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称“尼日利亚富拉尼对基督徒屠杀构成种族灭绝”

(图片:千禧运动)2019年7月15日,富拉尼武装分子对基督徒农民社区袭击的专题讨论会在华盛顿特区举行。

一国际人权非政府组织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研究报告和数据,指称富拉尼武装分子对尼日利亚基督徒农民社区的屠杀已构成种族灭绝。

千禧运动(The Jubilee Campaign)是一家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宗教少数群体人权和信仰自由的机构,曾成功请求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犯下的杀戮事件。该机构向总部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办公室提交了新的报告“尼日利亚:种族灭绝正在上演”(Nigeria: The Genocide is Loading)。

这份报告记录了富拉尼武装分子袭击尼日利亚主要基督徒农民社区的规模和严重程度,并依次记录了2019年年初至6月12日富拉尼武装分子发起的至少52次袭击事件。

“几乎每一天,我醒来都会收到来自尼日利亚合作伙伴的短信,例如今天上午:‘牧民将49岁的农民刺死在奥贡(Ogun),’”人权律师和千禧运动总监安·布瓦达(Ann Buwalda)本月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专题讨论上说。

“坦率地说,我不知道奥贡在哪里。我不认识这位49岁的农民。但当我醒来看到这条短信,‘我哭了’。这样的短信应当唤起我们的良心。如果你每天醒过来都收到这样的短信,你就会意识到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虽然尼日利亚政府和其他人员将富拉尼武装分子的袭击仅仅看为是该国中部地带富拉尼牧民与农民间早已存在的“农牧民冲突”,但千禧运动的报告推翻了这一概念。

报告指出,富拉尼的极端主义袭击不仅更规律更严重,而且似乎是有预谋的,针对平民,并集中于基督徒人口居住的村庄和教堂。

中部地带的许多基督徒村民,包括整个部落,因袭击逃离住处。

“为什么贝努埃州有18万[国内流离失所者]?为什么尼日利亚东北部有近10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布瓦达问道。“这不仅是因为博科圣地。这些袭击背后也是富拉尼牧民和武装分子。”

这份报告援引世界守望观察站(World Watch Monitor)编制的数据,指出2014年至2016年期间,尼日利亚约有4194名基督徒被杀,2957人受伤,30所教堂和195576所基督徒住房遭毁。

“2018年,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库项目(ACLED)揭露了富拉尼武装分子如何对尼日利亚平民构成最致命的威胁,2018年杀害1000多名平民,这超过恐怖组织博科圣地造成的伤亡人数,”报告写道。“仅在2019年,富拉尼武装分子袭击了20个村庄。他们袭击的目标是以基督徒为主的村庄,他们杀害村庄的平民,烧毁他们的房屋,迫使许多人逃离家园。”

尼日利亚民间社会团体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the Rule of Law,,简称Intersociety)报告说,富拉尼武装分子2018年杀害了至少2400名基督徒。

千禧运动和捍卫自由联盟( ADF International )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关于2016年尼日利亚局势的关注。该报道谴责这样一事实,即富拉尼武装分子的袭击被描述为“农牧民”冲突。千禧运动报告说,这些术语“类似于曾用于描述后来在苏丹达尔富尔揭露的大屠杀”。

报告警告说:“情况发生很大变化,现实情况与2016年大不相同。指证任何团体的罪名都应该谨慎,但鉴于汇总的证据,当200多人袭击一个基督徒村庄并在清晨熟睡中杀死他们时,这种情况再也不能称为只是冲突。国际刑事法院对尼日利亚的持续监测应该更新他们的信息记录。”

布瓦达告诉聚集参加专题活动的与会者,千禧运动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的报告是一份“摘要”,该组织正在计划编写一份更详细的报告,记录受到迫害的人并表明“已构成种族灭绝行为”。

“我们几年来一直在证明的是,这些都是危害人类罪。当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博科圣地时,他们使用了‘危害人类罪’一词。我有理由相信我们现在正在上升到种族灭绝的地步,”布瓦达说。“如果你看一下国际定义......实际上已经达到了这些行为。”

构成种族灭绝之行为包括“杀害该团体的成员”,“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和“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和“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成员生育,强迫转移该团体之儿童至另一团体”。

布瓦达承认,与预防生育有关的标准可能是该组织证据存在的“弱势因素”,但他们认为“前三点已经被证实”。

“我们相信种族灭绝正在展开。我们认为,种族灭绝行径和行为已经发生,肇事者未受到尼日利亚政府的起诉,”她说。

国际基督徒关怀(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区域经理内森·约翰逊(Nathan Johnson)请布瓦达和专家成员在不指责整个种族群体为恐怖主义团体的情况下发表种族灭绝宣言。

“那么,种族灭绝就会转向另一种方式。我们也不想看到这一点,”约翰逊说,并强调这些罪行是由一个”激进教派“犯下的。

布瓦达说,对她的组织、其他非政府组织和调查人员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谁在经济上支持富拉尼袭击事件。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攻击发生在富拉尼激进分子手持昂贵突击步枪的情况。甚至有报道称直升机也用于帮助袭击。

“[我们需要]称这绝对是危害人类罪。这些年这一点已经很清楚。然后使用‘种族灭绝’一词,”她说。“我知道其他一些首要选择的词是'富拉尼武装分子',而不是'牧民'。如果我们要使用一个通用的当地术语,这几点是我想要区别的。”

专家讨论成员中有一位巴夫瓦什牧师(Bakfwash),他曾两次被富拉尼武装分子绑架,他抨击尼日利亚政府未尽责查清谁是袭击的幕后黑手。

他说:“需要找出是谁和谁是这些袭击背后的支持者。”

“如果在社区中可以看到直升机,普通公民没有直升机。它不是摩托车或自行车。它由富人或公司拥有。富人有责任。像这样的人是可以找到。如果有直升机飞入,政府可以在某处找到记录。直升机不会凭空消失。不,它使用空域。有人必须控制那个空域,他或她知道......直升机的来源。”

布瓦达强调,她的组织希望看到国际刑事法院进行这样的调查,并鼓励其他组织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他们的数据和研究。

“美国政府依赖于非政府机构,但它还未对尼日利亚政府施加任何影响,”她说。“尼日利亚是《罗马规约》成员国。所以尼日利亚近10年来一直在接受调查。其他组织在过去十年中提交了报告。我认为每个组织提交记录报告至关重要。”

本周早些时候,前尼日利亚总统奥卢塞贡·奥巴桑乔公开致函穆罕默德·布哈里总统,要求他展开民主讨论与交流,解决困扰尼日利亚的不安全问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