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者称我们的信仰很危险,如何回应

怀疑者们常常问,基督教会让我们的世界有何不同。如果神显然不能“修复”他所创造的世界,那信他不信他能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宗教不就是马克思所说“人民的鸦片”吗?

确实,对我们这进步的社会而言,宗教何止无关紧要,更是危险的,不是吗?

宗教危险吗?

当凯伦·彭斯(Karen Pence)选择遵行圣经的道德的生活方式而世俗文化认为这是一种冒犯,上述叫嚣简直震耳欲聋。评论员马特·沃尔什(Matt Walsh)说:“左派们假装把宗教看成应该限制在家庭、教会并私立学校中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这极其有限而且有条件的‘容忍’也已经消失了。他们不打算在任何场合容忍基督教,尤其是在私立学校里”(他强调)。

“宗教即威胁”运动多年来已经愈演愈烈。像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ikins)和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这样的批评家已经开始宣称宗教不仅仅是无关紧要的过时玩意,而会对社会产生明确的威胁。

有人告诉我们,是宗教让飞机撞大楼,带来911事件。是宗教带来了神职人员性虐丑闻,并且花费了几千亿在建造大楼上而非用在人身上。宗教有同性恋恐惧、种族歧视,等等。

当然,任何团体可以被讽刺为那些歪曲和败坏其教义之人的邪恶样子。无神论共产主义要为全球10亿人死亡负责。我们会因为这些暴行责怪道金斯和哈里斯吗?

基督徒还曾被指控是食人族。

我们早就经历过了。

早期的基督徒们被指控为异教,因为他们并不崇拜罗马的皇帝与诸神。他们被指控为食人族,因为他们要吃耶稣的“身体和血”,还被指控为乱伦,因为他们要彼此相爱如弟兄姊妹,还被指控施行巫术,因为他们行了神迹。

像殉教者游斯丁(Athenagoras)、雅典那哥拉(Athenagoras)、特尔图良(Tertullian)这样的护教士都曾经以理性为他们的信仰辩护。但他们也强调了他们为之辩护那些人的善良生活与工作。

举例而言,雅典那哥拉曾宣称基督徒们尽管有些时候“无法用言语来证明我们教义的益处,但通过他们的行为……展示因拥有真理而来的益处。”殉教者游斯丁称,基督徒是帝国“在维护善治时最好的盟友。”他提到基督徒会支付税金(马太福音22章15-22节)并且服从政府的权威(罗马书13章1-5节),甚至为皇帝祷告并以此作为崇拜仪式的一部分(提摩太前书2章1-2节)。

时至今日,我们的人生就是我们最好的辩护。比如说,文化也许会谴责我们在同性关系这事上遵循圣经教导,但当我们努力工作以消除艾滋病,那就会引起注意。怀疑者企图把我们的信仰当成威胁而消灭,但他们必须解释基督徒何以在历史上比其他任何人群对教育、医疗保健、儿童福利和保护、照顾贫困者领域所做贡献都要大。

“已经胜了世界”

世界越是支离破碎,我们的信仰就越重要。当你我在所能影响的人生中找到带来显著不同的积极办法,我就播下了福音的种子,种下也许我们永远无法享受其荫庇的大树。

自始至终,我们都应该记住“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翰一书5章4节)。我们在基督里的终极胜利是必然的。

上星期六早晨,我在看澳网女单决赛。这是科维托娃(Petra Kvitova)对阵大坂直美(Naomi Osaka)间的巅峰对决,双方势均力敌,赛况反复焦灼。电视里反复切入大坂直美家人、教练和朋友面对激烈赛事紧张反应的镜头。

然而我是以完全冷静的心态观看比赛的。这是因为我确信大坂直美百分百会获胜。比赛在我收看之前已经结束了。

那是在澳洲悉尼举行的比赛,比我所在的达拉斯早11个小时,比赛是我们这里半夜2点30开始的。ESPN电视台在早晨播放的是比赛录像。我手机上的新闻推送在电视播出前就把结果告诉我了。

结果就是,我看这两个选手打了两个小时球,争夺已经揭晓的冠军。

尽管“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罗马书8章36节),这话当然是真的,但“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37节)这也是真的。

让我们在今天就宣扬——并分享我们的胜利,为了神的荣耀。

此文源自吉姆·丹尼逊(Jim Denison)博士的每日文化评论(www.denisonforum.org)。吉姆·丹尼逊,哲学博士、文化型护教学家。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