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文化战争:孩子是神的恩赐,不是策略

文化战争:孩子是神的恩赐,不是策略

(图片:Unsplash/Irina Murza)

几天前,一个同事分享了人们知道他妻子和他有七个孩子后的评论:“都是你们的孩子吗?”“是计划就生这么多?”“你是什么怪物啊?”其中最尬的则是:“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不是吗?”

我自己也有四个孩子,而对于大家庭的这类反应,表明我们文化,甚至在教会里都对孩子抱有的一些似乎未经考量的先入之见。

举例而言,广受认可的一个看法就是有孩子是一种选择。情况并非历来如此。但可靠的避孕手段,尤其是避孕药的发明让性、婚姻和生育间原本的内在关联被剥离。

性革命的文化历程大致是这么回事:第一,我们想要婚姻之外的性。这就需要免于婴儿威胁的性。然后我们想要婚姻之外的孩子,时至今日,我们甚至想要没有性的孩子。与此相伴生的,就是有婚姻却不要孩子,我说的是故意不要孩子,这也变得司空见惯了。甚至在基督徒夫妻中,不仅仅晚生孩子甚至选择根本不生孩子的念头,在许多圈子里也没什么争议可言。

之前几代人里,故意不要孩子的婚姻是无法想象的。不孕不育,是许多夫妇正经受的痛苦,是悲剧。在今天,主动不生养则被认为是一种选择。

控制我们文化思维的另一个假设是,我们生孩子是为了满足成年人的渴望。这种转变与将婚姻从根本上看成是让成年人幸福的制度,而非保护和扶持下一代的制度相辅相成。

当孩子们被认为是个人成就的时候,我们如何去“获得”他们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或者根本不重要。所以,性革命的点睛之笔是伦理上有问题的生殖技术和故意制造的单亲家庭,更不用说那些在进行本质上不育的性结合却还想要孩子的同性家庭。

简而言之,在长期寻求不婚不育的性行为或不生孩子的性行为在道德上被认可之后,我们现在又寻求不婚而育甚至无性而育的道德认可。而那些主要为满足成人渴望而存在的孩子们的生活情况,则在我们的道德算计之外。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一份新报告,美国在过去十年中的老龄化速度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快。自2010年以来,65岁以上的美国人已经成为人口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与此同时,18岁以下的人数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实际上有所缩减。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到2035年,美国的老年人口数将超过未成年人,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 “头重脚轻”,会带来各种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不稳定因素。

这一消息传来之际,许多基督徒正在想,他们的孩子将继承什么样的美国。无论我们做什么,如何投票,甚至谁被任命为最高法院的法官,似乎,我们的文化和国家都在继续朝着反基督教的方向发展。

针对最高法院最近一个令人失望的意见,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牧师提出了一个新的“文化战争战略”。德扬在福音联盟上撰文敦促基督徒“多生孩子,并疯狂地训练他们”。正如我的田纳西州朋友所说,这不可需要什么高科技。

对德扬博客文章的激烈反应,特别是来自其他基督徒的反应,显示出接受性、婚姻和孩子之间固有的被创造的联系,甚至在教会内部,已经成为多么反文化的事情。

当然,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欢迎孩子进入我们的生活,甚至进入我们的动荡时代,但其原因最终不是为了赢得一场文化战争。正如德扬所承认的,孩子是主的祝福。句号。他们不是手段。他们是目的。他们是活生生的希望标志,是对上帝主权的信心投票,也是最基本并持续像基督爱我们一样来爱别人的机会。

耶稣告诉门徒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我们的文化是阻挡而非欢迎孩子们的文化。我们把神的恩赐仅仅视作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甚至即使是作为俏皮话和嘲讽的笑料,这本身也是我们文化垂死的记号。也许也是教会垂死的记号。

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毫不犹豫地挑战我们文化中关于儿童的不良假设,并该视孩子们为祝福而欢迎他们。但不幸的是,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将不得不从上帝的家庭开始。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org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