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问兰德博士:基督徒们当如何回应推倒雕像?

问兰德博士:基督徒们当如何回应推倒雕像?

问:基督徒们当如何回应那些摧毁我们国家传承与历史象征的行为?

(图片:The Christian Post/Katherine T. Phan)

野蛮人就在门口了。暴徒们正在美国城市的中心肆意妄为,摧毁代表着我们历史和传承的雕像、纪念碑。他们先从邦联的政治领袖和将军们下手。我们中许多人从一开始就明白,邦联领袖们显然只是特洛伊木马。

我说清楚一些吧:邦联纪念物应该被移入历史博物馆,但这仅仅应该是这些雕像所在地方的人民所选举出的代表们投票表决后才能这么做。让暴徒们手执天宪是不可接受的——而且是危险的。这些行为侵蚀了价值珍贵、无与伦比而又非常脆弱的法制。摧毁法制远比从头开始、痛苦地一砖一瓦建立法制简单地多。

现在,这些暴徒在过去几天内开始破坏、污损我们的国父乔治·华盛顿的雕像,还有独立宣言主要作者、第三任美国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雕像。为什么?因为他是奴隶主吗?杰弗逊确实是奴隶主,但也写下了“人人生而平等”,在杰弗逊纪念馆里,是这么说的:

赐予我们生命的神也给我们自由。当我们不再相信这些自由是上帝的恩赐时,这个国家的自由能够得到保障吗?当我想到上帝是公正的,他的正义不能永远沉睡时,我确实为我的国家而颤抖。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商业是专制。命运之书中最明确的记载莫过于这些人要获得自由。建立教育平民的法律。这是国家的事情,要实行,而且要有一个总的计划。

而这些境内的恐怖分子甚至还攻击伟大的奴隶解放者,亚伯拉罕·林肯。他们污损了林肯纪念馆并想要把林肯的雕塑移出波士顿。

这些激进的革命行为是在利用成百上千万美国黑人白人合法、真心诚意对警察暴行以及美国社会剩余种族主义的抗议。

他们撕毁了尤利西斯·格兰特的雕塑,格兰特是打败南方邦联的将军,作为总统,他帮助推动了宪法第十五修正案的批准,该修正案规定:“美国公民的选举权不得因种族、肤色或以前的奴役状况而被美国或任何州剥夺或削弱”。这一修正案对前奴隶的选举权给予了宪法保障。格兰特还任命了许多非裔美国人担任其政府的重要职务,并在重建期间为自由民的权利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暴徒还毁坏了弗朗西斯·斯科特·基的雕像,他写了 “星条旗”,为什么?他拥有奴隶。在雕像空荡荡的底座上,暴徒们写下了他们自己的涂鸦: “杀死殖民者 ”和 “杀死白人”。

他们还成功地煽动拆除纽约市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雕像。而在过去的几天里,他们甚至试图拆掉白宫对面的安德鲁·杰克逊的雕像,但没有成功。

这一切会在哪里结束?我们要把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和罗斯福的形象从拉什莫尔山上凿掉吗?我们要拆掉华盛顿纪念碑和杰斐逊纪念碑吗?我们要改变国家首都的名称吗?为什么要止步于泰迪·罗斯福呢?我们是否也应该拆除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纪念碑,因为他在二战期间关押了12万日裔美国人?到哪里才算完?

本周早些时候,“黑人的命也重要”组织领导人中最引人注目的肖恩·金(Shaun King)宣称:“我认为他们宣称是耶稣的那个欧洲白人雕像也应该被打倒。是的。所有的壁画和彩色玻璃窗上的白人耶稣,和他的欧洲母亲,以及他们的白人朋友也应该打倒。它们是白人至上主义的一种粗暴形式。天生就是作为压迫的工具。种族主义的宣传。它们都应该被拆除。”

除非我们坚决阻止,否则这种情况不会停止。这些马克思主义革命者——他们就是这样的人——想使美国的传统和文化失去合法性。他们正在诋毁美国——视之从开始就是一个非法的概念和项目,受到奴隶制和种族主义的致命损害,而不是作为清教徒的 “山上之城 ”和一场革命,宣布并主张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信念。

虽然我们仍在努力实现这一理想,正是这一理想使我们成为世界的希望灯塔。这就是为什么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族和背景的人都渴望移民到美国的原因。正如参议员麦康奈尔如此贴切地表述那样,“美国人知道,一个由不完美的英雄建立的不完美的国家仍然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合众国”。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对我们自由的致命威胁?这应该是一个 “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正如林肯总统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所说的,他在演说中纪念了为结束美国奴隶制而牺牲的30万美国人中的一部分。谁选举了这些暴民?谁给了他们替代我们其他人做决定的权力?为什么我们选出了这么多没脊梁骨的政客,他们拒绝履行自己的誓言,拒绝尽职尽责,拒绝执法,拒绝维护国内安宁?

这里的真正受威胁在于,毫不夸张地说,就是法治和我们文明的基础。在美国,我们常常认为法治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一直是房间里家具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不了解它是多么的难得,以及我们的祖先做出了多少牺牲才把它传承给我们。

世界上只有10个国家在2000年布什对戈尔的选举中会像这里一样和平地决定。民意调查显示,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戈尔实际上赢得了选举。但当最高法院裁定布什已经当选时,他们接受了法治。我相信,如果结果被逆转,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我担心的是,法治正在受到足够的损害,以至于今天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不会接受这样的法院裁决。

我们需要坚持和尊重法治,否则我们将失去它。我担心,如果我们失去了法治,再要想挽回就难比登天了。 

理查德·兰德博士(Dr. Richard Land)是南方福音神学院(Southern Evangelical Seminary)校长,基督邮报英文版执行主编。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