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男孩杰克变身洁姬 医学教授称这是心理障碍

变性(图片:视频截图)洁姬(右),曾经是杰克。

他们3岁的儿子喜欢穿姐姐的衣服和粉色靴子,去年告诉他们,他不高兴自己是个男孩。现在,奥克兰夫妻为了让儿子快乐,支持他从一个叫“杰克”的男孩转变成名为“洁姬”的女孩。

“洁姬看起来非常,非常伤心;三岁半孩子不应该有的伤心,”男孩的母亲玛丽·卡特(Mary Carter)在去年决定支持儿子转变时,告诉《国家广播电台》。“有一些沉重的东西,她似乎有些话要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我问她。我说,‘洁姬,你为今天不能上学难过吗?’洁姬非常安静,低着她的头说:‘不,我伤心,因为我是男孩,'”卡特说。

这位担忧的母亲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孩子的话,然后对他说:“你喜欢自己吗?”这让他绽放了笑容。

这是在2014年5月15日,卡特说,这时她知道应该支持儿子的变性之举。

她带他去了一家药店,买了橡皮筋将他的头发扎成小马尾辫,那时他的头发并不长。这一决定使杰克高兴。

“我从未见过这样快乐的孩子,”卡特回忆说。“在此之前,也许一个小时之前,这个孩子看起来非常伤心,以至于,我觉得我对她做了正确的事。”

接下来的几个月,在男孩学前班老师的帮助下,2014年10月杰克改名为“洁姬”,杰克以洁姬的身份庆祝了他4岁的生日。

洁姬的父亲詹姆斯·克里斯汀(James Christian)解释说,儿子的异性行为也遭遇许多困难,回忆了去年国家独立日时,参加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一个社区活动的故事。

“一些其他的男生,大男子主义者,对围着洁姬的15个孩子说,”他说,“想挑战这个概念,‘等一下,你说你是男孩,但你穿着裙子,并有马尾辫。我不明白。'”

克里斯蒂安说,他起初很沮丧,直到“一名大约9岁的女孩站出来,”说“这是杰克,他是我的朋友。”“洁姬坚持自己的立场,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他说。

尽管洁姬的父母支持这一转变,然而,作家、社会活动家沃尔特·海耶(Walt Heyer)说,孩子不可能出生一个性别而无意识地认定自己为另一性别。海耶数十年前曾接受变性手术成为女人,而后后悔最终又变回男人。

“这中间存在很多问题。孩子不是天生的跨性别者。一些事或一系列事件导致童年发育障碍,如被虐待,遭忽视,受外伤,或有专横的母亲或父亲,或多次遭受性虐待,”海耶告诉《每日来电》(The Daily Caller)说。

最近在CNS新闻强调的一篇《华尔街日报》专栏中,保罗·麦克休河博士(Paul R. McHugh),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前精神科院长,现在是医院杰出精神病理学教授,他强调说,跨性别是一种需要被治疗的“心理障碍”。他还指出,从范德堡大学和伦敦波特曼诊所的研究看,70%-80%曾表达过跨性别感受的孩子,随着时间推移“自发地失去了这种感受”。

“这种强烈的变性感受,从两方面构成心理障碍。第一,性偏差的想法被简单误读——并符号实际的身体状况。第二个,它可以导致严峻的心理后果,”他说。

变性人的障碍,麦克休博士指出类似患厌食症的“过瘦”的人照镜子,还认为他们“太胖”。

对于做过性变性手术的变性人,麦克休解释说,大多数人对手术表示“满意”,“但他们随后的心理社会调整并不比未接受手术的人更好。”

麦克休指出,出于这种情况,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已不再做变性手术。

“因此,在霍普金斯大学,我们停止做变性手术,因为产生‘满意’但仍然受困扰的患者,因为似乎没有充足的理由要切掉正常的器官,”他解释说。

“从生物学角度看,'变性'不可能,”麦克休说。“接受性变性手术的人不会从男人变成女人,或者反之。相反,他们成为女性化的男性或男性化的女性。声称这是人权问题,鼓励变性手术是推广精神障碍。”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