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申一下,正如我在前一篇专栏文章中所强调那样,我为生命的失去而难过,无论其最终责任归咎于谁。我也没有宣称以色列的一切做法都是完美的。

假预言曾让你焦头烂额吗?应许中的治愈从未降临,你因此失去信仰了吗?你是不是接触过“新启示”名义下的古怪教导?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不是唯一经历这些状况的人。由灵恩派所造成的伤害比我们愿意承认的要多许多。

我们在人类面对灾难时所能做最残忍的事情之一,就是认为遭遇灾难的人一定比其他人更坏。“那些恶人在飓风中罪有应得,”我们振振有词,却不知道我们这也是在诅咒自己。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图片: BRIAN SPURLOCK-USA TODAY SPORTS)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球员在纳鲁卡斯石油体育场(Lucas Oil ...

灾难如轮,再度碾压美国。家庭被拆散,个人的生命被蹂躏。刚刚经历了毁灭性的飓风,种族分裂随即将我们撕碎,接下来,我们历史上最惨烈的枪击案又来袭。痛苦显而易见,震惊无以复加。美国还能被治愈吗?

休·赫夫纳终年91岁。我希望他在离世前找到恩典并悔改。我也希望他的离世能成为性革命终点的标记。这革命在每个领域都一败涂地,希望它永不死灰复燃。

一位年轻人给我们发来电子邮件,直到不久之前,他还相信自己可以一边去做那些同性恋的事情同时一边跟从耶稣。他现在已经体验到了一个戏剧性地、彻底改变人生的信仰转变,他在这里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在总统对夏洛茨维尔事件发布评论后不久,一些共和党大佬开始与总统划清界线,还有一些大公司领导不再支持他。为什么总统顾问班子里的福音派领袖们还支持他呢?

如果主能改变我这么一个异性恋的罪人,他就能改变任何人,也包括韦恩本身。数量不断增加的前同性恋读者们都能说:阿们。

不用安眠药就能在晚上安然入眠,与神和自己平安相处,在清晨充满活力迎接新一天,带着喜悦的目标而生活——这是无论花多少钱都从世界上都买不来的东西。

当我们的总统被不公正地攻击时,我完全为他辩护。作为耶稣的信徒,虽然有过疑虑,我也曾投票支持他。我也很乐意指出他作为总统做的几件好事情。但我不会牺牲自己的伦理道德、贬低自己的信仰来为他的错误言辞辩解。这么做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丧失所有的信用。

通常情况下,总是真正的基督徒被真正的穆斯林迫害,而不是真正的穆斯林被真正的基督徒迫害,这是事出有因的。这就是十字架与刀剑的区别。

安德森·库伯、唐·雷蒙、武井乔治和米罗·雅诺波鲁斯有什么共同点?他们都是出柜、自豪的同性恋,而且,在年幼时候都被性虐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