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班拿宣教特会主管:遵循上帝呼召不只是参加宣教之旅

 

(图:校园基督徒团契/美国)2015年尔班拿宣教特会于2015年12月27日至31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召开。

大学生的信仰经常受到不公正评价,处于这个年龄段的他们总是被定义为结队离开教会或普遍缺乏信仰的一群人。一位来自大型基督徒学生宣教特会的主管想要澄清一些事实。

露丝·哈伯德(Ruth Hubbard )是2018尔班拿宣教特会(Urbana 2018)的主管。从1946年开始,这项由校园团契(InterVarsity)发起的全球性活动已经吸引了30余万人参加,大部分参会者为大学生。哈伯德指出18或19岁的大学生开始“向他们的父母和曾父母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他们质疑‘父母辈和曾父母辈一直坚守的信仰真的符合上帝的旨意吗’”。

哈伯德告诉基督邮报,有这些疑问很自然。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大学阶段都会开始产生‘我要摆脱父母的指导,自己去理解事物’的想法,因此会有这种质疑和疑问是很自然的。”

尽管有许多学生不接受基督教信仰,或是不接受信仰中的某些概念,但哈伯德也多次澄清他们并不是拒绝基督教的本质。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希望能将我们所生活的文化环境和信仰两者结合起来,”她解释说,“我认为在西方文化乃至大多数文化中尤其如此”。

因此,年轻一代拒绝的“不一定是圣经中的上帝,而是这种对信仰模糊不清的表达”,年轻人们的观点是“有些说法和上帝根本没有关系”。

哈伯德尤其指出尔班拿宣教特会并没有出现“参会人员大幅减少”的现象。最近一场是2015年的宣教特会,有近1.6万人参加。这位主管说,他们看到参与者人数减少并不是因为年轻人对属灵事物冷淡,而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宣教特会可供学生们参加”。

帮助学生发现上帝的呼召

下一届尔班拿宣教特会将于12月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举行。该宣教特会的主要使命是“号召每一代人都归顺于主基督”并帮助学生发现上帝对他们的呼召并加入“主在校园、地区和世界各地的全球使命”。

哈伯德在2000年第一次参加尔班拿宣教特会。也是在那一次宣教特会中,她受到激励,后来14年一直在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事奉,该机构促进文学创作并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把上帝的话语翻译成他们自己的语言。

哈伯德指出,在启发学生们追寻上帝的呼召时,福音有时会被过度简单化,变成了“只要把耶稣的故事告诉别人,他们就可以得救,进入天堂并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这需要他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践行福音。

哈伯德提到了在马太福音中,耶稣教信徒们祷告“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她说人们需要思考这些内容要如何在生活中践行。

“神的国度以个人的方式降临到我生活中,影响着我的生活,也影响着作为整体的我们。”她说,“他影响着整个教会,所以活出福音将会不一样。”

“这是我们想要教给学生们的,不是对他们说‘成为追寻正义的人’或‘追寻怜悯,确保没有人再受饿’,或者是‘成为福音传播者’或‘植堂者’,而是要‘了解上帝,详细深刻地了解他,理解他的旨意,专注于与上帝建立亲密的关系,还要在我们生活各方面,与了解他并爱他的人建立联系’”。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社会正义的事情诸如性交易和儿童贫困等问题通常对他们来说更有吸引力。不过尽管“行善有益”,哈伯德还是告诫他们,听从内心正义感的驱使与调整自己跟随主的旨意也可能相抗衡。

哈伯德说:“当我们靠自己的一腔热血做事,哪怕是好事,都很容易失败。”

“并不是说做好事会有坏处,做好事确实是有益的!我们要让世界更美好,就是要这么做。但是当我们所做的事与上帝正在做的事、上帝的旨意、上帝在圣经中对我们的明确教导不一致,那样做远不如我们把注意力放在上帝所号召我们做的事上更有帮助。”

