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色情?硬色情?到底什么是色情?

色情巴黎贝弗利大街(Le Beverley)上一家成人影院门口的霓虹灯。(摄于2014年7月30日)

我妻子是老友记(Friends)的铁杆粉丝。她自己买了DVD影碟,在没其他节目可看的时候看电视里的重播,最近Netflix网站上能看这片子以后又她兴高采烈。我得承认,那么多年下来,我自己对这片子也培养出了一点兴趣。我觉得这片子滑稽有趣的情节很是吸引我。

无论怎样,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莫妮卡抓住钱德勒(她丈夫)观看所谓“鲨鱼色情”的情节。

要是你从来没看过那集,我这里可以剧透一下:

钱德勒离家旅行,为了“放松”一下,他在酒店里租来一些色情片。与此同时,莫妮卡打算来到酒店给他一个惊喜,她冲进房间的时候钱德勒的裤子刚好脱下。

钱德勒听到开门的声音,很快把频道换到了动物世界,那节目里在放鲨鱼,偏巧他裤子还没完全穿好。莫妮卡从这场景中得出的结论就是她丈夫对着“鲨鱼情色”自慰。这集内容很有意思,接下来情节围绕莫妮卡如何处理钱德勒和他的“鲨鱼情色”问题展开。

我为什么说这个?好吧,我不是想要你去看《老友记》,也不是因为鲨鱼色情这想法有多滑稽(确实滑稽)。我觉得这集剧情确实引出了一个好问题:

到底什么是色情?

毕竟我们有硬色情、软色情、不同人种的色情、同性恋色情、异性恋色情甚至美食色情。色情的分类几乎比《老友记》的集数还多。

那这到底是什么呢?

在XXXchurch教会里我们到底有多少次听到这问题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了。这通常以下面的一组三联的形式出现:

某某东西是色情吗?
那么另一样东西呢?那也是色情吗?
如果那不是色情,那看看就没关系了是吧?

等等,诸如此类。

我们喜欢给东西贴上标签,把每样东西都归到一个种类或类别当中。不幸的是,色情问题没这么简单。

色情定义起来并不容易。没有清单可循。

所以,我想要从实践操作角度给色情下个定义。

色情是一切你用来(观看、阅读、收听或者想象)唤起你对自己配偶之外性欲的东西。

换言之,如果有样东西让你春心荡漾,那对你来说就是色情。

所以,即便电影没“儿童不宜”的标记,那也可能是色情。

就算是电视台日常播放的节目,也可能是色情。

即便你不需要把某些杂志藏着掖着,或者也不用从最难拿到的地方购买得到,那些杂志也可能是色情。

图书可能是色情的,哪怕它们自己起了一个“浪漫小说”的名字。(女士们,想起什么了吗?)

电台谈话节目就算不是在成人频道上,也可能是色情。

社交媒体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服务于色情的目的。

你的想象也可能是色情的。

现在,我不会说是因为我试着把每样东西都贴上色情标签,或者,因为我想要你走出去、让自己的人生洁净起来,脱离一切“属世界的影响”。我不想要你切断自己的有线电视、删掉自己的脸书账户(尽管这么做对有些人可能有益无害),然后扔掉自己的卫星收音机。这不是我想说的。

我提到这些内容是因为相对“什么是色情”这问题而言,还有一个更好的问题,那就是“对我来说什么是色情?”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扪心自问的问题。

如果你困扰于色情、性、自慰或别的什么——你自己去想——你需要问自己某样东西是色情与否,那么,很有可能那对你来说就是色情的东西。

我自己也深受色情困扰多年,在那些日子里,有很多在别人看来并非色情的东西对我来说却是“色情”的。有许多事情能激发起我的欲望,好吧,你懂的。

感谢神,现在我的界限已经不需要那么严格了。我能看一部电影,但不会被某个性感的场面所激发起来。那并不意味着我不要分一下心(我常常这样),但那只是一种选择,并非必须。

不要再试着给一切东西分类了。不要再试图用贴标签的办法来编造定义精准无比的界限了。

生活不是那样的。经常情况下,我们都生活在灰色、而非黑白分明的地方,我们的挣扎也并非时时刻刻。

所以,如果下次你偶然发现某样东西,激起了你某些方面的想法,你问自己“这是色情吗?”

那就要省察你的内心、意念和动机,如果答案是“是”,那就关掉吧。哪怕只是鲨鱼的伪色情。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