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德对当总统还重要吗?

ByALAN DOWD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6月19日|04:08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大选之前,52%的美国人说希拉里·克林顿并没有太强的道德品质,还有多达66%的人是这么说特朗普的。然而,出口民调表明,81%的“白人福音派”和58%的“新教/其他教派基督徒”以及52%的天主教徒投票给了特朗普,71%的犹太裔选民、45%天主教徒和39%的“新教/其他教派基督徒”投票给了克林顿。

唐纳德·特朗普
(图片:/LUCY NICHOLSON)
2016年10月10日,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安娜市,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在总统竞选辩论前互致问候。

在权力交接过渡的几个月中,选民们对品德问题的担忧应验了:国务卿克林顿使用了私人的电子邮件服务器,按照国务院调查者的说法:“并不符合国务院的政策……以及联邦档案操作规范。”更糟糕的是,她指使雇员删除被取证的电子邮件证据。对特朗普总统来说,我们知道他有过相当数量,嗯嗯,相当差劲的雇佣和解雇经历,同时拥有“492项虚假或误导性的说辞”。现在,他的内阁正面临极大的丑闻、国会调查、独立检察官质询,甚至有人已经提出弹劾的建议了。

这些数据和事实带来了几个问题:品德还重要吗?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后品德”时代的美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基督徒们该怎么办?

Like us on Facebook

反思

“品德(character)”这词是说“每个个人所拥有的道德品质”,其词源是希腊语kharakter:一个“被镌刻的记号”,是“灵魂的标志或印记”。

当然,唯有神能看到人的内心。所以,评估别人的品德是一件棘手的任务。然而,箴言书27章给出了一些指导“水中照脸,彼此相符;人与人,心也相对。”换言之:要明白某人的心、知道此人品德如何,就要看他如何生活。

这就是1992年时当州长比尔·克林顿参与总统竞选活动中,有许多信仰的人向他们的同胞们提出的要求。当时,许多基督徒担心候选人克林顿的品德缺陷会给克林顿总统自己和国家带来麻烦。

结果证实他们是对的。到了1990年代后期,在克林顿总统与实习生的绯闻曝光,然后他作伪证、妨碍司法试图掩盖真相之后,华盛顿就被政治丑闻和宪法危机笼罩。联邦政府的三个分支都被停摆所困扰。美国外交政策和安全决策疑云密布。在家里,孩子们被迫太快早熟——家长们被迫过多谈论不该谈论的事情,太快了——晚间新闻变成了成人限制级节目。正如许多人警告过那样,白宫并没有改变克林顿总统的品德,国家也未对他的品德缺陷免疫。

然而2016年的出口民调依然表明在基督徒选民中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是如何发生的呢?为何发生?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实用主义式的投票。迈克尔·戈尔森(Michael Gerson)曾担任过小布什总统的演讲词撰稿人,他的结论是许多基督徒“感受到来自法学院自由主义对他们体制的真实敌意”,这敌意在奥巴马总统和克林顿国务卿的一系列做法中有所体现。

戈尔森也许说对了一部分。在8年以铁腕政策要求基督徒雇主无视自己的良心,政府下狠手剥夺宗教自由,重新定义婚姻和跨性别卫生间之后——还要许愿这一切会加速——许多虔诚的人肯定会选择做些什么,他们会做一切让这个国家从滑坡上扭转过来的事情。所以,他们捏着鼻子投票给有着重大缺陷的候选人。

这可以理解、情有可原。然而,实用主义也会带来自身的滑坡。每次我们认同这个什么事或者将那个什么事合理化,降低我们的标准,被候选人的行为所吓倒然后却告诉自己“没有谁是完美的”,紧盯不放一个候选人的道德瑕疵,却对其余候选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些做法都让我们继续在重要因素排行榜上降低品德的排位。

朋友与敌人

事实就是品德永远很重要——无论我们对自己说什么。

这么想吧:即便我们中间最不愿判断是非区直,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们培养出美好的品德。所以,他们要求孩子们努力工作学习、做出好的选择,从坏的选择中汲取教训,信守承诺,承认错误,以尊严和尊重对待他人。

即便我们中间最不愿判断是非区直,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都想要自己孩子的老师、教练、保姆和朋友拥有良好的品德,因为品德会从一个人传播给另一个人。“灵魂的印记”难以磨灭。

