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普拉特牧师悔改牧会早期未能关注堕胎问题

普拉特牧师悔改牧会早期未能关注堕胎问题

(图片:基督邮报)
(图片:基督邮报)

华盛顿——美国最年轻的大教会牧师之一,作家大卫·普拉特(David Platt)说他为在牧会早期生涯未足够关注堕胎问题感到愧疚。

“作为牧师,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就是避免堕胎话题[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这位弗吉尼亚州维也纳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的首席牧师告诉基督邮报 ,“但我确实感到内疚。远在这是任何政治问题前,这是一个圣经问题,上帝关于生命的价值说得很清楚。”

这位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国际宣教部前任主席,为上周五在国家广场举行的2020年度维护生命权游行(March for Life)做闭幕祷告。

普拉特祈祷说:“今天游行的每个人都是罪人。”他补充说,罪恶影响“从白宫到每一个房子”的每个人”以及每个人如何需要“上帝的怜悯”。

“在我们生活和整个国家中,我们偏离你的道——我们如何解决种族不公,忽视移民,边缘穷人和忽视贫困者,我们如何混淆性别,滥用职权以及我们如何夺走儿童的生命,”他在祈祷中说。

他进一步为“使谋杀儿童合法”的法律终结祈祷。

41岁的普拉特和家人几年前搬到维吉尼亚州后就开始参加每年的反堕胎游行。

他解释说:“自从我们搬到这里后,我和家人就坚持参加游行。”

鉴于他之前胆怯到怕讲堕胎问题,今天他相信作为一位传扬“上帝圣言”的牧师,他必须清楚地谈论“生命对婴儿、女人、男人的价值”。

他说:“我有义务这样做,特别是在许多未出生儿童生命被剥夺的文化中,”他说,提及在美国每年发生数十万例堕胎。

“如果我们想要在这种文化中忠心牧养上帝的子民,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普拉特说,他不记得确切是哪一年主让他关注堕胎问题,但他说当时他已经是牧师数年了。

他解释说:“我完全回避堕胎问题。我必须在主面前悔改,作为个人或牧师未能早点做些事情来鼓励人们按照上帝的圣言看待生命的价值。”

主感动他后,他不仅开始宣讲堕胎问题和谈论生命价值,还动员会众采取行动。

他说:“那时我在牧会的教堂里做很多事情(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的布鲁克希尔斯教堂),现在我们做很多事情。这不仅只是说,‘这是上帝如何看待生命。’而是通过我们的生活展示我们如何照顾那些意外怀孕的母亲。”

“所以加紧我们在教会中做到这一点的努力。我们如何在寄养系统中照顾孩子并照顾需要收养的孩子?我们不仅只是说‘把孩子生下来’,而且要在过程中帮助您,如果您得出的结论是您不在乎这个孩子,我们将在那里照顾这个孩子。”

普拉特说,麦克林圣经教会在尝试寄养和领养的早期阶段。

他说:“我们正在努力营造一种寄养​​和领养的文化。我每年都宣讲这方面的信息。越来越多的家庭正在加入弗吉尼亚州-马里兰州-华盛顿特区的寄养系统。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收养程序。”

这些家庭之一是普拉特家庭。

“我和我的家人下周要领养我们的第五个孩子,”他周五透露。 “我们的领养了两个孩子,这将是我们领养的第三个孩子。”

他是跨国领养,但他尚未公开透露孩子来自哪个国家。

普拉特强调指出,仍然有必要展示“儿童正在遭遇的黑暗现实,并阐明这种现象对妇女的影响。”他敦促教会也帮助那些正从堕胎经历中恢复的女性。

他解释说:“我们教会中有许多女性有过堕胎经历。我们有项目,在她们从堕胎经历的恢复中帮助她们。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从整体上解决这个问题,而不仅仅是说:好,让我发表这一政治声明,然后情况还是没有改善。”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