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我们已逝的斯里兰卡弟兄姊妹悲痛,效法基督的榜样。我心因这袭击中严重不公而沉重,我灵因我们周围的邪恶压迫而不安。我希望我们都能热切帮助斯里兰卡,让我们的信心付诸行动,但我们不能无视要我们悲痛的呼召。如果我们的关爱和同情并不显著,那对我们的善工会有何影响呢?我首先选择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