即便我们中间最不愿判断是非区直,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都想要他们的医生、邻居、会计和修车工有好的品德,因为如若这些人没有好的品德,那就会带来伤害。

因为上述所有原因,还有几个其他的原因,品德在我们选举的领域依然重要。

总统的品德为年轻人设立榜样。如果总统——美国最知名的人——是个不虔诚、爱说谎、不仁慈或鲜廉寡耻的人,那向孩子们传递的信息就会与我们想要教孩子们的内容大相径庭。我们需要领袖是有品德的人,因为非其如此,那就会对品德尚未定型的人产生腐蚀作用。

此外,我们所选举的人所反映的乃是我们自己。总统的品德能在一定程度上向世界展示美国的品德。如果总统有重大、显著的品德缺陷,盟国也许会担心他是否信守承诺,敌人则会利用他的品德缺陷以赢得上风。

最终,美国总统的品德会以其他领袖的所不能的方式来影响我们和我们的世界。我们在这里并不是说什么加拿大总理或沃尔玛总裁。考虑到美国的影响力、角色和资源,美国总统每天都在创造历史,行使巨大的政治、军事和监管力量,影响数十亿人的生命。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因为总统被赋予了如此大的权力,因为他们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要寻找最不坏的决策,因为我们信任他们“佩剑”——他们必须拥有良好的品德。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箴言书16章告诉我们“国位”——权力的宝座——“靠公义坚立”。箴言书29章还说“义人执政,人民就喜乐。”(吕振中译本圣经,箴言29章2节)

基础

政治的纷纷扰扰足以让我们把脚上的尘土抖落,从世界离开。但如果神想要的不是这样呢?如果他想要我们在一个后品德的世界里成为“基督的使者”呢?

我们是生活在如此世界的第一代人。

大卫王同样有品德上问题,但也一颗追寻神的心,他曾问到:“根基若毁坏,”——当我们建立自身文化不再被看重——“义人还能做什么呢?”

在圣灵启示下,大卫的回答清晰明了而又安慰人心:要记住神依然坐在宝座上——我们的王并不在华盛顿——要记住“他喜爱公义。”

还有描述品德的另一个词。创世记曾描述了一个世界曾“败坏”的时代。然而挪亚出淤泥不染。“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他拥有良好的品德。当周围一切如此不堪,挪亚又如何独善其身呢?“挪亚与神同行。”明白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尤其当我们周围的世界一团糟的时候。但挪亚做到了——与神同行,我们也能做到。

亚伯拉罕周围的文化也是不属神的。但神在与亚伯拉罕的对话中表明,他将为仅仅十个义人就拯救一座汲汲于作恶的城市。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知道只需要通过一个拥有美德的人,他就能改变世界。这就是他通过亚伯拉罕做的事情。

摩西也受召成为面对法老的天国使者。神选择他因为他“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这会让一切有所不同。神通过摩西说话,用那句在今天的世界上也会被视作疯话的“不可随众行恶”来挑战他的民,让他们在世界上兴起。

许多年之后,又有一个神的孩子接受了这些话语。末底改并未随众行恶,他为他的民求情,用这段在今天依然能触及我们内心的话语说服了以斯帖:“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希律王自私到鬼迷心窍,在疯狂中杀害了许多婴儿,只是为了消除对自己权力的威胁。但神有更好的计划,他使用马利亚(“在妇女中是有福”)以及约瑟(“义人”)来执行那些计划。马利亚和约瑟确实是将福音带到世界上,那个时代不像我们这个品德似乎无足轻重的时代。

这些英雄中的每一位都要面对政治-文化-政府对自己信仰的挑战。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在世界面前退缩,也没有谁向世界投降。

当我们努力效法他们的榜样,还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

当约翰·亚当斯总统搬进白宫的时候,他做了这样一个祷告:“愿在这屋檐之下进行统治的只有诚实与智慧人。”他写到。同样,保罗也要求信徒为“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奉上“恳求、祷告、代求”。

这些人都明白,我们的领袖需要我们的祷告。神以奥妙的方式,用代祷来帮助那些有所需求的人——用新的光芒来帮住我们看到那些有需求的人。这在今天似乎尤其重要。

(翻译:尤里)

Alan Dowd撰写有关信仰和公共政策方面的文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