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的神为何将人送入地狱?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图片:WIKIMEDIA COMMONS/SANDER VAN DER WEL)我怎么知道神要我做什么呢?

地狱相关教义中发人深省的教训在于,并不是神拒绝我们,而是我们拒绝神。

几年之前,我和一位无神论朋友出去喝咖啡,他向我分享了自己离开教会的原因。那是他对被咒诅下地狱相关教义想不通:他无法接受一位有爱的神却将人送入地狱这个观念。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从小到大,地狱相关的教义如阴影笼罩着我的童年。对我而言,印象最深的画面是耶稣关于聪明和愚拙童女的寓言(马太福音25章1-13节)。在故事里,愚拙的童女没有为新郎重返婚礼做好准备,所以她们被关在宴席之外了。她们只能站在那里,敲门,绝望地想要进来,却痛苦地发现意愿再也无法达成:用耶稣的话来说,她们要“哀哭切齿”了(马太福音8章12节,13章42节,22章13节和25章30节)。

作为孩子,我就是这么思考地狱与人在那里的结局。拯救是有时效性的:在你的倒计时归零前,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那你就失败出局了。你去世一秒钟后所有的后悔、哭喊都没有意义了。拯救如同火灾保险一样:在你家已经烧毁之后再买就为时已晚。如果你错过了机会,那只能去为没能抓住机会而哀哭切齿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我很确定地理解我朋友的思路何来了。让情况更为复杂的是,圣经宣称神并不以恶人之死为喜悦(以西结书18章23节),而且他愿意所有人都得救(提摩太前书2章4节)。不过,如果神希望万人得救,那为什么对那些为自己决定后悔的人锁上天国之门呢?

尽管年轻时候这问题困扰我很久,但在大学期间读路易斯(C.S.Lewis)的著作《痛苦的奥秘》(The Problem of Pain)时我找到了一个解答。在书中某处作者讨论了地狱问题。路易斯并不认为地狱中的人在为自己的决定后悔,相反,他坚持认为这些人还是不肯悔改。按照他的说法:“被咒诅,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是成功的,他们悖逆到底,而地狱之门是从里面被锁住的。”

这种可能性确实很有趣。按照路易斯的说法,哪怕那些在地狱里的人处在极为可悲的境况中,他们依然不愿意离开吗,这可能吗?

如果我们要研究这种可能性,那我们首先就需要对耶稣寓言里愚拙童女的痛苦回应好好解释一番。归根结底,她们后来还是来到门口说:“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11节)这当然表明她们想要进来,没错吧?

尽管这点显而易见,但对我来说,聚焦于童女们被关在门外时的第一反应,我们就会错失这则寓言的主旨所在。那主旨是什么呢?确切说是耶稣在13节告诉我们“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耶稣关注的是警告我们要准备好,不是要告诉我们那些错过机会的人真的想要再进来。

不过,如果情况真这样,那又怎么解释哀哭切齿的经文呢?这不是在形容后悔吗?确实,仔细考察一下就能发现情况越发复杂了。有意思的是,希腊语“切齿”是brucho,这词也出现在了使徒行传7章54节中。但这段经文里,这词描述的是犹太公会对司提反证道的回应:“众人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注意,这词在这里是表达愤怒,而不是后悔。

我想说哀哭切齿传递的是同样心态。尽管哀哭表明的是痛苦与深深的悲伤,切齿传递的则是恨,是对神顽抗到底的悖逆。换言之,那些最后落在地狱里的人继续因为仇恨而拒绝神,哪怕自己为此遭受难以名状的痛苦。正如路易斯说的,地狱之门确实是从里面锁上的。

不过,这怎么可能呢?人怎么会自寻痛苦呢?实际上,这种心智的状态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异乎寻常。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吧。我还在幼儿园里的时候,有一天我们在烤姜饼。当放学铃响的时候,我们都跑到房间后面去拿自己的作品。但我仔细检查了烤盘,却找不到自己的那块姜饼。剩下的姜饼一块接一块被主人领走,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块。那块并不是我的。我很恐慌,告诉老师我的那块没了。他回答说所有姜饼尝起来味道都一样。既然如此,她就把剩下那块放在包里,让我带着出门回家。

我在回家路上怒不可遏,妈妈想尽一切办法要我冷静下来。她许诺周末带我去购物中心,告诉我可以给我买个玩具(无疑,就是为让我安静下来)。但那不奏效之后,她很务实地跟我讲道理,说明了我依然有一块自己的饼干。尽管那块不是我自己做的,但依然是块完美的小饼干。然后,如同在我伤口上撒盐一样,她重复了我老师的观点,所有的姜饼味道其实都一样。所以,那又何必在意到底谁烤的是哪个呢?一块饼干只是一块饼干。我妈妈最后用一句颇有斯多葛派之风的话作为总结:有时生活中有时确有坏事发生,而“坐在那里跟自己较劲生气,除了自己你谁也伤害不了。”

话是好话,当然:妈妈的话非常有理。但那并不重要:我就是听不进去,我就是不讲理。在我到家的时候,我已经从生气变成了愤怒。不是我的姜饼,那是天大的事情。我走出汽车,走到我家边上一条巨大、空旷的溪谷边,手里紧紧攥着那块姜饼,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为了找到那个姜饼小贼,为了向全世界表明我对这姜饼丑闻的愤怒不满,我回头看了看,用尽力气把姜饼扔到了溪谷中。姜饼在蓝天下划出一条弧线,落在了下面的灌木丛中。我暂时满意了一些,然而依然有着莫名的难过,转身回家了。

这种孩子气的故事与地狱有什么关系呢?事实就是当时我完全被不公、受害者的心态所消化,就是不愿意开心起来。我想要的是愤怒,我想要的是仇恨。我选择了痛苦。不仅如此,我还想要其他人也痛苦:老师,我妈妈,以及最最关键的,拿走我那块姜饼的人。只要可能,我会夺走他们一切的幸福。

当然,那时的我完全不可理。木已成舟,我其实有一块尝起来一模一样的姜饼,甚至还能考虑到会有一个新玩具。正如我妈妈所说,继续愤怒下去,除了我自己,我谁也伤害不了。然而我却不管不顾,那些都不重要了:事实就是我宁可让自己的愤怒、我被冒犯的感觉不断滋长,也不愿意最好地利用自身处境,享受我手上现成的那块姜饼。

这是很小的一件事,到晚上我就忘了这茬了,沉溺于《正义前锋》(The Dukes of Hazzard)的最新一集。但对别人而言,故事的结局不一样。我认识一些人,他们品尝到了不公的苦涩。他们也不想开心起来。他们想要去愤怒、去仇恨。他们选择了痛苦。更为甚者,他们还想要所有的人都受折磨。他们的愤怒、不公和仇恨感并没有在晚上结束。相反,这些东西经过多年不断滋生、成长,如同灵魂中的癌症。

按照我现在对地狱相关教义的理解,那可不是神在什么电脑游戏里突然袭击、把门关上!确实,地狱并不是神要把我们安放进去的国度。相反,是我们自己把自己置身其中。我们自己才是关上大门、扔掉钥匙的人。

彼得后书3章9节里,我们读到神“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我现在相信神的耐心是无限的,他的爱永无止境。他从来没有停止等待。地狱相关教义中发人深省的教训在于,并不是神拒绝我们,而是我们拒绝神,我们给自己顽固的意志锁上大门,却让神永远在等待。

(翻译:尤里)

Randal Rauser博士是艾伯塔省埃德蒙顿泰勒神学院(Taylor Seminary)的历史神学教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