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花店奶奶拒为同性婚礼服务上诉出庭 数百人声援

基督徒花店奶奶拒为同性婚礼服务上诉出庭 数百人声援(截图:脸书/捍卫自由联盟)2016年11月15日,巴洛内莱•史都特兹曼现身贝尔维学院的华盛顿州最高法院后接受媒体采访,被支持者包围。

华盛顿州基督徒花店老奶奶拒绝为同性婚礼制作插花被罚款,周二她现身该州最高法院进行口头辩论,对不利的下级法院裁决提出上诉,数百名支持者到场声援。

正如基督邮报先前的报道,巴洛内莱·史都特兹曼(Barronelle Stutzman)——华盛顿州里奇兰阿琳花店(Arlene's Flowers)店主——2015年被本顿县高级法庭罚款1001美元,因为她2013年拒绝为长期顾客罗伯特·英格索尔(Robert Ingersoll)及其伴侣柯特·弗里德(Curt Freed)的婚礼制作插花,因为她觉得这样做会让她违背基督教对婚姻的立场。

尽管英格索尔和弗里德能够从另一家花店为婚礼订花,史都特兹曼也为英格索尔提供服务近10年,但这对同性伴侣决定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帮助下对她提起上诉。

除了本顿县高级法庭判决史都特兹曼违反了该州的歧视法,命令她支付罚金和这对伴侣高昂的法律费用之外,该州的司法部长鲍勃·弗格森(Bob Ferguson)还对史都特兹曼提起消费者保护诉讼。

70岁的史都特兹曼现在不仅有失去生意的危险,而且还会失去一生的积蓄,以及个人退休资产。

输掉了下级法院之战后,史都特兹曼及其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简称ADF)的律师向华盛顿州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周二由九名大法官组成的最高法院在贝尔维学院(Bellevue College)礼堂举行口头辩论.

据《三城先驱报》(Tri-City Herald)报道,数百名支持赶来鼓励史都特兹曼。

尽管礼堂可以坐300人,但里面挤满了人,其他支持者只能聚集在礼堂外。聚在礼堂外大多数人们都是赶来支持史都特兹曼及其争取宗教自由的努力。支持者举着白玫瑰和指示牌,上面写着“让自由绽放”、“自由去创造”和“还史都特兹曼公义”。

“我来到这里,因为我相信宗教自由,我来支持巴洛内莱,因为我认为我们有自由支持所相信的,” 华盛顿特区阿灵顿的乔治尼·法里斯(Georgene Faries)告诉《三城先驱报》。“这并不是要煽动仇恨。我认为这是真正的混乱,这是扭曲,尤其是谎言,因为我们并不恨任何人。我们不恨人。”

听证会结束后,史都特兹曼告诉一群支持者说,这个案件比她个人生计有着更大的意义。

“政府告诉我们,有一个选择——要么我放弃信仰和自由,要么失去拥有的一切,” 史都特兹曼说。“罗布有自由践行信仰,那就是我想要的,同样的自由。我们的宪法保护这一自由,但这不只是我的自由,而是我们所有人的自由。”

“当政府能够介入进来,告诉你要做什么,要制作什么,要相信什么,我们就不是生活在自由的美国,”她补充说。“保护我们的信仰并不像一些人说的那么负面。这是美好的事,就像正义、理性、公平和尊重。然而这一法庭判决,并不会影响我的信仰和我对所有人的爱。”

史都特兹曼还表示,她对收到的支持感到“受宠若惊”和“深受鼓舞”。

“[我觉得]很受祝福,受宠若惊。人们花时间过来,这太了不起了,”她告诉ADF说。“我觉得他们有信心,他们相信基督,这是表明他们支持的一种方式。”

尽管史都特兹曼的支持者组成了很大比例的人群,但这次活动还有来自贝尔维学院当地的LGBT活动人士参加,他们举着彩虹同志骄傲旗。

“我去了贝尔维学院,我是LGBT领袖团队的一员,我今天来到这里支持我们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们有价值,” 贝尔维学院大二学生艾萨克·霍普斯(Isaac Hopps)告诉《三城先驱报》说。“对我们来说,目前是非常艰难的时刻,有时我感到人们出来,支持我们自己,会让我们感到好一点。”

口头辩论期间,ADF律师克里斯汀·维更娜(Kristen Waggoner)表示,按照司法部长对该州反歧视法的定义,基督徒花艺师和面包师都要被迫违背他们的良心。

“穆斯林平面设计师不应该被迫制作推广以色列犹太朋友(Jewish Friends of Israel)机构的设计。同性恋公共经理不应该被迫推广威斯特布路浸信会(Westboro Baptist Church),” 维更娜告诉法庭说。“基督徒花艺师不应该被迫为非一男一女的婚礼设计插花。”

据《基林每日先驱报》(Killeen Daily Herald)报道,维更娜接受法官苏珊·欧文斯(Susan Owens)的提问,她问道允许花艺师拒绝为同性婚礼提供服务和允许旅馆不租房子给非裔美国有什么不同。

“因为我确信有些旅馆的业主会承认,他们有坚定的宗教信仰,而这禁止宗族融合,” 欧文斯说。

法官卢玛丽(Mary Lu)想知道如果花艺师被允许主张宗教豁免,拒绝为同性婚礼提供服务,那么言论自由的界限在哪里。

“什么是限制原则?”这位法官问道。“是下一个景观建筑吗?是酒吧侍者吗?”

为了反对将史都特兹曼的自由言论等同于因为宗教自由拒绝为非裔美国人提供服务的说法,维更娜表示史都特兹曼的案件特别涉及到婚姻。

尽管她面对严重的质问,但维更娜用乐观的看法来面对这一案件。

“这个案件是关于镇压异议。在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多元社会,一定要有空间让不同信仰和平共存,” 维更娜在听证会结束后说。

“法院似乎对我们关于自由言论的论证非常感兴趣,巴洛内莱每次做定制设计时都创造了艺术表现,她不应该被迫违背自己的良心,创造违背她良心的艺术。”

法院将在未来几个月中发布一份书面裁决。维更娜说,如果史都特兹曼败诉,很可能会请求美国最高法院审理这一案件。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