这位尔班拿的主管认为正义是上帝设计事物存在的法则。

关于年轻的人们,她说,“他们会意识到上帝的正义行在地上,而且会投身到其中去。”

如果他们跟随着上帝,一直跟随到他所指引的方向去,最终他们就会变得有所不同,他们不再盲目追随现如今那种感觉上的正义,不再任由他们自己,这一代人或一时的狂热来决定正义。

哈伯德说作为尔班拿宣道特会的主管,她的目标不是让一定数量的学生们去参加宣教旅行或国际实习,而是要看到他们在生活上真正的转变。

(图:校园基督徒团契/美国)2015年尔班拿宣教特会于2015年12月27日至31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召开。

她说:“我的最高目标是希望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看到耶稣——这位被杀的羔羊——是他们的救赎者,是他们的主和神,是上帝所赐予他们的一切,并从此开始过敬拜主、侍奉主的人生。”

同时,她希望学生们可以开始在自己的生活中践行福音的真谛,而不是等到海外宣教旅行的时候才去实践。

她指出:“他们需要认识到,如果在自己的社团里都不能见证上帝的本质,上帝更不可能会让他们成为漂洋过海的福音传道者。”

哈伯德提出:“我认为如果你从没想过'如何在社区中谈论上帝'这一问题,那么上帝是不会让你成为传道者的。就像如果你从来不关照你所在社区里的穷人,那怎么能指望你去关照其他地方的穷人呢?"

准备用一生来事奉主的一种方法就是从现在开始。让学生们知道他们如何在社区以外事奉主,有时就是要参加校园里的国际学生事工,或者和刚来的新同学们一起参与到其中。

关于响应布道会的号召,她如此说道:“允许上帝在你的心内做工,这样当机会来临时,你早已参与其中并且会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发展到下一个新阶段。”

以下为哈伯德就基督邮报提出的关于该宣教使役相关问题所给出的回答,问答内容包括如何带人信主,以及科技发展对布道会的影响。哈伯德还讲述了她在威克里夫圣经翻译会事奉时听到的一个有趣故事。为保证清晰,文本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传道阵地正在改变吗?西方国家是否越来越关注现实主义的崛起?

哈伯德:上帝让我们来见证他的本质和他在我们所及之地所显示的大能。我很严谨,不想让自己轻易认为在我们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是福音的传道者。我认为有一些特定的人,他们离开自己的社区,跨越文化的差异去做事奉。我认为这一角色的存在是上帝的安排。但是我们也知道上帝呼召我们所有人来见证他以及他在我们生命中所彰显的大能。

没有见证者的地方是黑暗的,而我们被呼召为那里带去光明。我们知道黑暗是多种多样的。在某些地方,无知导致了黑暗,而在另一些地方,则是因为对神的反叛和拒绝。

我们为这些地方带去光明的方式——策略可能不尽相同,但事实是光明就是光明,我们所做的是反射出上帝的光。在这些地方,上帝的光早已存在,我们的到来只是将它反射了出来。

然而,是上帝这样造就了我们,我们经常能在周围人的生活中看到他,如果不是这些周围的人,我们很可能就会忽略了他的存在。

在地球上的某些地方没有上帝的见证者,或者即便有也只是少数,他们的存在只是星星之火。在这些地方开展布道会和传道计划看上去会比其他地方更难,因为在其他地方,基督精神至少在历史上的某个节点出现过,但是随后遭到破坏,被忽略,被无视,或是经受了那些社会上可能发生的任何可以称之为后基督教的现象。

我认为宣道事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最近中国的教堂数量正在增长,中国基督徒对于全球布道也热情高涨,我就产生一个疑问:“如果中国的大学生基督徒到美国大学传福音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们都知道再也不是“西方主宰一切”的局面了,而是变成了由整个教会将福音传播到整个世界。

基督邮报:在现今世俗的社会,带人信主会越来越难吗?

