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教會&事工 |
約翰·派博警告,基督徒莫讓愛國主義高於基督

約翰·派博警告,基督徒莫讓愛國主義高於基督

2020年1月1日,神學家約翰·派博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梅賽德斯奔馳體育館舉行的「熱忱2020」(Passion 2020)活動上布道。 | (圖片:Passion/Garrett Lobaugh)

著名的改革派神學家約翰·派博(John Piper)發出警告,基督徒不應太關注愛國而將對「祖國」的忠誠置於對耶穌基督的忠誠之上。

在獨立日前發布的一集「問約翰牧師」(Ask Pastor John)播客節目中,名為馬特(Matt)的一位聽眾問派博,愛國主義如何與基督徒人生相適應。

「顯然,我們作為基督徒是以陌生人、流放者、異質分子並朝聖者生活在世間的。世間有沒有哪個適當的地方,能讓基督徒人生也成為愛國的人生?如果有的話,那是哪裡?從哪種意義上說我們的愛國主義會過火?」馬特問到。

派博回答說,哪怕基督徒應自認是「流亡者、難民並寄居者」,愛國主義,就是對一個人國家的愛,也可以是「正確並且善的」。

他相信聖經會寬容基督徒人生中的一些「特定的感情」,比如對一個城市、部落或國度的愛,此外還有對人類的總體的愛。

「舉例來說,保羅在加拉太書6章10節中說:『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派博解釋到。

「所以,儘管這似乎是對那些親近你、喜歡你的人有一些偏愛。這是對他們一種與眾不同的感情。」

然而,派博也說,這些感情只應該存在到「一個特定程度」,基督徒應該「永遠不絕對效忠。」

「永遠不要覺得對你祖國、部落、家庭或種族的歸屬感勝過你對基督之民的歸屬感。」他繼續說到。

「在基督里的每一個人都更加親密,並且在基督里永遠與別人合一,無論其他關聯如何,這勝過我們最親密的同胞或黨派成員、兄弟姐妹和配偶。」

派博哀嘆,因為基督徒沒有認識到「我們與其他信徒——無論他們的種族或政治路線或國籍如何——的聯繫比我們與自己祖國其他任何人的聯繫更緊密」而發生了「許多可怕不光彩之事」。

「歸根結底,基督徒讓一切屬人的忠誠、人類的愛變得相對化。讓基督在我們的情感中至高無上,讓我們對別人比此較為低級的愛變得更好,而非更差。」

在教會層面上,尤其對生活在美國的人而言,應該注意到,愛國主義的情感是許多神學和世俗層面上的爭議的源頭所在。

有一些群體,包括德州達拉斯的第一浸信會(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 Texas),每年都要在7月4日獨立日所在周末舉行以愛國為主題的禮拜聚會。

該教會主任牧師羅伯特·傑弗里斯(Robert Jeffress)為這樣的做法辯護,他在2018年接受保守派專欄作家托德·斯塔內斯(Todd Starnes)採訪時表示,這麼做是在敬拜「祝福美國的神」而非美國本身。

「我相信這沒什麼不好,按照聖經來說,這是在向神感謝對我們國家的祝福,一切都很好。」他在當時說。

同樣是2018年,聖公會總主教(Episcopal Church Presiding Bishop)邁克爾·庫里(Michael Curry)和寄居者雜誌(Sojourners)牧師吉姆·沃里斯(Jim Wallis)發布了一份旨在恢復耶穌(Reclaiming Jesus)的聲明,譴責「美國第一」這樣的概念為「對基督徒而言是神學異端」。

「儘管我們愛着我們的國家,但我們拒絕將我們國家放在其他國家之上為目標的排外主義、種族民族主義。」該聲明中有這麼一段文字。

「我們反對去統治,而是要服務地球的資源,邁向真正的全球發展,為所有上帝的兒女帶來人類的繁榮。為我們自己的社區服務是必不可少的,但我們之間的全球聯繫是無可否認的。」

最受歡迎

更多教會與事工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