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美国 |
数万人齐聚国会山,为国家悔改祈祷

数万人齐聚国会山,为国家悔改祈祷

2020年9月26日,在林肯纪念堂前,基督徒们为国家祷告。 | (图片: The Christian Post/Brandon Showalter)

华盛顿——周六,两场旨在为国家代祷的祷告敬拜活动吸引数万人来到国家广场,在那里悔改呼求上帝的帮助。

在多云的天空下, 来自全美各地的基督徒参加“回归——全国和全球祈祷和悔改日(The Return)”与“祷告游行”(Prayer March)活动,齐心为美国祷告。

来自弗吉尼亚州维珍尼亚滩的凯利·霍普伍德(Kelly Hopwood)在华盛顿纪念碑前告诉基督邮报,她最初前往华盛顿是为参加葛福临的祈祷游行,但因为早早就到了华盛顿,也参加了“回归”活动。她说,最近几天,历代志下7章14节的经文不断盘旋在她心中,觉得必须在国家首都祷告。

这段经文是这样写的“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祷告],因为情况已经糟糕透顶。我知道最终是神掌管一切,但我们也需要成为祂呼召我们成为的人,”已是祖母的霍普伍德说。

在布道家葛福临领导的“祈祷游行”上,人们聚在一起祷告,摄于2020年9月26日。 | (图片:Michael A. McCoy/Getty Images)

当问及她是否对神的干预抱有希望时,她回答说:“哦,肯定的。毫无疑问。”

本周早些时候,霍普伍德拿起弥赛亚犹太教拉比乔纳森·卡恩(Jonathan Cahn)的最新著作The Harbinger II (预兆二),她说她无法放下它。书中最后一章提到要来国家广场祈祷,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去一趟。上午11点,卡恩在广场上发表了一篇先知性的信息,部分内容就来源于这本书。

贝克威思夫妇和三个孩子从密歇根州赶到华盛顿,他们说冠状病毒大流行彻底颠覆了他们对教会及其教会与政府关系的认识。

“COVID彻底改变了我们家庭的生活,” 妻子蕾妮告诉基督邮报。

密歇根州的限制措施特别严格,教会很快就关闭,许多人不再一起聚会。

“这让我们很难过,我们意识到教会不再强大。我们感到我们并没有足够坚强与主同行……我们很难过,有那么多人愿意呆在家里,不愿意在一起敬拜。”她说。

因为教会关门,这对夫妇不得不离开他们已经参加了14年的教会,寻找一间保持开放的教会。

丈夫史蒂夫·贝克维思补充说今天的活动让他受到激励,“身边有这么多基督徒,看到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个国家需要回转向神,很高兴看到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们站在一起,这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9月26日,参加祈祷游行的人们。 | (图片:Michael A. McCoy/Getty Images)

许多前来参加“回归”活动的人——该活动在华盛顿纪念碑和史密森尼博物馆附近举行——走向林肯纪念堂,参加葛福临领导的祈祷游行。葛福临带领的游行从纪念碑到国会大厦,全程1.8英里,沿途多次停留,专门为急救人员、警察、美国军人祈祷,并为政府领导人祈祷,为和解祈祷,为美国回到犹太-基督教根源祈祷。

来自佐治亚州玛丽埃塔市的营销和销售专业人士罗伯·赫特林说,在来自密歇根州好朋友的鼓励下,他和妻子决定加入国家广场祈祷。

“我们这个国家现在需要(神的)超自然干预,”他说。

他补充说,随着最近表现出的种族和政治分裂,“对我们来说,谦卑和悔改回到我们的救主面前非常重要。”

“我希望美国能看到有一部分人对自己的国家有最好的祝愿,能够转向耶稣和全能的主神,不要再争吵而是学会如何在一起,”赫特林补充道。

赫特林是爱荷华大学橄榄球的踢球手,他在1985年爱荷华大学与密歇根大学的比赛中踢出了著名的制胜球。在比赛最后几秒钟的时间里,赫特林成功地踢出29码,以12-10赢得比赛。

当游行者从林肯纪念碑走向二战纪念碑,然后再走向国会大厦时,一些人开始自发地唱赞美诗,包括 《Amazing Grace》(奇异恩典) 和《Blessed Assurance》(有福确据)以及现代歌曲《Days of Elijah》。还有一些人组成小组热切地发声祷告,呼求神怜悯美国。

23岁的华裔肯尼(Kenny Xu)是来自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的浸信会信徒,现在华盛顿特区从事集资工作。

“我认为,这个国家正面临可恶的种族意识形态,让人分裂。在基督耶稣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可以走到一起,团结起来。我认为,随着抗议和骚乱的爆发,这一点正慢慢失去,”徐说。

“我祈求这个国家能够回转向耶稣,我们能够彼此相爱,彼此饶恕。我觉得‘双方’都要有一种宽恕的精神。”

最受欢迎

更多美国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