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里欧专访:谈领导力与热忱运动进入阿拉伯国家

过去17年中,纪里欧(Giglio)在他一年一度的热忱大会(Passion Conference)上侍奉了全美国100多万名大学生。最近纪里欧接受基督邮报专访,谈了他如何引领热忱运动,他说最好的“领袖就是信徒”。这位来自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牧师也谈了他在2013年奥巴马入职宣誓仪式中途离席所引发的争议,以及他的寰球热忱之旅首次进入中东地区的情况。

纪里欧(图片:基督邮报)纪里欧谈领导力

(以下为采访纪里欧的实录,内容经过编辑以便读者理解。)

基督邮报:领导的方式有很多种,教会里尤其如此,有些人也许认为这些领导方式并不都是尽善尽美的。你对领导力的定义是什么,你作为个人又是如何践行的?

纪里欧:我觉得领导力的关键在于受召,当然,这不是说一定要基督徒式的或其他宗教背景下的蒙召。我觉得人成为领袖,必需要在生命中有使命感,有目标感。这是成就大事的人和按部就班完成工作的人的区别,那些能在生命中成就大事的人不断会有被使命感召的感觉--我的意思并不是说那一定是属灵或者宗教式的呼召。对于一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言,即便没有任何信仰,对耶稣也没兴趣,但他作为领导,每天去工作时都是带着人生的使命感的、带着激情的。而这才是需要大书特书的内容。

伟大的领袖,都受召举目远望,让自己和周围的人从日复一日的、当下的、暂时的境况中看到未来,并朝向那个未知的,同时也是无可限量的未来迈进。我觉得领导人应该启发人、服侍人、鼓励人,当然,他们也应该是可信靠的。领袖即信徒,我所知道的最好的领袖自身也都是有所追随的人。

就我个人而言,我生命中有许多伟大的榜样,不过我最终侍奉的乃是耶稣,他确实每天都在引领我,至少计划如此。如果他引领我,他就恩召我让我去引领他托付给我的人。归根结底,这也就是侍奉人。

以前我听威尔·史密斯(Will·Smith)说过一段我很喜欢的话:“当一个艺术家不再想以己所能取悦观众、不再出于热爱而展示他们的天赋、不再为了观众的好处而表演,那他们就失去了曾受召从事艺术的灵感。”对此我深以为然,我认为对牧者、对职场领袖都是这样。我们不仅仅是服务于自己,也是服务他人。如果我们受“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好这事”、“我出于对人们的爱而带给他们当下的愿景、知识及启示、领导,人们从中可以获益”这样的理念所驱动,那我们就是成为领袖的那种人。如果人不愿意跟从你,那你一定不会成为一个领袖。其中的美妙之处在于:每个人也都接受别人的监管。

有时候我们会认为,一个领袖就是管理很多人的人,或者是有一个高阶职位的人,不过每个人也都有需要照管的人,也就是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领袖。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利用这个平台,以此为契机服务于周围的人,把他们带领到真正能让他们长期受益的地方,而这正是好的领袖与其他人的区别。

纪里欧(图:热忱2013大会)纪里欧(Louie Giglio)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热忱2013”大会上讲话,2013年1月1-4日。

基督邮报:距离你在奥巴马第二次入职宣誓仪式上受邀祝祷但中途离席差不多已经一年多时间了,那次经历让你有哪些心得?你后悔过吗?

纪里欧:我对一年前那件事一点都不后悔。我觉得在我面对最终审判的时候,我人生的关注焦点早已确定了:我引领人走进耶稣。我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蒙神恩典,将来我也一直会如此。

基督邮报:是不是很快你又要去海外了,这次是与克里斯蒂安·保罗·斯坦菲尔(Kristian Paul Stanfill)、克里斯·汤姆林(Chris Tomlin)和大卫·高德(David Crowder)共同进行“2014热忱之旅”?

纪里欧:热忱运动将在中东开展一些活动,能第一次在阿拉伯国家举办活动真是太好了。再过几个星期,“热忱阿布扎比”就将在阿联酋举行了。本次热忱之旅的第一站、第二站分别是印度的德里和海得拉巴。我们还会在菲律宾马尼拉做两个晚上的活动,再去新加坡,行程的最后一站是檀香山。我们非常激动,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当被问及“你对在阿布扎比举办的活动抱有哪些期待”时,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去过阿联酋,不过我能想到应该会有一屋子的因为热爱所生活的这个美丽世界而热爱耶稣的青年人唱着同样的歌曲,还有些人会加入到我们一起赞美的行列中。对(阿布扎比)感觉会跟几天后在海得拉巴的一样,尽管两地参与者的肤色不同、文化背景并不一样。

全世界都有人在唱关于信仰的同样歌曲。尽管世界如此之大,教会也如此之大,但在我们所居住的当代世界,大家也都能同心合意,教会能以此合一,这实在太奇妙了。我们为能被拔擢成为神在世界各地做工的一部分而兴奋不已。

基督邮报:你们是受邀出访,还是主动开拓目的地?

纪里欧:事实上两种因素都有吧。全球各地都有人邀请我们去,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规划,试着在短期内去世界上某几个特定的区域。我们自己也是牧师,在亚特兰大有教会要牧养,所以我们不能老是当空中飞人周游世界。当我们去印度的行程确定之后,忽然通往阿布扎比的大门打开了,然后我们又有了去新加坡的请柬,而那恰好是在马尼拉和下一站之间。这看上去也许像在玩拼图,不过神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完成全部的安排,他引领我们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地点。

基督邮报:你有没有别人不知道但说出来肯定会让大家大吃一惊的事情?比如,听说是你在私下里是美国橄榄球联盟纽约尼克斯队的球迷?

纪里欧:好吧,我实话实说,我有一个朋友是纽约尼克斯队的密友,他经常跟队员在一起,不过我确实不是尼克斯球迷。大概很多人都知道,我以自己为奥本大学老虎队的球迷为骄傲,我喜欢东南大学联盟,也喜欢奥本大学……

全世界,我最喜欢的城市是伦敦,烧烤是我最喜欢的食物,所以我觉得我跟大部分的社交圈子都合得来。我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城市里长大,这里算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市中心。所以我对伦敦和亚特兰大都挺喜欢的,当然,我也喜欢我在南方的老家,喜欢烧烤,对我来说炸鸡和炸鲶鱼是难以抵挡的美味诱惑。时不时的我就会开个车去吃炸鲶鱼,关于我大家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只不过都不那么重要而已。

…………

欢迎阅读基督邮报专访纪里欧的第一部分:《90后也许远离教会,但正走近基督》。他谈及最近的事工,如关于热忱运动的新书;他何以专注于“大学窗口期”;他为何不相信认为大量曾追随耶稣的90后正远离教会的调查等等。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