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葛培理女兒介紹訪問安哥拉監獄如何改變了寬恕的意義

葛培理女兒介紹訪問安哥拉監獄如何改變了寬恕的意義

路得·格雷厄姆(Ruth Graham)是世界知名的福音傳道人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女兒,她永遠難忘自己去「安哥拉(Angola)」,也就是路易斯安那州監獄參觀的經歷。

她和其他幾位來自「路得·格雷厄姆與朋友們」(Ruth Graham & Friends)機構的顧問、牧師以及心理學家受邀參觀監獄,格雷厄姆欣然接受,對基督郵報說:「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能讓囚犯人生發生巨大的不同。」

路得·格雷厄姆
路得·格雷厄姆

在此期間,參觀團被要求會見幾位等着死刑判決的人。

「我很害怕。我想,『會見囚犯是一件事,但去看死囚則是另一件事。』」她回憶到,「但我不能說不。你可以看到太陽下發着刺眼之光的鐵絲網,我們面對着很長一排的囚室,然後我走了進去。我們決定與儘可能多的人交談。」

格雷厄姆首先與一個叫邁克的人會面,他是一個30多歲、棕色眼睛、挺有魅力的一個人。邁克伸了伸手,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問:「我能為你唱首歌嗎?」 

格雷厄姆同意了,邁克開始演唱經典的聖歌「It Is Well With My Soul」(暫譯為「我心靈得安寧」)。

「我知道,他內心很安寧,」格雷厄姆說,「我知道,他在死囚牢裡,但他的內心安寧。」

唱完了,邁克遞給傳道人一個小小的、用他床單上線頭編織的十字架:「我還留着這個東西,」傳道人說,「這對我意味着很多。」

當地新聞報道了格雷厄姆參觀監獄一事,所以不久之後,她就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專門向她諮詢邁克的狀況。

「那人問我:『你知道邁克是不是信徒啊?』」在回覆中,格雷厄姆告訴他說,她相信邁克確實是信徒。

「那你為何感興趣呢?」她問。「因為,」那人回答,「邁克曾殘忍謀殺了我的孫子。」 

來信的人透露說,他曾是在尼泊爾的傳教士,在孫子去世後,他多年來一直為邁克的得救而禱告。他告訴格雷厄姆,自己並不樂於看到邁克即將到來的死刑,而且希望邁剋死前能得到拯救。

「我只是想要知道,終有一天,他會在天國與我在一起。」那人寫到。

「我那時意識到,」格雷厄姆告訴基督郵報,「我對寬恕的理解曾經是多麼淺薄。我知道,當邁克進入天國,最終那位祖父也會和他在一起。寬恕能帶來改變。寬恕是神聖的。這是神之品德的要求。」

寬恕之旅

格雷厄姆自己的寬恕之旅絕不容易。

「寬恕是我掙扎了一生的事情,」她說,「寬恕自己,寬恕那些傷害過我的人,請求那些我傷害過之人和上帝的寬恕,寬恕我的父親。」

作為全世界最知名傳道人之一的女兒,格雷厄姆常常感受到父親教牧事業的重量。她告訴基督郵報說,毫無疑問,父親愛着她和她的四個兄弟姐妹——「他是我的英雄,我敬佩他,」她說,但父親的傳教事業耗盡他的一切。

「我成長的時候,父親有許多旅行,作為一個小女孩,我想要的是一個能在床上抱抱我,帶我去林子散步的父親,但他總不在家。」格雷厄姆回憶到,「當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是遠在天邊。我在被拋棄的感覺中長大。終我一生,我都在尋找安全感,以此來填補這點。」

為填補自己內心的這個空虛,格雷厄姆在年僅18歲時就與第一位丈夫結婚。當發現丈夫有一段長期的婚外情時,她萬念俱灰,然後又很快進入一段「災難反彈式婚姻。」隨之而來的又有兩段婚姻,都以離異告終。

