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 vs 耶稣基督

看来人人都会发圣诞卡,连计划生育协会(Planned Parenthood)也不例外。我知道这事是几年前了,一个朋友送了我一份由当下正在被调查那组织所发出的圣诞卡。卡片上有关乎“生育自由”的圣诞式教导,用雪花图案的浮雕、闪闪发光的星星装帧得挺精美。贯通卡片的装饰纹上写着的字是“世间的选择。”

Russell D. Moore

计划生育协会最新曝光的视频已经出炉,实在令人毛骨悚然。谁能眼看着这些强盗们讨论交易婴儿的眼球而不受良心震撼?任何有良知的人,无论宗教信仰或别的什么,都能够看出人性被这种强盗组成的暴力组织摧毁到了何种程度。当然,对基督徒而言,我们应该记住,在所有这些暴行之后,都有关于耶稣基督的问题。他也曾到达过那些堕胎诊所。

记住:耶稣可不是出生在什么雪花飞舞、天使吟唱的“冬季胜地”,马槽边上也没有一排排的可爱驯鹿。他出生在战争地带。耶稣被追杀、逃离马槽,进入埃及,追杀他之人正是计划生育协会的祖宗之一:希律王,他为了自己的权力,不惜牺牲全伯利恒的婴儿。

魔鬼的权力总是憎恨婴儿,因为他们总是憎恨耶稣。当他们毁掉了“这些人里最小的”——也就是我们中最脆弱的——那他也就是摧毁了代表耶稣本人的图景,也就是“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这图景(创世记3章15节)。魔鬼知道人类被拯救——魔鬼自身——也被妇人所生的摧毁(加拉太书4章4节,提摩太前书2章15节)。魔鬼是在肢解耶稣的弟兄姊妹(马太福音25章40节)。他们也是摧毁新生命、依赖于信仰、代表着基督国度特质的图景(马太福音18章4节)。孩子意味着祝福——这是那些只寻求杀害和毁坏(约翰福音10章10节)者的完美目标。

我们基督徒如此关注保护未出生生命的理由——以及我们投身于关闭所有以终结未出生婴儿为盈利目标一切组织机构的理由,就是我们知道,侵犯婴儿就是侵犯耶稣基督的福音。归根结底,福音根植于对人类在创造、拯救和完成中的独一无二特性。在我们是否该堕胎、对囚犯酷刑、骚扰移民、购买奴隶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是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谁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如果耶稣和我们一样拥有人性,如果这国度的目标就是在耶稣里的人性,那么对教会而言,这些生命就极其重要。

弱者、易受伤者、依赖者的存在,从根本上说是属灵的问题。子宫让我们记住,我们不是独立存在的。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人——借用那些为堕胎辩护之人可笑的话来说——都是“怀孕的产品”。离开了其他人,离开了神建立在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我们没有人能“生存繁衍”。这就是为什么诗篇作者说,他在母怀里,神就使他有倚靠的心(诗篇22章9节)。当被钉十字架的时候,耶稣引用诗篇同一篇章的一行内容,这时耶稣的母亲,生他养他、他所仰望的母亲,就在一旁。在伊甸园里给我们的应许是女人的后裔伤蛇的头,定义了人类历史的这场救赎的宇宙战争就是在婴儿与巴比伦之间的战争。

天国告诉我们的是,重要的东西并非粗暴的权力和强力意志。天国告诉我们,重要的乃是不要被粗暴的权力和强力意志所限定。教会就是这现实的象征,使命就是要出来教导、说服外在的世界,告诉他们一个尊重、保护生命的福音。否认人类尊严就是在踢基督本人,因为他所带来的并非这个世代所汲汲的权力、智慧。当我们关爱那些软弱者——那些未出生者、年老者、穷人、疾病患者、残疾人、受虐待者、孤儿——这可不是什么“慈善”。他们并不是什么“后进者”,至少长期内不是。这些是神所喜悦而拔擢为世间未来的统治者的人。

当我们哀痛、反抗计划生育协会时,考虑到我们面对这些金元充足、保护伞强大的恶行而无能为力,也许很容易沮丧。但我们不能忘记耶稣。世间一切君王的残暴和嗜血,都无法阻挡神通过弥赛亚这圣子来达成他的目标。

神用一个童贞女和一个和善的木匠来保存救主的生命。让我们来效法这顺服的榜样,用带来生命、丰盛生命那婴儿所赐予的福音,来对抗那些偷窃、杀害、毁灭的灵界力量。当我们对抗堕胎产业及其背后的死亡文化,我们就是在朝向基督。他也曾到过堕胎诊所。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