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在信仰上有所挣扎,但那并非科学方面的缘故。我当时就相信科学和信仰可以共存,现在依然如此。

霍金是很有智慧的人。然而,尽管他有伟大的精神能力,但奇怪的是他居然从未看到神存在的证据。

长久以来,我们让恶者偷走了我们太多的喜乐与盼望。我们一直存着侥幸心理,重复着"万一会怎么样"的游戏。

邪恶并不是一种被创造的事物,而是当一个人或一群人拒绝接受上帝的良善以及圣洁的道德本性时造成的结果。

真诚的爱中一定有爱人之人,被爱之人和爱的精神。否则,即使一段关系能够存在,也必定不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