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9年的健康教会:10年中的10个重大变化

十年一眨眼。变化的步伐令人震撼,没有理由相信这步伐会慢下来。我博客上论及过去十年教会增长率一文的评论中,一位颇有前瞻性的读者要求我展望未来。“你觉得2029年时,一个健康的教会应该是什么样子呢?”他问。

我很感谢他的提问。尽管我无法精确知道未来十年教会的具体样式如何,但我确实看到一些细小变化和趋势,向我们指明了一些关键的方向。请允许我沿着这些路标,快进10年看看吧。

记住,这些变化是2029年健康教会的代表。我也许会在另一篇文章里谈谈不健康的教会。

1.传福音、福音在场的意愿非常高。我们经历过没有多大影响力的项目化传福音阶段。我们当前正处在没有这样意愿的阶段,我们让人归信不多的教会反映了这一事实。健康的教会会非常有意识地传播福音,而不是受项目驱动。

2.这些教会在社区内很受欢迎。一些人最近问我,是不是绝大多数教会在社区中都有负面评价。我告诉她并非如此,绝大多数教会在社区中默默无闻。2029年时健康的教会会把社区当成侍奉、牧养的地方,而不是增加出席人数的后备军。也要寻找临近社区的教会以扩大影响力。

3.绝大多数的教会将是多会址、多功能、多聚会日的。这些教会将学习19世纪时教会的经验,将礼拜时间移到上午11点以适合农业文化中农民的需要。只要不在圣经真理上有所妥协,我们还是需要入乡随俗去与人接触。他们中绝大部分都在工作,星期日早上没时间。我们能走出19世纪的模式进入2029年的状态吗?

4.数字教会将获得明确定义。我们今天在数字教会这题目上有所争议。线上教会真的是教会吗?到2029年,健康的教会应该已经解决这问题了。我预计数字教会会被视为由人亲自参与教会至关重要的补充部分。

5.健康的教会不会让成员支持那些神圣不可侵犯的圣牛和传统。健康教会的成员会接受变化而非对抗。他们更关心福音在社区中的状况而非教会里音乐的风格。抵抗变化的成员会迁移到不健康、濒危的教会,在那里他们可以让教会的病态加剧以加速衰亡过程。

6.绝大多数健康教会的礼拜聚会人数会少于200。即便规模巨大的教会,也会有相对小规模的聚会,他们只是会举行更多聚会而已。正如上述第三点所说,礼拜侍奉的最大变化就是时间和日期,不再是星期天早上。

7.教会感到与网络而非宗派关系更密切。教会不必在这两者中二选一,但他们更可能将更多精力用在网络中。宗派会成为许多教会的教义身份标志,但网络会成为功能性的载体。宗派及其实体机构的明智做法就是建立网络或者与现存网络连接。

8.2029年的健康教会更注重于在如何善用设施上有所创新。今天的绝大多数教会并不善发挥设施的最大效用。整整一个星期的空置是很差劲的管理。许多健康教会将找到与社区内公司、机构共享设施的办法。

9.健康的教会将成为小组革命的一部分。尽管名称不一功能各异,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这样在历史上被称为教育牧师这职位的增长。担任这职责的人,无论是全职、兼职还是义工,将成为让尽可能多成员参加小组活动的关键领袖。

10.集体祷告会在健康教会中居于中心地位。教会领袖和成员会找到如何让祷告从出席人数可怜、朗读一堆谁病了名单这一聚会边缘状态下转变成强大、为圣灵充满力量的集体祷告。当世俗文化越来越对基督教和教会更加采取负面立场,我们必须拥有神的力量来进行回应。

除了显然与圣经真理相抵触的东西,教会要么改变,要么衰亡。你今天的教会处于何种状态?你认为10年后你的教会将如何?

本文作者汤姆·雷纳(Dr.Thom Rainer)是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生命之路基督教资源机构(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主席。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