「我不曉得為什麼自己總犯同樣的錯誤;我不曉得自己哪裡不對,」格雷厄姆說,「我和一個好朋友談起此事,他說:『路得啊,你是小女孩的時候有被拋棄感。』」

「眼淚奪眶而出,因為我不想承認這是真的,」她繼續到,「我愛爸爸,但事實確實如此。這句話解答了我的疑惑。我很清楚知道了,自己為什麼如此絕望地尋求安全感。講述我過去的真相是我寬恕自己、我父親的第一步。」

現在,格雷厄姆說她能夠坦白地說:「耶穌是我的安全感。」

「我父親和我從來沒談過這點,因為當我發現這點時,他沒有什麼轉變,」格雷厄姆介紹說,「他確實曾在回憶錄里寫到,他那一切的旅行,一定會對我們的生活有影響,當然也影響到我的人生。」

「沒有什麼藉口,但確實都是有理由的,」她說。

格雷厄姆告訴基督郵報,寬恕是「終生的過程。」 

「當我們選擇寬恕,也許六個月之後,情感會回潮,你覺得也許並沒有真正去寬恕,」她解釋說,「是的,你已經真正去寬恕了,但情感並沒有說出真相。我們必須依靠神的話語。這是一個過程,是一個具有改造性的東西,我們可能只有在多年後才會意識到。」

「寬恕是給自己一個禮物,是放手,是在情感上變得健康的辦法,是的,還有比這更多的意義,」她還說,「這是聖潔的,是神聖的。當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的時候,正在發生什麼?他在為我們獻出生命。寬恕是神聖之地。」

繼續前行

在尋找一本關於寬恕的書里,格雷厄姆想要「告訴我什麼有效、什麼沒用的東西。」

「不過我沒能找到這樣的書,所以我自己寫了一本。」她說。

在Forgiving My Father, Forgiving Myself: An Invitation into the Miracle of Forgiveness(暫譯為「寬恕我父親,寬恕我自己:進入寬恕奇蹟的邀請函」)一書中,格雷厄姆分享了個人經歷與合乎聖經的榜樣,以發現為什麼我們遲於寬恕自己與他人。

「我是很主動寫這些東西的,」她分享到,「我講述自己的故事,仿佛別人想要與我同行,他們能這麼做。」

儘管《寬恕我父親、寬恕我自己》並不是一本操作手冊,格雷厄姆說可以採取某幾個步驟以通往真正的寬恕。第一步,她說,就是請求神賜予寬恕的意願,而且「然後做出寬恕的決定。」

「你也許要寫下具體日期,因為魔鬼會冒出來說你並沒有寬恕,但你其實已經寬恕了。」她說。

然後,「用聖經來更新你的心思意念。」她說。

「要記住尤其適合這情形的經文,然後讓這段經文放在那裡反反覆覆背誦,」格雷厄姆說。

「第一天可能是一千遍,但最終,你會行在那寬恕的自由之中。」

在書里,格雷厄姆談到了關於寬恕的一些誤讀,也分享了苦毒和羞恥如何阻礙個人和屬靈的成長。

「羞恥是魔鬼的工具,如果我們在基督里,那我們就不必感到羞恥了,」她說,「羞恥是沒有益處的,也不是神給予我們的。神並不對我們生氣,他不是俯視人間尋找每個人的過錯。當我們遭遇自己罪的後果,他為我們哭泣。」

「神想要用聖經來更新我們的心思,我們被愛、被敬佩,非常珍貴,」她繼續到,「仇敵阻礙我們,不要我們知道這真理。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必須用聖經更新我們的心思。這需要時間。」

格雷厄姆還對寬恕真正意義提出了更深層的理解,邀請讀者去接受福音改變人的力量,在基督里尋找真的自由。

「當你自信於自己被寬恕,而且你也寬恕了別人,你就能活在這樣的狀態中,」她說,「你不必在別的地方建立帳篷。」

「通過寬恕,我們被賦予了一個參與到神品格中的機會。」她補充到,「這是何等奇妙、神聖的事情啊。」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