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伴侣”的谬论该终结了

埃里克•梅塔克萨斯(Eric Metaxas)(图片:基督邮报/Sonny Hong)埃里克•梅塔克萨斯(Eric Metaxas)在2014年9月11日于华盛顿举行的保护基督徒峰会(In Defense of Christians summit)上讲话。

你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基督徒的婚姻以离婚收场的一个原因吗?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曾和他的政治对手以这个问题打趣,“不是他们无知。是因为他们知道太多实际上并非如此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着我们基督徒中太多的人所相信的一件实际并非如此的事情。我指的是“灵魂伴侣”的谬论,尤其是当提到寻找配偶时。

让我再说得更加清楚一些:不管你听过多少基督徒约会的服侍广告或看过多少时髦书籍,我们是没有“灵魂伴侣”这个词的,至少不像这个混乱的文化所理解的那样。

这让你感到惊讶吗?你不应该惊讶。顺便说一句,如果在圣经里寻找“灵魂伴侣”这个概念的话,你能找到的唯一贴近这个概念的就是大卫和约拿单之间的深厚友谊。

“约拿单和大卫立了约”,圣经里说,“因为他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灵魂伴侣,朋友。但是圣经对浪漫的“灵魂伴侣”无所提及。这个概念源于新世纪而不是基督教。

《赫芬顿邮报》给出了你找到灵魂伴侣的九个标志,第一个就是:“你们不说话也能交流。”

好吧。然而一个新世纪网站,给出了你已经“确切”找到灵魂伴侣的三个标志:“你们不用费力就能沟通”,“你们沟通的水平无与伦比”,以及“你们一起创造自己的世界”。

这很可爱,很美好,甚至或许很浪漫……但是这肯定是不符合圣经的。

如果对于天真的基督徒和那些已经听信这个观点的人来说,这构不成危害的话,那么这个混乱可能有点滑稽了。因为这个观点暗示了在某个地方有你的那个“完美的人”,而且如果你的婚姻缺乏有效的沟通、浪漫和良好的性生活,那么你可能会想这是因为你的配偶不是你的“灵魂伴侣”。

对自己的妻子有点厌倦的男人,或者对丈夫有些厌倦的女人,可能会被这么一个同事所吸引,这个同事“如此懂我,是我的灵魂伴侣,或者可以成为我的灵魂伴侣”。但是坦率地说,这是私通和离婚的温床,而且家庭也因“灵魂伴侣”而触礁。

我曾经写过一本书向C.S.刘易斯的《地狱来鸿》致敬,书名叫《地狱为离婚干杯》。在书里,我杜撰的高层魔鬼Wasphead,对低层魔鬼Gallstone说了如下的一番话:“灵魂伴侣根本不存在,这要成为最高机密。…… 咱就明说了吧:这些人类在地球上四处寻找一种完全不需要努力或让步的关系…… 很多成年人很早就把圣诞老人和复活节兔子当成神话,但是却坚持认为灵魂伴侣的存在。”

“灵魂伴侣”的概念是不可行的,而且对你生命中那个真正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这给你的配偶巨大的压力去“表演”,为要达到我们的不可能的期待。正如杰里·鲁特(Jerry Root)和斯坦·格思里(Stan Guthrie)在《福音主义的圣礼》(The Sacrament of Evangelism)中指出,用其他人来代替神——期待这些人给予我们只有神能给我们的东西——是赤裸裸的偶像崇拜形式,而且只能导致深深的失望。

还有另一点。“灵魂伴侣”的观点表明了婚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也就是我需要找到一个完全懂我的人,一个让我高兴的人。婚姻应该是找到一个你能让他/她高兴的人。在以弗所书里关于婚姻的教导中,比如:丈夫被教导要为妻子舍己,正像基督为教会舍己。

正如J.R.R.托尔金 (J. R. R. Tolkien)在给他儿子的信里曾写道,“任何一个男人,无论他年轻时多么爱他的未婚妻和新娘,如果他没有在意志上进行有意识的操练或者克己,都不可能在身心上对自己的妻子忠诚。”

所以各位,让我们丢弃“灵魂伴侣”的说法吧,好吗?婚姻完全可以是很美好的,但那是神的恩典、工作和自我牺牲的爱的结果。这才是真理。

(翻译:Christin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