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能让教会得以维系的是……

ByShane Idleman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6年10月6日|12:0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
    (图片:Shane Idleman)

我曾认识一个牧师,他指示自己的礼拜领袖把那些提到圣灵的赞美诗都剔除出去,还有一个牧师,把有歌词里有基督之血的都去掉。可悲啊,以如此热忱去避免额外的恩赐典以及会让人觉得冒犯的真理……这些牧师们实际在做的事情是抑制圣灵,让圣灵悲伤。

陶恕(A.W. Tozer)曾深有洞见地说过:“如果属神之民被圣灵充满的意愿有他们能所能承受最大限度的一半那么多,教会早就挤满人了。”

我真诚地相信,今天教会最亟需的就是承认我们的罪,遵守圣经、被圣灵充满。

圣灵给我们能力,让我们能够饥渴慕义、勇敢地为基督而活。神的话语在那些持续被圣灵充满的信徒之中变得鲜活、积极主动。

Like us on Facebook

司布真还说:“没有抓着锤子的手,锤子能干什么,我们在没有神之圣灵的情况下就能干什么。”

28岁之前,我的生活充满了世界给我的东西,但我很空虚。当时的我正在人生转折点上。我可以选择转向神,或者也可以继续拒绝他。因着神的恩典,我悔改了,把自己的信仰完全放在基督里。尽管我远非完美,但神通过圣灵的能力,从根本上改造了我的人生,为其重设方向。他也能为你做一样的事情。

使徒行传1章8节也确认了这种体验:“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作我的见证。”

圣灵的力量如同炸药,能激发对神的强烈渴望,让人生的每个方面都得到改变——我的变得勇敢而非消极被动,我们变得沉稳而非狂热暴躁,我们变得虔诚而不再动摇不定。

在得到如此经历之后的几个月中,我对人生的热忱和目标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然后我就明白了使徒行传3章19节所说的:“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

我真正体验到全篇圣经中都能看到的这种圣灵的流入(比如一个因为对神和神话语之爱而彻底改变的人生)。从这个体验之中而来的就是图书、文章、讲论的事情,最后,是教会。

和许多基督徒一样,在考虑到圣灵力量时,我倾向于“安全的”保守,然而,圣经很清楚地支持圣灵在今日的奇妙工作。我持开放态度,但也小心翼翼。我们需要可靠的教义以及圣灵的力量。这样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就是“被圣经教导”,但没有“被圣灵引领”——从神学上说,这就像枪管一样直,不过像枪管一样空洞无物。“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参看哥林多后书3章6节)。

别误会,神学和讲经教导对基督教生活而言是必不可缺的,但神学学生被鼓励禁食、祷告的有多少,相对于被鼓励学习的又有多少?他们被教导要自我打破、去悔改的有多少,相对于翻译希腊语的又有多少?他们被教导要交托自己人生的又有多少呢?

我们有时候更关心于来自硕士文凭的肯定,而非来自我们主的肯定。圣经是在圣灵启示下完成,圣灵也赋予耶稣和使徒们大能。如果我们不能看到圣灵在我们人生中的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我们就是轻忽到令人绝望的程度了。

我很赞同伦纳德·拉文希尔(Leonard Ravenhill)的说法:“我们需要在一个星期日关掉这片土地上每座教堂,不再去听一个人的讲道,这样,我们就能听到圣灵的呻吟,而那正是我们在教会长椅上闭目养神时已经忘记的声音。”

当然,我们有一些被圣灵所带领的具有天赋的领袖们,但我们,从个人角度来说,需要把时间认认真真地用在寻求神、聆听神上。可悲的是,我们常常着急忙慌地祷告,匆匆掠过5分钟的投身祷告的时间,反而每天化上几个小时投到电视、电影和互联网上,就这样我们还好奇自己怎么会对圣灵的力量所知甚少呢?

太多太多人选择去治疗,而非顺服,选择咨询而非行动,选择说,而不是选择做。

有人曾经问一位非洲的牧师:“为什么美国教会有那么多的咨询,在非洲教会却没有?”

他回答说:“在美国,你们去做咨询,在非洲,我们去悔改。”

“如果要持续感受到圣灵的大能,那我们就要花很多时间在神面前跪下祷告。”(叨雷,R.A. Torrey)

今天让许多教会得以维持的是社交活动,而非圣灵的活动。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