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美國 |
調研:40%信徒擔憂領袖離教或導致其他人背道

調研:40%信徒擔憂領袖離教或導致其他人背道

前牧師約書亞·哈里斯。 | (圖片:Courtesy of HBO)

生命之路研究機構(LifeWay Research)的一項新民調發現,隨着近年來一些高知名度基督教牧師和音樂家放棄他們的信仰,很大比例的教會信徒對這些領袖的永恆歸宿感到擔憂,並也擔心他們會把其他人引入歧途。

「如果一名在基督教的事工聞名的人宣布他們不再相信基督教,你會有怎樣的感受?」在上周發布的調查結果中,這個總部位於納什維爾的美南浸信會組織詢問來自全美各地的1002名新教教會信徒。

據這項2019年9月進行的調查顯示,近70%的教會信徒表示,他們希望這些前事工領袖有天能回歸基督教信仰,63%的人表示對領袖放棄信仰感到難過。

研究發現,至少有40%的人表示,他們擔心這些前基督徒領袖的決定可能會誤導其他人。數據顯示,44%的人表示擔心這些前領袖人的「永恆歸宿」。

這項研究是在馬里蘭州大型教會牧師約書亞·哈里斯(Joshua Harris)(他撰寫了受歡迎的基督教書籍《我不再約會》)於2019年7月宣布他正在「脫離」信仰,不再認同自己是基督徒之後進行的。

在哈里斯宣稱自己不再是基督徒幾周後,多產的敬拜音樂作家馬蒂·桑普森(Marty Sampson)宣布,他 「正在失去」信仰。但後來又澄清說,他並沒有正式失去信仰,並解釋說他的信仰 「相當動搖」。

這些領袖們宣布放棄信仰引發了基督徒對救贖教義的討論,有人認為,像哈里斯這樣放棄信仰的人從來沒有真正成為過基督徒。

生命之路的這項研究發現,17%的受訪者認為,離開基督教的領袖 「當初一定沒有真正信仰過基督教」。

研究還發現,只有不到10%的教會信徒表示,他們「很高興」領導人找到了更適合他們的信仰體系,但他們對於把他們推開的某人或某事感到 「很生氣」。

只有8%的教會信徒說他們能「理解他們的疑惑」。

「當教會信徒看到一位領袖放棄信仰,他們的主要反應是保持對他們的希望,同時對他們所做的決定感到悲傷,」生命之路研究主任斯科特·麥康奈爾(Scott McConnell)說。

研究發現,更頻繁參加禮拜的福音派信仰的老年信徒和較少參加禮拜的非福音派年輕信徒的反應不同。

例如,超過四分之三的65歲及以上的受訪者表示,希望前事工領袖有天能回歸基督教。此外,65歲及以上的教會信徒對領袖的永恆歸宿表示更高的擔憂(54%)。

調查發現,對於這些領袖的決定可能會把其他人引入歧途的擔憂,福音派信仰的受訪者比非福音派信仰的信徒幾乎高出一倍(51%比27%)。

「最大的問題是,這位領袖會不會導致其他人也背道?」 麥康奈爾說。「數據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但我們看到目前有8%的教會信徒有類似的疑慮。另外,有2/5的人擔心其他人可能會跟隨領袖離開基督教,他們可能只是在猜測,或者他們可能認識一些有這些疑慮的人。」

今年5月,基督教搖滾樂隊Hawk Nelson的主唱喬納森·斯坦加德(Jonathan Steingard)宣稱自己不再是基督徒。

6月,斯坦加德在與教授和作家肖恩·麥道衛(Sean McDowell)的視頻對話中分享了他的想法。

「當你成為一個基督教樂隊的歌手時,突然間你被放在這個幾乎具有牧養因素的角色中,並且你感到一種期望,你需要說一些有意義的東西,」斯坦加德說。 「真的是有那樣一段時間,我更深入地挖掘了一下,然後去想,'哦,我真的需要能夠說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並寫出對人們有意義的歌曲'」。

在和Hawk Nelson樂隊一起的時候,每當他有疑問或問題時,斯廷加德說他 「非常害怕」,因為這威脅到了他的生活以及社會和家庭關係。

斯廷加德覺得自己為了能在舞台上唱歌,「把這些問題和疑惑塞下了很久」,他說自己 「沒有讓自己去想」。

但在斯廷加德從事另一項事業後,他說他的生活並沒有那麼依賴樂隊。

哈里斯曾是馬里蘭州蓋瑟斯堡聖約生命教會的主任牧師,他在去年11月分享說,在做出離開基督教決定之前,他已經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脫變過程。

他指出,他將自己「逐出教會」的主要原因是由於婚姻的失敗。

「我當時真的只是想坦然面對這個事實。所有定義我的信仰和基督教的這些方式,我不再選擇按照這些方式生活,最主要的是,我和妻子做出的結束我們婚姻的決定。」他說。

最受歡迎

更多美國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