区别”,在周二播出的每日秀中,她告诉乔恩。“一定不能用残忍的方式对待他人,你必须通过和平,通过对话,通过教育与他们对抗。” 更多 >>

  • 种族平等和神的神性

    我书房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张我最喜欢的照片。照片中是一排民权工作者,当时是对黑人歧视最严重的时代。他们肩并肩站着,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一块广告牌。上面简单地写着:“我是一个人。”

    我喜欢那张照片,因为它精确地总结了那个时代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存在于每个时代。非裔美国人在这个国家的民权斗争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问题。它不仅仅如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前所说的,是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中的承诺无法兑现的问题。从根本上讲,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这种精神依然健在,而且阴险)是关于神学。它是关于神的“神性”和人的人性的问题。

    白人至上主义,与伊甸园叛乱以来的所有邪恶一样,是残忍狡猾的。那些拥有权力的人为了让自己不被质疑,设法让穷苦、工人阶层的白人们确信,他们比某些人(他们身边奴隶们的后代)更优越。白种人拥有特殊尊严的想法给了那些没有特权的人某种贵族似的感觉,助长了罪人对愤怒、嫉妒和骄傲的热情。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