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者鉴定神迹

(图片::UNSPLASH/JASONYU)

施行神迹的神确实存在吗,他在自古以来的所有超自然事件中留下了指纹没?

最近我和以前的一位同事聊天,认识他时我还是个无神论者,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的法律编辑。

“我还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不会放弃新闻业去向人传讲耶稣的,”他说,“你是我认识的人中间最有怀疑意识的。就算我告诉你楼下熟食店的三明治味道不错,但除非我能给出一大堆餐馆评价外加来自食药监局(FDA)的化学成份分析,你还是不会相信我的。”

这显然有点夸张,不过呢,是的,新闻学和法学的教育背景确实张扬了我天生的怀疑型人格。新闻编辑室对我来说是很理想的环境,那里尤其需要吹毛求疵的怀疑态度。然而,讽刺的是,正是我的怀疑主义最终让我走向对耶稣的信仰。

那是因为我爱人莱斯莉(Leslie)当时初信基督,这刺激我来调查基督教的事实基础,那时的我对自己的战略目标非常自信,结局一定是挖空整个宗教的基础,将妻子从这“狂热”中拯救出来。

让我沮丧的是,科学方面的数据(从宇宙学、物理学到生物化学以及意识研究)让我确信确实存在一位超自然的创造者,与此同时,历史证据表明,拿撒勒的耶稣确实从死里复活了,由此确认他是神独生儿子的身份。

无可辩驳的结论就是基督教是真的,这也促使我将自己的信仰建立在基督里,随后我离开了自己的新闻职业,将一生致力于告诉他人:基督为他们而牺牲。

然而,我怀疑的天性并没有完全消失。我相信神迹吗?是的,当然。我确信复活与福音书里提到的其他神迹。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神在今天是否依然施行神迹。

我很赞同牧师、作家蒂姆·凯勒(Timothy Keller)的观点,他说:“如果神作为造物主存在,那奇迹就不是什么不合逻辑的事情了。如果神存在,他足够伟大,能创造如此复杂、巨大的宇宙,那为什么像让心思变化一下这样的小奇迹怎么可能做不到呢?”

从神学角度来说,我并不站在恩赐终止论者(cessationist)一边——这些基督徒相信在众使徒去世、新约圣经被确立之后,异象和奇迹都终止了,我们在今天不应该寻求这些东西。

最重要的是,我在自己的生命中看到了神奥秘的工作。举例来说,有一天在祷告的时候,我觉得被提示要签一张500美元的匿名支票,送给我们教会里一位年轻的女士,她当时正受困于被虐待和财务问题。

莱斯莉也曾为此祷告,恰恰也感受到同样的急迫需求。我们明白,这并非是从自己心思中浮现的想法,因为那个数额跟我们当时银行账户的总额差不多了。确切地说,我们感觉到自己是不得不把支票寄走,让支票能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及时抵达。

在星期一早上,邮件被投递之前,这位年轻的女士在极度恐慌中打来电话。“请为我祷告吧,”她如此恳求,“我的车在星期天下午抛锚了,他们说要500美元才能修好。我没钱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吧,”我一边说,一边努力隐藏自己内心的喜悦,“莱斯莉和我会为你祷告的。”

那天下午,她收到了那张匿名支票——莱斯莉和我体验到了回应别人祷告的喜乐。

是巧合吗?我想,如果这是我们自己在基督徒人生中经历的唯一一件莫名其妙之事,那还可能算吧。对我来说,这符合神聆听并以超自然方式进行回应这种持续不断的模式。

然而,重要的问题在于,对超自然事件的信仰是建立在错误、误解、欺诈、传说、谣言、痴心妄想、验证性偏见、安慰剂效应之上——还是建立在真实上。

换言之,施行神迹的神确实存在吗,他在自古以来的所有超自然事件中留下了指纹没?他是不是在今天依然能干预你的生活呢?

这就是我下决心写作新书的原因。虽说我已决志为基督徒,我的信仰也众所周知,但我真的很有兴趣来鉴定一下神迹的可靠性。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