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释韩国传教士仍渴望被囚 陈恩藩谈苦难与安逸

陈恩藩(图片:PULSE)2016年7月16日,陈恩藩向聚集在国家广场的数千名基督徒分享信息。

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广受欢迎的牧师陈恩藩上周六在基督教迫害年会上担任讲员,分享与一位韩国传教士的对话细节,这位传教士2007年被塔利班逮捕,几乎殉教。

陈恩藩曾在2009年出版《疯狂爱上神》(Crazy Love: Overwhelmed by a Relentless God)一书,曾担任加州西米谷基石社区教会联合创始人和教牧。他在2017年国际基督徒关怀差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简称ICC)的桥梁会议上发言半小时。今年的会议在华理克的加州森林湖马鞍峰教会举行。

陈恩藩也是西米谷永恒圣经学院(Eternity Bible College)创始人兼校长。他引用了启示录5章8节,谈到学习“在患难中忍耐”的重要性,这一概念可能是许多希望基督徒不能理解的,他们只是过着舒适的生活。

他还提到基督徒要遵守希伯来书13章3节所说的命令——“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

陈恩藩说:“我认为,记念[遭迫害的人]意味着我们关心他们,我们努力减轻他们的痛苦和苦难。但我想记念他们意味着,我们体会他们的痛苦,也许我们中一些人牺牲世务,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过得太过安逸。”

陈恩藩怀疑,从来没有为信仰面对真实痛苦的基督徒是否会错过与基督建立更深亲密关系的机会。

然后,陈恩藩分享了与一位韩国传教士的谈话。2007年,塔利班俘虏了23名韩国传教士,他就是其中之一。陈先生解释说,他第一次去首尔时,和那位传教士共进晚餐,这位传教士详细谈到他和一些同工非常乐意为基督受苦。

陈恩藩没有提到那位传教士的名字,也没有解释吃晚餐的时间。

“他谈到他们怎么吵了起来,因为他们发现,塔利班一次会杀死他们中的一个人。和我吃晚饭的这个人对另一个人说,‘看,我们知道他们会一次杀死我们一个人。我先死吧,’”陈恩藩回忆说。“另一个人说:‘不,我先死。’[第一个]人说,‘不,我是长辈,我先死。’然后另一个人说:‘不,你还没有被按立为牧师。我是牧师,我先死。’第一个被处死了。”

韩国政府称,达成协议之前,两名男性人质被处决。一位殉教者是42岁的裴敬荣牧师,另一位是29岁的世宗敏。

陈恩藩解释说,和他谈话的那位传教士还告诉他,16位女传教士中的一些人和他关在一起,另外6名男传教士回到首尔告诉他,她们希望仍被伊斯兰教极端组织囚禁。

陈恩藩引述这位传教士告诉他的话说,“‘那些和我们一起在营地的女性,她们来对我说,‘牧师,你不希望我们仍然被塔利班囚禁吗?’”

“她们告诉我,‘当我被这些士兵包围的时候,我感觉到耶稣在那里与我同在。现在我们回到了首尔,我努力想感受与他的亲密关系,但却感受不到。我禁食、祷告,还是感觉不到。我宁愿回到那里,为了和他有亲密的关系。’”

于是陈恩藩建议,这些基督徒面对处决的威胁时,感受到耶稣的同在,这可能像圣经中一些殉教士被杀前的感受相似。

“如果这个地上没有比那种亲密关系和同受苦难更美好的,耶稣是多么伟大……对我来说,这非常合乎圣经,”陈恩藩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被扔进烈火窑中,突然王说,‘等等,为什么那里有四个人呢?那第四个是谁?’”

陈恩藩继续说道:“这就是为什么司提反,当他要被石头打死时,他说,‘我看到他了。’我们有没有思念同受苦难时的特别团契,因为我们觉得舒适就是一切,我们就想拉每个人享受舒适与世务,而不是同受苦难、舍去生命,实际上这样我们会发现好得多的东西?”

然后,陈恩藩引用启示录2章10节。

陈恩藩说:“你务要至死忠心。那是耶和华眼中看为美的事。”

“我不知道你,但耶和华在我心里工作。我知道美国是什么样子,但我不想这么舒适地死去,”他补充说。“我害怕痛苦,但我想我更害怕安逸。我想像使徒保罗那样,我想像耶稣那样。这对世界来说毫无意义,但是如果有复活,这在世界上就有意义。”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