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伊斯兰改变世界的四步(5/8)

ByDr. William Wagne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5月4日|07:4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文明的冲突”因为撒母耳·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1993年夏发表于《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的一篇文章而广为人知。西方主导的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间的互动向人类呈现的就是持续不断的冲突,今天的恐怖主义、自杀炸弹甚至核武冲突的可能都包含在内。

伦敦清真寺
(图片:路透社)
伦敦清真寺。

伊斯兰学者自夸伊斯兰是当今世界增长最快的宗教,但这只是部分正确。如果只算福音派基督教或灵恩派基督教的增长率,那比伊斯兰都要快,但如果伊斯兰与作为整体的基督教相比,则伊斯兰的增长率快。无论如何,说伊斯兰在今天的世界获得巨大的成功的确有凭有据。

伊斯兰从最初的时候,就通过古兰经教导自己宗教的终极目标是在世界末日前,每个人都会变成穆斯林。其一本主要刊物《世界穆斯林组织杂志》(The Muslim World League Journal)甚至宣称当代的目标是在2080年前让全世界的人都成为穆斯林。

Like us on Facebook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曾经有那么一个时代,基督教神学家认为伊斯兰只是个来自沙漠的次要宗教,直到最近,基督教传教学者才发现伊斯兰有许多杰出的学者、策略大师,他们正谋划自己信仰的策略,为一个令人艳羡的目标而努力工作。

当伊斯兰在7世纪初诞生时,信徒们就被教导要使用剑来征服其他人,因此他们从一开始就体验到了迅速的增长。这种增长持续了900年,期间摩尔人在法国图尔战役中被击败,之后又有奥地利人守住了维也纳围城战。从1500年之后大概有400年时间,伊斯兰的成长被遏制,或者说至少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减缓了下来。

一位地位颇高的欧洲穆斯林曾告诉我:“伊斯兰为赢得世界的竞争,已经韬光养晦400年了,现在是回到正轨,赢得我们目标的时候了——在全世界建立(伊斯兰社区)。”

必须要问的问题是,他们的策略是什么?他们是有相应的计划还是仅仅是运气好?

有证据表明确实有一群伊斯兰领袖创设了一个颇有成效的计划,打算让全世界在2080年都皈依伊斯兰。他们今天的战略是在1972年,在麦加成立世界穆斯林联盟(The Muslim World League)成立之后培育的。

在深入研究了他们口中的这份战略之后,接下来这四项是有目共睹的主要触角:

1.传教

2.吉哈德,也就是圣战

3.存在,建造清真寺

4.移民

在我研究伊斯兰战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作者同时列出了这四个触角,不过我确实找到一些学者将他们的战略分解成之前我们提到过的三个层面——微观、中层与宏观。他们拥有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运作这三个层面方案的计划。

传教

他们的第一个触角叫Da’wah,翻译出来就是宣教的意思。伊斯兰和基督教都被认为是主动传教的宗教,伊斯兰非常积极地向全球各地派出传教士。

正如基督教会派出年轻人去传教一样,伊斯兰教也是。许多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大学学习的学生其实都是正式的伊斯兰传教士。

在我研究过程中,我确信在美国的穆斯林传教士数量远超全世界所有在伊斯兰国家的基督教传教士数量。这些穆斯林传教士在学校、监狱、大学里工作,与那些非裔美国人、原住民等少数族裔在一起。

圣战

第二个触角就是吉哈德,也就是圣战。负责战略的人其实并不太喜欢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圣战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是被接受的概念,但对那些寻求赢得世界的战略家而言,恐怖主义常常被认为适得其反。

对于穆斯林在别的国家应如何表现,伊斯兰有定义明确的规则,这取决于穆斯林社区的规模如何。比如在美国,穆斯林人口不到5%,那么他们就被告知对圣战、带来恐惧这类事情要避而不谈。他们想要被认作是该国热爱和平的公民。

随着人数增加,他们就开始寻求越来越多的特权,比如符合他们要求的着装,以及他们想要做的工作。只有当人口占据50%的时候,才会开始考虑圣战的问题。

当你看看南苏丹或南苏丹以北那些穆斯林统治者杀害成百万上千万基督徒的国家,就会明白圣战意味着什么。另一好例子就是埃及南部在当代杀害基督徒的数量。

建造清真寺

第三个触角就是“存在”,或者说建造清真寺。在基督教传教学中,“存在”哲学强调在新传教的地区建立一个“滩头堡”的重要性,下一步就是建造一个小的教堂,让所有人能看到宗教来了。

穆斯林学会了这个策略,并以在许多不同的地区建立清真寺的方法将此做法登峰造极。要查到最近几年新造的清真寺数量已经很难了,不过有一个数据说过去20年中新造了30000座清真寺。需要提醒的是,同期在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里,新建的基督教教堂数量为0。

尽可能地摧毁基督教教堂是他们策略的一部分。去土耳其看看就知道了,在那里你能看到众多基督教教堂的废墟。有人告诉我,这些废墟必须被保存在原地,让所有人看到基督教处在荒废中而伊斯兰教冉冉升起。

移民

第四个触角就是移民。1970年之前,来到西方世界穆斯林移民被鼓励融合进入新社会。当穆斯林领袖开始鼓励新移民保持自己的宗教和文化之后,这个趋势就被逆转了。

在过去30年中,伊斯兰学者看到了用穆斯林移民淹没西方世界的巨大潜在可能,由此他们能最终成为人口中的多数。这在西欧非常有效,现在已经可以看到,因为西欧国家穆斯林人数众多、增长迅速,已经带来了政治冲突。这些移民都是精心策划的,他们已经成功地控制了许多重要城市中的较大区域。

梅拉妮·菲利普斯(Melanie Philips),曾写过本有趣的书,叫《伦敦斯坦》(Londonistan)。该书描述了伦敦被接管,并被试图变成一个穆斯林城市。值得一提,现在伦敦的新市长就是个穆斯林。

重要的是要注意,这四个触角并非恐怖主义,在绝大多数传教学家看来,恐怖主义只是一个插曲,并通常被看成对伊斯兰扩张有负面作用。伊斯兰对西方世界最大的威胁在于伊不仅仅是外部的侵略,还有他们孜孜不倦的传教战略。即便我们赢得反恐战争,我们依然处于败在伊斯兰脚下的危险中。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