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巴基斯坦被谋杀省长之子:还有200个比比因亵渎指控受关押

已故旁遮普省省长萨尔曼·塔席尔(Salmaan Taseer)之子塔席尔·塔席尔(Shaan Taseer)。

华盛顿——巴基斯坦的一名省长因为支持受拘押的基督徒母亲阿萨亚·比比(Asia Bibi)在2011年遭到暗杀,他的儿子告诉宗教自由倡导者,巴基斯坦现今还有200多人因亵渎指控被关在监狱。

周三,在国务院举行的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上(为期三天的峰会,被称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已故旁遮普省省长萨尔曼·塔席尔(Salmaan Taseer)之子闪·塔席尔(Shaan Taseer)向与会者发表了强有力的讯息。

“八年后,我父亲用生命捍卫的这名女子被最高法院宣判无罪,”塔席尔说。“女士们,先生们,我为此祝贺你们每一个人。阿萨亚·比比的无罪释放是人类的胜利,是人类尊严的胜利,也是常识的胜利。”

比比(本名是阿萨亚·诺林,Aasiya Noreen)因为被指控侮辱伊斯兰教先知而被判死刑,在死囚牢房被关押近十年后她于去年秋天被无罪释放,但是塔席尔警告废除巴基斯坦亵渎法案之路还很漫长。

“当我们庆祝这些胜利时,我们必须留意未来面临的挑战,”他强调说。“虽然阿萨亚·比比——世界上最著名的亵渎法受害者——得以重获自由,但我希望你们都知道,今天在巴基斯坦还有200名像阿萨亚·比比这样被指控犯有亵渎罪的人,而这些只是报道出来的数目。”

塔席尔追随父亲的脚步,呼吁巴基斯坦终止亵渎法,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穆斯林经常滥用这些法律解决与宗教少数群体的纠纷。

根据巴基斯坦刑法第295条,亵渎罪可判处死刑或终身监禁。

比比是一名目不识丁的农场工人,被穆斯林同伴指责在争吵中侮辱穆罕默德先知,但比比否认这一指控。2010年,她被巴基斯坦法院判处死刑。

“我父亲当时是省长,'不, 这不会发生在我的管辖内。我不会让这个女人遭受这种不公正,即便在我不是省长的时候,”塔席尔告诉与会者。“他全力支持比比,他到狱中见她,以行动显示对她的支持。鉴于该案的复杂性,他呼吁总统赦免比比,并且改革亵渎法。”

虽然萨尔曼·塔席尔本人是穆斯林,但他的倡导引起巴基斯坦激进分子的愤怒,他们要求他撤回声明。当萨尔曼拒绝撤回对比比的支持和呼吁改革亵渎法后,一项伊斯兰教教令签出要他的性命。

“许多好心人,包括我自己,都在关心他的安危,请他重新考虑撤回,”塔席尔坦诚道。“这是他在去世前三天的推文,他说:'我与最弱小的人站在一起,但有人要求我撤回我的支持,我拒绝了,但愿我不是最后一个。’”

2011年1月4日,萨尔曼被他的保镖蒙塔兹·卡德里(Mumtaz Qadri)枪击27次。由于塔席尔继续父亲的步伐,呼吁结束亵渎法和积极参与基层项目,一封针对他的伊斯兰教令也向他发出。

但尽管如此,塔席尔继续大声疾呼并为在南亚国家遭受迫害的宗教少数群体提供援助。

谈到巴基斯坦亵渎法律的其他200多名受害者,塔席尔说,他们包括老人、儿童、穷人、残疾人和精神病患者。他强调说,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文盲,没有经过审理或正当程序就入狱。

“如果我们称正在努力建立一个没有宗教迫害的世界,那么这是这项工作的第一线,”塔席尔说。“这些人在为我们所相信的世界,一个没有宗教迫害的新的进步社会而奋斗。”

16岁的纳比尔·马西(Nabeel Masih)因亵渎罪被判入狱,他2016年因被指控在脸书发布亵渎神明的照片而入狱。但是,马西表示他并没有撰写该帖子。

根据塔席尔的说法,马西在监禁两年多后仍在等待审理。

塔席尔还提到朱奈德·哈菲兹 (Junaid Hafeez),他是一名被学术竞争对手指控犯有亵渎罪的学者,他未经审判被判入狱多年。“他处于法律程序的第一阶段已经六年了,”塔席尔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基督邮报。“法官都换了六七任。一名律师遭到枪杀。现任的法官过去两个月一直在朝圣。哈菲兹还在等待他的裁决。”

塔席尔说,像马西、哈菲兹和其他这样的受害者基本上生活在一个“法律真空”中,他们的法律权利被践踏。

当被问及有关在巴基斯坦监狱中的200名亵渎法受害者的记录时,塔席尔告诉基督邮报,巴基斯坦没有关于亵渎囚犯的官方数据,而是一些组织从新闻报道中提取了数据。

“真正的人数远不止这些,”他指出。“根据报道的数字,是的,监狱里有200人被指控犯有亵渎罪。其中40人可能关在死囚牢房。其余的基本都在等待法院审理。等待审理的过程也很困难,很糟糕,因为你生活在法律真空中。”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南亚和中亚地区高级主任丽莎·柯蒂斯向与会者介绍塔席尔时说,巴基斯坦因亵渎罪而被监禁的人数超过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

但由于比比已经获释并现居住在加拿大,塔席尔担心巴基斯坦的反亵渎法运动似乎没有了“ 典型代表”,因为国际社会尚未团结起来像他们为比比争取那样为其他亵渎法的受害者奔走。

“我认为这完全是我们的错,”塔席尔告诉基督邮报。我们需要更多地谈论[受害者]。沉睡已经开始,自满已经开始。这是一个古老的格言,一个人是一个故事,100万只是一个统计数据。这也适用于此。不幸的是,比比是典型代表,我们正冒着让全世界都以为问题已经解决的风险。问题还未结束。比比自由了,但在她之后仍有199人遭囚禁。”

塔席尔挑战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萨姆·布朗贝克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来下周访美期间,就该国的亵渎指控囚犯事宜施压。

“历史的军队会继续前进,我毫不怀疑巴基斯坦的亵渎法会如吉姆·克劳法、南非的种族隔离法律、纳粹德国的纽伦堡法案,在人类历史垃圾箱中占据应有的位置。”他强调说。“当那一天到来,我希望这发生在我有生之年,我们可能想问我们做了什么来帮助那些在这项法律下受苦的人。”

在去年7月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美国和其他14个国家签署一份关注声明,称亵渎和叛教法律被用来“以宗教名义进行暴徒暴力,或作为解决个人不满的虚假借口”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