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头两个月尼日利亚350名基督徒被杀

(图片:Intersociety)2019年4月,尼日利亚基督徒参加葬礼活动。

根据尼日利亚一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自2020年初以来,尼日利亚全国至少有350名基督徒被杀,并估计自2015年以来该国有1.15万名基督徒遭害。

总部位于阿南布拉州的非政府组织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the Rule of Law,简称Intersociety协会),本周在一份新的特别报告“尼日利亚:无力防御的基督徒遭屠杀” (Nigeria: A Killing Field Of Defenseless Christians)中说到“尼日利亚已经完全成为无力防御的基督徒的杀戮场”。

“可用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57个月或自2015年6月尼日利亚现任政府执政以来,已记录有1.15万名至1.2万名基督徒死亡。其中激进富拉尼牧民造成7400名基督徒死亡,博科圣地造成4000例死亡,高速公路匪徒(Highway Bandits)造成150-200例死亡。”

Intersociety协会由基督徒犯罪学家埃梅卡(Emeka Umeagbalasi)领导,自2010年以来一直通过犯罪学家,律师,新闻工作者,安全、和平与冲突研究专业毕业生团队监控尼日利亚境内针对基督徒的暴力行为。

由于东北地区的极端主义组织如博科圣地组织和其分裂组织伊斯兰国西非省的崛起,尼日利亚过去十几年屡遭暴力侵害。

近年来,激进富拉尼牧民不断袭击尼日利亚中部带以基督徒为主的村庄,迫使当地基督徒离开家园。

此外,土匪团伙还在一些主要公路上实施绑架。

联合国估计,尼日利亚境内约有200万人流离失所,另有1100万人需要援助。据说还有55万人分散在邻国喀麦隆、乍得和尼日尔。

Intersociety协会的监视和记录工作来源于可靠的本地和外国媒体报道、政府记录、国际人权组织、目击者叙述以及该国各个基督教团体的报道。

Intersociety协会报告称,2020年1月和2020年2月记录的350例死亡中,富拉尼牧民对250例的死亡负责,而博科圣地和公路匪帮则造成100例死亡。

Intersociety协会报告说,过去两个月中, 富拉尼激进分子在纳萨拉瓦州,阿达玛瓦州和江户并全国其他一些地方也实施了袭击。

Intersociety协会去年报告说,富拉尼激进分子2018年杀死至少2400名基督徒。根据该组织的说法,富拉尼袭击者2019年杀死1000至1200名基督徒。

尽管有报道表明,自2019年12月开始博科圣地组织的袭击事件有所增加,但Intersociety协会注意到,自2020年1月以来,博科圣地组织针对基督徒的袭击事件在博尔诺州、阿达玛瓦州和塔拉巴州愈演愈烈。

报告解释说:“袭击事件夺走50至70名基督徒生命,并破坏教堂和其他属于基督徒的建筑物。”报告补充说,博科圣地组织在2019年至少对1000名公民的死亡负有责任。

此外,据说自今年年初以来,有100至150名基督徒旅行者在高速公路上被绑架。

报告写道:“针对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杀戮到2020年3月仍在持续,3月第一周超过12人遇害。在最新一轮的富拉尼牧民袭击中,受害最严重的是高原州,死亡人数为70-80人,卡杜纳州[死亡]人数为50,科吉岛[死亡]人数为30,贝努埃州[死亡人数]为20,三角洲地区[死亡人数]为16和塔拉巴州10人。”

据Intersociety协会报道,在过去57个月中,至少有20名神职人员(包括8名天主教神父和神学院成员)被砍死,而不少于50名神职人员被劫持或绑架。

今年早些时候,博科圣地绑架并杀死安达瓦州Michika地方政府区域尼日利亚基督徒协会分会主席拉万·安迪米牧师(Lawan Andimi)。

过去12个月,在尼日利亚遇害的其他宗教领袖包括牧师保罗·奥夫(Paul Offu)和克莱门特·乌格务(Clement Ugwu)。

Intersociety协会还估计,自2015年6月以来,2000多间教堂和基督教礼拜中心被烧毁,其中近1500间遭富拉尼牧民破坏,500间遭博科圣地破坏。

贝努埃州,高原州和卡杜纳州等南部各州的教堂是富拉尼激进分子最关注的目标之一。

报告指出:“在2011年至2019年8年中,贝努埃州有600座教堂和基督教礼拜中心遭激进富拉尼牧民占有。”

Intersociety协会称,博科圣地组织杀害的人大多是基督徒,而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2月初发布的数据与此相矛盾。

布哈里在一篇专访中说:“博科圣地的受害者中90%是穆斯林。”布哈里声称,“如今失败的恐怖分子毫无区分将弱势群体,信教者,不信者,青年和老年人作为目标。”

但是,几周后,尼日利亚信息部长阿尔哈吉·赖·穆罕默德(Alhaji Lai Mohammed)承认恐怖分子的袭击主要集中于基督徒,但指出过去情况并非如此。

他说:“他们出于特定原因开始针对基督徒和基督徒村庄,这将引发一场宗教战争并使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他说,同时也指出穆斯林也受到了伤害。

尼日利亚问题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Nigeria)联合创始人斯蒂芬·埃纳达(Stephen Enada)此前对基督邮报表示,由于缺乏足够的政府记录,尼日利亚死亡人数的统计数据因提供组织不同而会有所差异。

埃纳达在堂兄被富拉尼激进分子杀害后于2016年逃往美国,他认为报道的死亡人数应仅是估计数目。

“谈论挖掘统计数据时,尼日利亚甚至没有我们人口数目的记录”,埃纳达当时解释说。 “因此,有时候,如果有人被杀,您甚至没有办法追踪他本村之外的家人,因为我们没有数据。”

“由于我们没有此类数据,因此非常复杂。有时,当人们被杀时,他们进行大规模埋葬,而没有尸检,验尸,也无记录。如果您去这些社区,您会发现他们对死者没有任何记录。”

去年11月,总部位于英国的非政府组织人道主义援助救济基金会(Humanitarian Aid Relief Trust)在实况调查后,估计从2019年1月至2019年11月,在尼日利亚至少有1000名基督徒被杀。

由国会议员卡洛琳·考克斯(Barineness Caroline Cox)创立的HART估计,自2015年以来,至少有6000名基督徒被杀。

一位HART发言人向基督邮报澄清说,死亡人数估计为1000,其中“主要是在高原州,卡杜纳州和塔拉巴州遭富拉尼牧民杀害的人”,但其中包括博尔诺州被博科圣地杀害的一些人。

HART发言人补充说,估计值部分基于卡杜纳州和高原州的政府报告。 HART的估计数目中还包括遭博科圣地杀害据信是基督徒的士兵和安全人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