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女性为何推迟结婚

ByJennifer Murff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4月21日|05:2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约会和婚姻可能是这些日子里千禧一代在交友软件Tinder里的话题,但是说实话,约会很难而且挣扎是真实的!

  • 詹尼弗·默夫
    詹尼弗·默夫是机构“千禧一代支持婚姻"(Millennials for Marriage)主席, 也是瑞金大学的教授和在家教育倡导者。

过去当骑士品格存在时,男人实际上是关系的发起者,而对一个女人来说,受到一位绅士追求也被认为是一种光荣。夜晚咖啡屋的交谈、夕阳下沙滩上的漫步以及对共同未来的梦想曾经创设了亲密的氛围,这样的氛围为爱情火花的点燃、心的交融和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但是今天,很多千禧一代的女性把有未来计划的约会换成暂时的满足和愉悦。年轻人认为她们可以通过审视谁帅不帅的照片来挑选完美的配偶,自始至终把性格、价值观和深度抛在一边。网络约会网站(比如Tinder, Hinge, 或OrCupid)在年轻人中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就是他们避而不谈风险和脆弱性。因此,我们生活在这样时代,很多女性把通过婚姻而拥有的终身的亲密关系和暂时的愉悦做交易,在这样的时代里,约炮和随之而来的蒙羞之旅比走上红毯结婚更有可能。

Like us on Facebook

但是大多数千禧一代女性依然想结婚。实际上,在最近的盖洛普调查中,56%的未婚千禧一代说她有一天想结婚,但是现在选择延迟婚姻。问题在于为什么。

债务太多。千禧一代延迟婚姻的原因之一是沉重的债务。与很早结婚的前辈们不一样的是,现在大学毕业生普遍都是带着平均3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债务踏入工作岗位。事实上,财务状况是美国人援引为什么还没有结婚的第三大原因。

缺少适合结婚的男性。对于想结婚并且选择等待的女性来说,这不可避免地就意味着合适的单身男士在一天天地变少。在2012年,美国大学的毕业生中女性比男性多出34%,而美国教育部预计这个差距在2024年会继续增长。这种教育差距意味着年轻女性可能需要在寻找合适的匹配男性时更开放一些,那些男性拥有的工作或教育背景可能和这些女性截然不同—— 但是在其他方面(比如信仰、价值观和世界观)是相容的配偶。

对失败的恐惧。千禧一代选择延迟婚姻的另一个基本原因是对离婚的恐惧。考虑到很大部分的千禧一代是在不完整的家庭里长大的,这一点就能讲得通了。比如,根据最近的皮尤调查,千禧一代中有38%的父母离婚或分居。

或许这是为什么更多的千禧一代选择同居而非结婚的原因。千禧一代的女性通常认为同居是通向婚姻的一个步骤,然而调查显示同居通常是关系不稳定的一步,而且会增加婚后离婚的风险。

重塑婚姻的形象

婚姻在千禧一代女性中已经有了坏名声,因为婚姻经常被文化描述成击碎梦想、改变生活、耗尽银行账户的机构,最终会让你孤独痛苦。相反,千禧一代需要听到的是有关婚姻的事实:是与男性和女性都有关的各种益处,包括金融安全、生活美满和稳定。

促进千禧一代重视婚姻,必须要有能够普遍触及他们的形象重塑。这么做的一种方式是通过运用数字信息。谁掌控了信息,谁就掌控了意义。机构组织可以用有关婚姻的正面信息来影响千禧一代,可以通过运用宏观目标的数字运动来传达婚姻是有重大意义的、有趣的、有自主权的、令人激动的并且安全的。很多机构在试图改变婚姻的叙述,包括“千禧一代支持婚姻”(Millennials for Marriage)和“我相信爱”I Believe in Love,这些机构运用数字媒体分享有关人际关系的真实故事和真实人群的婚姻,他们在努力挽回群众中婚姻的美好。

但是数字媒体从来不会取代人际关系,这是为什么重塑婚姻的另一个重要工具在于个人塑造。有句话说“我在乎的不是你知道多少而是你有多在乎”,千禧一代尤其重视导师制,而且塑造健康(不是要求完美的)婚姻是改变千禧一代看待婚姻的有效方式,仅仅是通过更多婚姻中的夫妇在日常生活中活出美好而已。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写道:“在决定个人幸福方面,婚姻的幸福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得多。”

今天,对很多千禧一代来说,选择婚姻比选择同居或延迟婚姻都要难。然而,如果我们开始在年轻人中改变对婚姻的叙述,或许更多千禧一代的女性(和男性)就会战胜她们对婚姻的恐惧并且将婚姻作为礼物来敞开怀抱接受。

(翻译:Christine)

詹尼弗·默夫(Jennifer Murff)是“千禧一代支持婚姻"(Millennials for Marriage)的主席, 也是瑞金大学的教授和在家教育倡导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