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如何成长?没有异象,民就放肆(8/8)

ByDr. William Wagner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5月16日|04:55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本系列第一篇文章中,我的论点是世界范围内的教会增长状况让许多基督徒如坠疑云之中。疑云在此是说人们无法真正看清教会成长的状况如何。

世界福音联盟
(图片:CHRISTIAN TODAY)
世界福音大会执行主席(Lausanne Committee for World Evangelization)道格·伯兹奥尔博士(Doug Birdsall)与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杰夫·杜尼克利夫博士(Geoff Tunnicliffe)互致问候

得知我们的宗教在成长,在第三世界国家尤其如此时,所有的基督徒都欢呼雀跃,但很少有人花时间去研究更大意义上教会的成长及其在西方世界的衰弱。西方许多主要宗派对自己不再增长很不满意,但他们却拿不出应对手段。造成这样状况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谁从全局高度看待整个世界的状况,大家太关注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通常只包括微观和中层领域的那些运行架构。

今天真正需要的是专业制订策略的个人、机构能够拿出可靠、周密的世界性教会成长方案。

Like us on Facebook

  • 威廉·瓦格纳博士
    威廉·瓦格纳博士(Dr. William Wagner)是Olivet University环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Strategic Studies)主任。

有些时候,我觉得有三个组织能够填补这个空白:世界基督教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简称WCC)、世界福音联盟 (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简称WEA)以及洛桑运动(Lausanne Movement)。我称这三方为“覆盖型”组织,因为这三家都自认是世界性运动。

当我开始研究这三家覆盖型组织时,很失望地发现实际上这三方没有一个在真正研发一种有实践价值的全球性战略,无助于为基督而触及整个世界。

我的出发点是打算理解这三个机构的目的,一大优势是自己在此领域并非新手。

在与洛桑运动的几位领袖交流时,我发现自己是很少几个出席其从1966年柏林开始至今所有主要会议的人员之一。我积极参与了其中一些委员会的工作,致力于让该机构与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建立更良好的关系。

我还很清楚地记得,一位委员曾说:“这很可笑。我们这些洛桑运动的人居然正在写信给世界基督教联合会这种跟我们平级的机构,而实际上,这两个委员会是由同一群人组成的。”

开展更密切合作的意愿常在,最大的拦路虎则是三大机构对“福音传播”的理解不同。过去五十年中,在三大机构合作方面,确实有一些来来往往。

为何这三大机构都不曾孕育一个以改变世界为目标的宏观策略呢?我们来看看每个机构各自表述的目标是什么吧。

世界福音联盟

我们先来看看世界福音联盟。他们是这么说自己的目标的:“宗旨是建立、加强地区与国家的福音联盟,然后加强全国的教会,以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促进个人与社区的转变,彰显神的荣耀。”

世界福音联盟是由地方教会组成的全国性福音派联盟,其成员既有地方性教会、也有全国性教会的教会联盟。该机构的领导称代表了6亿基督徒。这数字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然而,在世界福音联盟的会议上,领导层更关心的是将不同的全国性联盟带到一起,有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他们主要是强调团契,但最近他们宣布有了三个新关注的方向:基督徒被迫害问题、宗教引发的暴力及其带来的难民危机。

留给制订策略的时间所剩无几,而且制订方略也并不被视为很重要的事情。

世界基督教联合会

该会拥有348个成员教派,一共代表全球近5亿基督徒。联合会同样是由教会、教派组成的。

世界基督教联合会称自己是“一个教会的社群,致力于在教会的敬拜和日常生活中展示合一与圣餐团契。联合会寻求推广这种合一,让世界能因此而相信福音。”

同样,他们并不寻求培育全球战略的原因是对此并不看重。教会的团结合一似乎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从历史角度说,他们把福音传播定义为社交活动,感觉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他们把成长视为帮助别人的成果。他们在帮助世界上有需求者这个领域的优异工作确实值得嘉奖。从一定意义上说,世界福音联合会的成员依旧保持着50年前的那种状态。

世界福音联合会的成长通常并不来源于其成员教会传播福音所带来的增长,而是源自生物学意义的成长(教会成员的孩子们受洗),或者由改信带来。

洛桑运动

当前,如果这三大机构里还有一个是在打算为基督赢得世界,那就是洛桑运动了。他们的成员把福音传播定义为将人带到基督信仰中,把他们带到教会的团契中。

该机构未能形成全球外拓战略的原因在于其基础。洛桑运动与前面两个机构不同,其基层组织是准教会组织和有兴趣的个人,而不是更大的教会群体。

洛桑运动的一份声明里有这么一句:“洛桑运动得益于机构和基督徒个体的积极参与。”

确实,许多教会向洛桑运动寻求帮助,但难于和更大的基督教传教组织达成一个共同、可行的常规战略。

在洛桑运动的多次会议中,我听到了正确的声明,与出席会议的个人交流时,我断定他们也看到了在全球传播福音的需要,不过支持该动议的组织都想要自己的小传教社团能起领导作用。他们很难达成一个全球战略。

结论

所有这三个覆盖型机构都对教会的团结、教会职责的承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我依然觉得,他们许多领导人太过忙碌,无暇看到创造一个宏观层面策略将更多人带到基督里的需求。

这三个机构之中,世界福音联盟可能最有机会从全球层面上思考战略。如此评价的理由是该机构是三者中唯一对福音传播有优秀、强烈的概念,其对福音的理解,与他们对坚强教会的强调,让他们能占得先机。

是否这个或那个运动能把一定的时间和资源用在酝酿全球策略上,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吧。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