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约翰·派博警告,基督徒莫让爱国主义高于基督

约翰·派博警告,基督徒莫让爱国主义高于基督

2020年1月1日,神学家约翰·派博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梅赛德斯奔驰体育馆举行的“热忱2020”(Passion 2020)活动上布道。 | (图片:Passion/Garrett Lobaugh)

著名的改革派神学家约翰·派博(John Piper)发出警告,基督徒不应太关注爱国而将对“祖国”的忠诚置于对耶稣基督的忠诚之上。

在独立日前发布的一集“问约翰牧师”(Ask Pastor John)播客节目中,名为马特(Matt)的一位听众问派博,爱国主义如何与基督徒人生相适应。

“显然,我们作为基督徒是以陌生人、流放者、异质分子并朝圣者生活在世间的。世间有没有哪个适当的地方,能让基督徒人生也成为爱国的人生?如果有的话,那是哪里?从哪种意义上说我们的爱国主义会过火?”马特问到。

派博回答说,哪怕基督徒应自认是“流亡者、难民并寄居者”,爱国主义,就是对一个人国家的爱,也可以是“正确并且善的”。

他相信圣经会宽容基督徒人生中的一些“特定的感情”,比如对一个城市、部落或国度的爱,此外还有对人类的总体的爱。

“举例来说,保罗在加拉太书6章10节中说:‘所以,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派博解释到。

“所以,尽管这似乎是对那些亲近你、喜欢你的人有一些偏爱。这是对他们一种与众不同的感情。”

然而,派博也说,这些感情只应该存在到“一个特定程度”,基督徒应该“永远不绝对效忠。”

“永远不要觉得对你祖国、部落、家庭或种族的归属感胜过你对基督之民的归属感。”他继续说到。

“在基督里的每一个人都更加亲密,并且在基督里永远与别人合一,无论其他关联如何,这胜过我们最亲密的同胞或党派成员、兄弟姐妹和配偶。”

派博哀叹,因为基督徒没有认识到“我们与其他信徒——无论他们的种族或政治路线或国籍如何——的联系比我们与自己祖国其他任何人的联系更紧密”而发生了“许多可怕不光彩之事”。

“归根结底,基督徒让一切属人的忠诚、人类的爱变得相对化。让基督在我们的情感中至高无上,让我们对别人比此较为低级的爱变得更好,而非更差。”

在教会层面上,尤其对生活在美国的人而言,应该注意到,爱国主义的情感是许多神学和世俗层面上的争议的源头所在。

有一些群体,包括德州达拉斯的第一浸信会(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 Texas),每年都要在7月4日独立日所在周末举行以爱国为主题的礼拜聚会。

该教会主任牧师罗伯特·杰弗里斯(Robert Jeffress)为这样的做法辩护,他在2018年接受保守派专栏作家托德·斯塔内斯(Todd Starnes)采访时表示,这么做是在敬拜“祝福美国的神”而非美国本身。

“我相信这没什么不好,按照圣经来说,这是在向神感谢对我们国家的祝福,一切都很好。”他在当时说。

同样是2018年,圣公会总主教(Episcopal Church Presiding Bishop)迈克尔·库里(Michael Curry)和寄居者杂志(Sojourners)牧师吉姆·沃里斯(Jim Wallis)发布了一份旨在恢复耶稣(Reclaiming Jesus)的声明,谴责“美国第一”这样的概念为“对基督徒而言是神学异端”。

“尽管我们爱着我们的国家,但我们拒绝将我们国家放在其他国家之上为目标的排外主义、种族民族主义。”该声明中有这么一段文字。

“我们反对去统治,而是要服务地球的资源,迈向真正的全球发展,为所有上帝的儿女带来人类的繁荣。为我们自己的社区服务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们之间的全球联系是无可否认的。”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