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冲枪击案幸存者摆脱同性恋:我把同性恋和色情瘾癖交给上帝

(图片:基督邮报)2018年3月5日,脉冲夜总会枪击案的幸存者鲁伊斯在“自由行”游行上发言。

一位奥兰多脉冲夜总会枪击案的幸存者回忆了当晚的痛苦经历,以及上帝如何透过此事带领他悔改和他为什么说自己不再是同性恋。

葛培理布道团播客节目《GPS:God. People. Stories》(上帝与人的故事)上周采访了路易斯·哈维尔·鲁伊斯(Luis Javier Ruiz),他讲述了如何走出同性恋生活,圣灵如何继续改变他,以及他现在如何进行服事。

今年30出头的鲁伊斯解释说,他长期为自己的性取向挣扎,小时候就经历过被同性吸引。虽然他在教会长大,但许多教会在当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类问题,他学到的就是隐藏自己的秘密。在他高中快毕业时,他向家人出柜了。

他母亲生日那天,家人在收听一个电台节目,有人用辱骂的方式抨击同性恋者,说“他们会下地狱”和“他们令人憎恶”。

“我心情糟透了,”鲁伊斯回忆说,“为此我们大吵了一架……我最后只说了一句‘妈妈,你知道吗?你儿子是同性恋。你想怎么样?’”

他的父母无法接受他的出柜,他和家人关系也变差了;他的父母经常怀疑自己作为父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并开始质疑他们在教会的事工。

高中毕业后,鲁伊斯参军服役15年。他向军方隐瞒了自己的性取向。

鲁伊斯说:“平时他们看到我是军人,但晚上我会出入同性恋俱乐部,出去聚会,过着我认为没有上帝的最好生活。”

鲁伊斯完成兵役后最后定居佛罗里达州,开始过着一种双重生活。他去了一间相信圣经的教会,甚至还在那里实习过。与此同时他也是奥兰多LGBT社区的一员。2016年6月11日,他去朋友家庆祝生日,那天深夜时候,他和一些朋友去了脉冲夜总会。6月12日清晨,当他在酒吧闲逛时,开始听到他以为是烟火的声音。

但那些声音却是枪声。

他说:“我听到那个家伙在喊‘逃命吧!逃命吧!赶快跑出俱乐部!’”

然而,枪击者奥马尔·马廷(Omar Mateen)继续横冲直撞,鲁伊斯被困在混乱的人群中。一个朋友抓住他,把他推了出去,他开始向门口跑去,他周围充斥着尖叫声和尸体。

就在当晚,马廷总共杀害49人,随后在与警察的枪战中被击毙。

“枪击发生时,我脑子不停在想‘我要死了,我要下地狱了。’还有,为什么我要会来[脉冲],”鲁伊斯谈到那晚时说。

他想逃离俱乐部,但那里栅栏太高翻不过去。他朝一扇门走去,用力把门踢开了。随后人群也向这个新出口疯狂冲来,鲁伊斯被踩在脚下,多处受伤。他感觉疼痛难忍就去了医院。在医院他看到电视媒体正在直播现场状况,看到朋友的名字出现在遇害名单中。

他回忆道:“我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难过、沮丧,痛苦和悲伤中不能自已。”

更糟糕的是几天后,他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被告之当晚遇害的许多人都是HIV阳性患者,并敦促他接受检测。检验后他发现自己也是HIV呈阳性,他陷入到更深的痛苦绝望中,认为自己就要死了,变得狂躁不安。

他说,就在这期间他遇见了神。

鲁伊斯回忆圣灵对他说:“你要全然顺服于我,否则情况会变得更糟。”

“我们有一个真正的仇敌,”他说,“正是牠不愿我们得到释放。”

这之后不久的一天,他泪流满面地向上帝哭求,请求神用他多年在教会听到并在圣经里读到的大能改变自己,并且他决定把一切交托给神,包括他的性取向。

“我甚至说:‘主啊,我是同性恋,你造我时就是这样。请按我的本相接纳我。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拿走我这部分,我已经很多次尝试改变了。’在这过程中,他的旧我开始脱落。”

他说,“我把同性恋和色情成瘾都交托给上帝。”

他感觉到圣灵催促他:“你把你自己全然交付给我怎么样?”

鲁伊斯说:“这不只是关于从同性恋变成异性恋的问题,而是把你的整个心都交给他。”

许多人问鲁伊斯上帝如何改变他的性取向,但这位脉冲幸存者坚持认为这是错误的想法。

他解释说,“上帝呼召我们要圣洁,因为同性恋是一种罪,”他强调亲密认识基督和跟随祂心意的重要性,因为这才是真正转变的关键。

如今他正在努力弥合教会和LGBT社区之间的鸿沟,帮助各地教会有能力爱那些自认为是LGBT 的人,同时也在为这一群体服务,让他们知道自己完全可以从罪恶的力量中解脱出来。

“我们不再沉默,”他谈到他看见年轻人抛弃同性恋和变性人的生活方式,参与“自由行”(Freedom Marches)游行并在各地事奉。

“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在耶稣里是自由的。是的,你可以摆脱同性恋。你可以摆脱色情成瘾,你可以得到释放。”

他相信,他本应是当晚在奥兰多遇害的第50个人,但上帝对他另有计划。

“上帝对我有别的计划。我很感激,因为现在我能够把我人生转变的故事告诉大家,并传递给世界,让他们知道上帝转变生命,改变人生。”

“我告诉大家:我也是‘生来如此’。我生来就是个混蛋,我天生就是个骗子。你猜怎么着?我们必须重生。圣经说我们必须重生。如果你有罪,上帝会在他的时间和过程中引导你脱离它。”

今年早些时候,鲁伊斯在华盛顿特区西尔万剧院(Sylvan Theater)自由游行演讲结束后告诉基督邮报,他认为世俗媒体对他的故事的报道,尤其是他们一再警告“转化疗法”有失偏颇。

“老实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说到该疗法。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转化疗法’。我经历过圣灵的转化。这是我所知的唯一方式。我想这些报道是说谎,是假新闻。”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