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凯勒:西方教会在当今文化中发展的五大需要

ByAnugrah Kuma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2月14日|02:4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蒂姆·凯勒告诫不要被政治分裂:你首先是基督徒
(图片:基督邮报/LEONARDO BLAIR)
2016年10月27日,纽约市救世主基督长老教会主任牧师蒂莫西•凯勒在纽约市贾维茨会展中心举行的全球城市运动日会议上发表演讲。

西方社会中,基督徒被视为过于排他和狭隘,可能很快会被排除在许多公共生活之外,这是早期基督徒在罗马面临的情况。今天的基督徒可以从后者中学习经验,神学家、基督教护教学家蒂姆·凯勒(Tim Keller)表示,并列出了教会需要做的五件事。

早期基督徒在罗马社会中有凯勒所说的“有效的传教式相遇”。虽然他们因为太过排他和狭隘受到迫害,但人数却迅速增长,特别是在市中心,凯勒——纽约市救赎主长老教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师——在该教会博客上写道。

这种传教士相遇包括“进攻和吸引,对抗与说服”。早期基督徒没有适应文化,但也没有从中退出,凯勒指出。他们还批评文化(并深受其害),但他们的信仰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每天都有人改信。

教会尽力克服今天的文化时,基督徒必须避免两种极端的期望,“信仰的见证人要么快速、爆炸式增长(如果我们的事工方式恰好适当),要么长期以微小的成效或影响萎缩下去,”他指出。

Like us on Facebook

教会还必须要避免“同化或僵化”,这位《为何是祂:在一个怀疑世代相信上帝的理由》(The Reason for God: Belief in an Age of Skepticism)的作者凯勒补充说。

有效的“传教式相遇”可能包括五件事,这位神学家分享说。

首先,教会需要做出公开的辩护,既通俗又“高超”的辩护。

我们不能只做出纯理性的辩护,也需要做出文化性的辩护,就像奥古斯丁在批评异教文化时形成的“高论”称:“我们的信仰和生活没有以任何方式削弱社会结构——相反加强了这些结构。事实上,如果你坚持多神论,就永远不会有你所希望的社会。”

还必须要有通俗的辩护,凯勒补充说。“我们需要表明世俗文化做出的关于意义、满足、自由和身份的主要承诺无法实现。”

其次,教会应该反文化。

凯勒解释说,基督徒应该:有显著的多种族标志;在文明和构建通向反对我们之人的桥梁上成为先驱;以慷慨、照顾穷人和致力于社会公正而知名;以支持生命的神圣和反性文化为己任。

第三,基督徒需要“在职业上忠诚”。

“今天的教会必须装备基督徒神召的教义,将信仰和工作融为一体,”凯勒写道。“除其他事项外,这种基督徒在职业领域中的‘忠诚’会导致资本主义的改革(透过自我调节恢复对金融市场的信任),政治的改革(不仅恢复中间路线,而且恢复两党合作),以及学术、媒体、艺术和技术的改革。

第四,基督徒需要有传教的立场和方式。

“没有适合每一种文化的传教演讲,”这位神学家解释说。“每一种文化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传讲罪与拯救的基本知识。福音是其他宗教和世界观‘颠覆性的实现’——福音实现了文化中最深切的愿望,但只是以否定世界所采用的歪曲和偶像崇拜的方式来实现。”

第五,有效的传教式相遇包括“数字时代的牧养事工”。

“早期教会在异教文化中把人们培养成充满活力的基督徒,”凯勒说。今天的教会面临同样的挑战,那就是在世俗文化及其叙述中,教会如何更多地用圣经故事和叙事来塑造基督徒?”

“在数字时代,一个人每天可以吸收成千上万字和几百种想法,这会破坏面对面互动时发生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塑造那些显然是基督徒的人呢?”他提出,并建议基督徒需要教义问答和敬拜的新工具,将古代的礼拜仪式和文化形式结合起来,并大量利用艺术以故事或其他形式讲述基督教故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