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多个研究项目的整体情况,我自己统计了一下教会的增长和衰亡比率,根据过去五年敬拜人数的变化,将我估算的对象归纳为五类。

请允许我在这里先解释一下。我所说“非积极成员”这词所指的是那些连续几个月在任何礼拜或仪式中未曾出现的教会成员。

我在网上教会里看到一种模式。也许是潮流吧。总的模式在于网上教会事工成为整体教会事工的一个战略组成部分。

读者你们都很有创造力。我知道你们能与我们分享许多其他聚焦于外拓型活动的办法。请把你的点子与我们分享。让我们知道你们当前是怎么做的。

在人生晚年成为职业传道人的呼召既令人兴奋又富有挑战。兴奋在于知道神为你预备了另一条道路,也许还预备了另一处生活环境。

你们知道痛苦所在。我觉得自己尚不足以教导你们如何应对批评,只是希望自己的个人反思略有助益。

婴儿潮一代的超大教会牧者们正在退休,人数每个月都在上升。而且,正如我们早已料到那样,这些教会难于找到他们的接班人。

一位或者一群教会成员能够发表的最有毒论述可以是:“替教会付账的是我们。”这不仅仅不合乎圣经,显然还会带来分裂。这样的说法会在教会里创造一个“我们针对他们”的心态。

三十年来,我与教会领袖一直面对对教会造成损害的问题,这些制造问题的会友通常都“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以弗所书4章30-31节)使圣灵忧伤。

你的牧师可以承受大多数会友的冷言冷语和冷淡委身,这是牧师不得不可悲面对的现实;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还拥有一群支持者和激励者,他们就会经受得住一切非难。

我必须改变自己看待自己身份的方式。我的身份首先应该是在基督里。我的身份也是属家庭的人。我最大的头衔是“丈夫”、“父亲”、“雷德”而不是什么“首席执行官”或者“雷纳博士”。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