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比巴黎圣母院金坛十字架在圣周星期一时烟雾中闪耀的照片更能体现这一点了。 这仿佛是神在告诉我们,耶稣基督和他的十字架才是一切,是火焰吞噬一切后真正重要的东西。

“英雄何竟仆倒!”大卫如此哀叹以色列王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大卫最好的朋友——这在今天也回响不绝。

狂妄让我们对自己性格败坏的可能性视而不见,我们忘记了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独特而又能轻松“缠累”住我们的那些诱惑。我们需要谦卑下来,向主、向我们自己承认自己最脆弱的地方。

在奥巴马8年优柔寡断之后,许多人想要有一个决断力强的领导人,这很能理解。然而,冲动和决断之间毕竟不同。冲动型领导人很多作为都是直觉下的条件反射,而负责任的有决断的领导人则是反映型的,会以远见仔细权衡眼前的危机。

我看到你鼓励人们攒上1000美元,除非紧急情况,否则这笔资金是不能动的,老实说,我做不到!我已经接近标准了,但是我需要一些建议看看从哪里还能省下钱来。有什么建议吗?

福音派现在也许进入了一个危险时期。过去的设想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任期将因为在未出生者的保护、传统婚姻和其他热点问题上威胁到福音派基督教。但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也许会让福音派教会面对一个更微妙的威胁。

除非我们拥有一个有原则的移民哲学,否则我们就不会有一个连贯一致的移民政策。对建立在犹太-基督教信仰之上的国度而言,逻辑的源头在圣经中。在那里我们能发现,“边界的神学”能够让我们明白的兼顾公平与谨慎所亟需的折中之道。

耶稣基督的教会处处受到世俗文化闪电战的攻击。当下的教会领袖们正在否认、试图保持中立,甚至寻求与那些闪击战发起者们妥协,这些领袖们已经丢掉了他们对真理和神国的愿景。或者说,他们也许非常消息闭塞,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哪怕他们身边已是炮火纷飞。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