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杨格牧师:教会重新聚会至关重要

杨格牧师:教会重新聚会至关重要

艾德·杨格牧师领导的团契教会于2020年5月2-3日恢复实地敬拜。 | (图片:Fellowship Church)

团契教会的主任牧师艾德·扬格(Ed Young)挑战全美各地的教会再次敞开大门,他警告说,拒绝聚会的属灵后果不堪设想。

“看看我们的文化。在属灵层面上有许多事情在发生,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他们面临抑郁、焦虑和自杀念头,”在德克萨斯州格雷普韦恩市(Grapevine)带领团契教会的扬格告诉基督邮报。“我衡量过开放与不开放我们的教会的代价,我认为风险和信心相辅相成。重开教会至关重要。”


这位The Fear Virus(暂译为“恐惧病毒”)一书的作者杨认为,恐惧是迫使许多教会保持关闭的原因。他说,许多牧师担心,如果他们重开教会,他们会面临网络上的恶意攻击、媒体的批评,或者他们的礼拜没人参加。他也指出,一些牧师表示,他们将暂停实地聚会,直到他们能够保证成员的安全。

“我理解这些牧师的出发点,但我不认同他们的想法,”杨格说。“我不能保证当我去街道扔垃圾时,我会处于一个100%安全的环境中。这根本做不到。”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失去胆量,也不希望教会毫无作为。纵观教会历史,教会没有不作为。教会在流行病中站立,在战争中站立,在各种混乱和混乱中站立。今天,科技让我们走了一条简单的路。”


在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的居家令到期后,团契教会的几个分堂就立即重新开放,杨格说,在大流行开始时这就是教会的计划。

“我们遵循所有的准则和协议,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认为,由于疫情的严重性,这是明智的。”他强调,在重新开放时,“使用常识”非常重要。

据杨格介绍,团契教会的礼拜堂在礼拜前和每次礼拜之间都会进行彻底的清洁;教会为会众提供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

“我们必须在一些具体的方面下功夫,让我们的教堂做好预防COVID-19的准备,这并不容易,”他坦承。

但团契教会自重新开放以来,他说“人们的反应令人难以置信”,在过去几个月内,团契教会的初次访客、谈话和属灵参与度都有所上升。

杨格承认有一些人属于高危群体,他强调了在敬拜时提供 “选择”的重要性。

“提供选择很重要。我非常赞成教会敞开不同的门,无论是实体的大门还是数字服务,”他说。“我们要向那些不习惯实体聚会的人表达爱。那是他们的选择。”

杨格牧师引用希伯来书10章25节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鼓励会众参与实体敬拜。

他将数字礼拜比作 “无咖啡因的咖啡”,指出。“还有另一种选择。这就像钓鱼一样。如果你不重复投掷,你就不会钓到鱼,所以不要只有一根鱼竿和卷轴,要有两三根在那里。我们受呼召成为得人渔夫,我相信在一个实际的地点聚会是在顺服希伯来书10章25节的劝勉。”

团契教会

杨格承认,团契教会对COVID-19的做法曾面临批评。几名营员在参加了该教会6月13日开放的阿拉索牧场静修中心后,COVID-19检测呈阳性。

一些家长匿名向《沃斯堡星电报》表示,他们直到后来才被告知可能接触到冠状病毒。夏令营的照片显示,年轻的营员和志愿者没有戴口罩,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这也引起批评。

杨说:“在被告知COVID情况后,我们提醒家长并进行隔离,并遵循适当的协议,我认为我们处理得很好。家长和教会的反应都非常积极。”

他说,家长们 “精心计算了风险“把孩子送去参加夏令营。他分享了一位年轻营员的故事,尽管他的病毒检测呈阳性,但他对参加夏令营并不后悔。

“这个年轻人在夏令营的一次祭坛呼召中做出参与服事的决定,”杨格讲述道。“在他的COVID检测呈阳性后,他告诉他的母亲,'不管是不是COVID,我都会再来一次,因为在那个夏令营神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一切’”。

但他说,像这样的正面故事,不会被世俗媒体宣传。

“媒体在淡化关于教会的正面故事,而把注意力放在负面的故事上,真是令人惊讶。”他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教会发生了许多积极的事。”

杨说,在谈到COVID时,“问题多于答案”。不过,他还是相信亲身敬拜对神很重要——“所以对基督的身体也应该很重要”。

“我想为那些正在重新开放的教会鼓掌,并会鼓励那些没有重新开放的教会真正想清楚为什么他们没有开放,”他说。“当我们在礼拜堂聚会,一些超自然的事情发生了。我相信,不聚会风险远大于聚会的风险。”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