哈伯德:我还没有做过广泛的研究和阅读,这个问题需要一定程度上的资料依据,但又不用过于依赖数据资料,而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能说这越来越难。

(图:校园基督徒团契/美国)2015年尔班拿宣教特会于2015年12月27日至31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召开。

 

我认为在做福音事工,做见证和号召人们追随耶稣,或做其他福音工作时,反对者的存在会让工作的进行遇到阻碍。[例如]从世俗的角度看,人们不愿意再听,而我们知道这就是某些人的经历。在美国和西方,有一种观念认为“除基督徒之外,所有人都有权利发声”——唯有基督徒的声音不受多元主义者欢迎。

所以在那些地区就有反对存在,这些反对来自世界上的其他宗教;还有可能会有更偏向政治化的反对派。任何[形式的]的反对都是我们要面临的挑战——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

当我们遇到无法战胜的挑战时,可能会说“某件事在这或在那实行起来更难”。如果我试着将一种适用于某个特定社区,特定一代人或特定内容的传道方式不加调整地采用到另一个可能根本不适用的地区,然后说“可能在这个地方传道要难的多”——事实可能并不是在这里传道更难,而只是需要采取一种不同的方法。

我们可能需要将所学的内容应用到其他地区,然后看看“在这个地区是否适用?我们应该如何在这所社区里,或针对这一代人将福音概念化而不给反对者干扰我们的机会?”因为总是存在阻碍福音传播的反对者。

基督邮报:宣教使役有没有一些惊人的科技趋势或发展?

哈伯德:大众可能不会对宣教使役中迅猛发展的科技元素感到惊讶,但可能会对科技发展产生的巨大影响而惊讶。[有]人认为“我们要进行创造性思考,打破束缚我们的条条框框,不能只墨守成规,要用科技来让世界更美好。”

我们(老一辈人)仍然是按照历史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而这些年轻的数字的一代,会把那些条框推到一遍,他们会问,到底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比如,我之前做的是圣经翻译工作,[这一工作领域的年轻人]已经做出了改变。

比如在口传文化中,他们不是创造一种文字系统然后利用其进行翻译,而是会将内容口头翻译出来然后创造一种该社区的人们觉得拥有会非常不错的文字系统。

人们可以利用科技反复倾听他们母语外所知道语言的圣经,并且讲出来,然后可以让别人也听到,再用同样的方法去表达。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口语录音来电子化完成。

所以我们对科技的看法可以有所转变,而且我认为这种转变是由生活在数字世界里的这一代人引领的,因为他们不受其他的方式方法所束缚。

基督邮报:哪一个是你印象深刻,见证布道活动启发或引领人们改变生活的故事?

哈伯德:这使我想起一个故事——故事中的人叫莱纳德,他是喀麦隆人。

莱纳德当时参与了工作,他的工作就是把圣经翻译成他和他所在的社区中使用最广泛的语言。那时他用的是法语版,也能接触英文版。

当时他被邀请到当地的教堂礼拜,去做圣周期间的圣经朗读。他朗读了耶稣死而复生的故事,礼拜结束后,集会上的几个深受感动的姊妹找到了他。

其实聚会上的所有人都像她们一样被感动了,从他开始的朗读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静默了。

社区里之前用来朗读的圣经是法语版本的(当地人都难以理解),然而当莱纳德开始用当地的语言朗读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都被感动了。

后来那几个姊妹(她们已经自称为基督徒了)来找他时,问他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故事,她们差点指责他编造了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她们从来都没有听过。

他拿出一本法语版《新约全书》说,:“故事就在这里面,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们在礼拜上听到的都是这篇故事。”而她们却回应:“不,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故事呀,从来都不知道。”

而对这几个姊妹和整个社区来说,这本翻译版的《圣经》带来了重大的改变。

我总是能听到类似的故事,都是关于圣经被翻译成了当地人最常用的语言。这让他们过一种不仅仅是“我承认这一宗教”,而是内在与神联结的侍奉生活。

(翻译:楚楚)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