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美国 |
调研:40%信徒担忧领袖离教或导致其他人背道

调研:40%信徒担忧领袖离教或导致其他人背道

前牧师约书亚·哈里斯。 | (图片:Courtesy of HBO)

生命之路研究机构(LifeWay Research)的一项新民调发现,随着近年来一些高知名度基督教牧师和音乐家放弃他们的信仰,很大比例的教会信徒对这些领袖的永恒归宿感到担忧,并也担心他们会把其他人引入歧途。

“如果一名在基督教的事工闻名的人宣布他们不再相信基督教,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在上周发布的调查结果中,这个总部位于纳什维尔的美南浸信会组织询问来自全美各地的1002名新教教会信徒。

据这项2019年9月进行的调查显示,近70%的教会信徒表示,他们希望这些前事工领袖有天能回归基督教信仰,63%的人表示对领袖放弃信仰感到难过。

研究发现,至少有40%的人表示,他们担心这些前基督徒领袖的决定可能会误导其他人。数据显示,44%的人表示担心这些前领袖人的“永恒归宿”。

这项研究是在马里兰州大型教会牧师约书亚·哈里斯(Joshua Harris)(他撰写了受欢迎的基督教书籍《我不再约会》)于2019年7月宣布他正在“脱离”信仰,不再认同自己是基督徒之后进行的。

在哈里斯宣称自己不再是基督徒几周后,多产的敬拜音乐作家马蒂·桑普森(Marty Sampson)宣布,他 “正在失去”信仰。但后来又澄清说,他并没有正式失去信仰,并解释说他的信仰 “相当动摇”。

这些领袖们宣布放弃信仰引发了基督徒对救赎教义的讨论,有人认为,像哈里斯这样放弃信仰的人从来没有真正成为过基督徒。

生命之路的这项研究发现,17%的受访者认为,离开基督教的领袖 “当初一定没有真正信仰过基督教”。

研究还发现,只有不到10%的教会信徒表示,他们“很高兴”领导人找到了更适合他们的信仰体系,但他们对于把他们推开的某人或某事感到 “很生气”。

只有8%的教会信徒说他们能“理解他们的疑惑”。

“当教会信徒看到一位领袖放弃信仰,他们的主要反应是保持对他们的希望,同时对他们所做的决定感到悲伤,”生命之路研究主任斯科特·麦康奈尔(Scott McConnell)说。

研究发现,更频繁参加礼拜的福音派信仰的老年信徒和较少参加礼拜的非福音派年轻信徒的反应不同。

例如,超过四分之三的65岁及以上的受访者表示,希望前事工领袖有天能回归基督教。此外,65岁及以上的教会信徒对领袖的永恒归宿表示更高的担忧(54%)。

调查发现,对于这些领袖的决定可能会把其他人引入歧途的担忧,福音派信仰的受访者比非福音派信仰的信徒几乎高出一倍(51%比27%)。

“最大的问题是,这位领袖会不会导致其他人也背道?” 麦康奈尔说。“数据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看到目前有8%的教会信徒有类似的疑虑。另外,有2/5的人担心其他人可能会跟随领袖离开基督教,他们可能只是在猜测,或者他们可能认识一些有这些疑虑的人。”

今年5月,基督教摇滚乐队Hawk Nelson的主唱乔纳森·斯坦加德(Jonathan Steingard)宣称自己不再是基督徒。

6月,斯坦加德在与教授和作家肖恩·麦道卫(Sean McDowell)的视频对话中分享了他的想法。

“当你成为一个基督教乐队的歌手时,突然间你被放在这个几乎具有牧养因素的角色中,并且你感到一种期望,你需要说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斯坦加德说。 “真的是有那样一段时间,我更深入地挖掘了一下,然后去想,'哦,我真的需要能够说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写出对人们有意义的歌曲'”。

在和Hawk Nelson乐队一起的时候,每当他有疑问或问题时,斯廷加德说他 “非常害怕”,因为这威胁到了他的生活以及社会和家庭关系。

斯廷加德觉得自己为了能在舞台上唱歌,“把这些问题和疑惑塞下了很久”,他说自己 “没有让自己去想”。

但在斯廷加德从事另一项事业后,他说他的生活并没有那么依赖乐队。

哈里斯曾是马里兰州盖瑟斯堡圣约生命教会的主任牧师,他在去年11月分享说,在做出离开基督教决定之前,他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脱变过程。

他指出,他将自己“逐出教会”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婚姻的失败。

“我当时真的只是想坦然面对这个事实。所有定义我的信仰和基督教的这些方式,我不再选择按照这些方式生活,最主要的是,我和妻子做出的结束我们婚姻的决定。”他说。

最受欢迎

更多美国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