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基督教的杀婴世界

几年之前,耶利米·约翰斯顿(Jeremiah Johnston)和他爱人一起追了HBO台连续剧《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这部作品设定在纳粹德国和日本赢下二战的世界里,今天的美国被占领。

这是一个强制安乐死的世界,受害者骨灰直接扔在人行道上。换言之,这是没有基督教的世界,更不要说犹太教了。

看完之后,妻子告诉约翰斯顿,他需要就看到的电视写一些什么。他写了,成果就是杰作Unimaginable: What the World Would Be Like Without Christianity(暂译为“不堪设想:没有基督教,世界将怎样”)。

但约翰斯顿的书并不是写《高堡奇人》那样的虚构世界。他的著作完全是历史的翻版,讲述一个基督教被取代后世界的真实境况——一个异教世界在当前这个后基督教时代中的各种死灰复燃。

约翰斯顿向我们介绍了基督教诞生之时、并最终被基督教所改变的那个世界。他讲述了希拉里昂(Hilarion)的故事,此人是一位罗马公民,除了曾经到过埃及旅游之外,并没有什么知名事迹。希拉里昂写信给他身怀有孕的妻子,说自己也许在她临盆之际未必能赶回家。所以他祝她“好运”,并且告诉她在孩子出生后该做什么:“男孩留着,女孩就扔了吧。”

就像我说那样,希拉里昂以及他对即将出生那孩子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显著非凡之处。约翰斯顿告诉我们:“在第一世纪的罗马世界……杀掉一个自己不想要的孩子并不是什么大事。”他引述了哲学家塞内卡(Seneca)的话:“不自然的怀孕,我们就堕掉;我们甚至把出生时虚弱或不正常的孩子直接淹死。”

基督教降临到这个世界,其教导和做法与周围的社会有着180度的区别。第二世纪早期,被称为“十二使徒遗训”(the Didache)基督教文献告诉基督徒们:“不要用堕胎的办法来谋杀婴儿,也不要在婴儿出生时杀掉他们。”此后大约几十年所写的巴拿巴书(The Epistle of Barnabas)的说法也一样:“不可以堕胎杀婴,也不可以毁掉已经出生的。”

信不信由你,杀婴只是古代世界残忍与麻木不仁的诸多特征之一。任何不是男性贵族的人——强调一下,贵族且只限于男性——都是潜在、通常是实际的受害者:其中包含但不限于婴儿、女性、奴隶、穷人。

与此大相径庭的是,保罗宣称“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这就具有了将当时世界颠倒过来的潜能。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需要时间,有一些断断续续,但基督教确确实实让今天这个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世界成为可能。

约翰斯顿告诉读者,西方对基督教的拒绝,将给今天世界带来解体威胁。对那些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的人而言,他摆出了最近的历史记录,这可不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像科学化的种族主义,假定某些族群天生比其他的低级;优生学及其终极表现,第三帝国,这些东西都源于拒绝基督教的世界观。

他告诉我们,这些毫不信神的世界观都导致了几千万人丧生:屠杀犹太人、斯大林的受害者、柬埔寨的杀戮……

考虑到这些历史记录,我们要返回到一个基督教之前的世界是不堪设想的。或者,至少应该是不堪设想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不极力推荐《不堪设想》一书。这是每一个对各种世界观、尤其是那些并非基督教世界观感兴趣的基督徒都应收藏的一本书。这个月,这本书将成为我们赠送给向突破点(Breakpoint)和寇尔森中心(Colson Center)捐赠者的礼物。请访问BreakPoint.org。

2月5日,你可以与耶利米·约翰斯顿一同参与网络讨论会,东部时间中午。重申一下,可以到BreakPoint.org登记预约。

参考资源

不堪设想:没有基督教,世界将怎样,耶利米·约翰斯顿,贝克图书(Baker),2017年版

不堪设想:没有基督教,世界将怎样,网络讨论会,沃伦·科尔·史密斯,耶利米·约翰斯顿,寇尔森中心,2019年2月

(翻译:尤里)

原文最初发表于: 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