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校园枪击案的惨痛事实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2018年2月14日弗罗里达州帕克兰市发生枪击案后,警察在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带走一名被手铐的男子,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2018年2月14日弗罗里达州帕克兰市发生枪击案后,警察在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带走一名被手铐的男子。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我们中那些不曾在突发暴力事件中失去过所爱之人的人无法完全想象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校园枪击案罹难者家人和朋友们的痛苦。又有谁能想象如此的震惊、创伤、痛苦、迷失以及全然丧失感呢?

至少17人死亡,还有许多人受伤。年轻、充满梦想的生命在一瞬间结束,夭折离世。

单单这一桩惨案就已经让我们难以应对了。但还有更可怕的事情:“2018年,至少在美国还发生了另外17宗校园枪击事件”——我们这还只是刚刚2月中旬。这世界怎么了?或者,可能更准确的说,我们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坦率地说,我在这里的关注焦点不是什么枪支、枪支控制,也不是关注神性活动与人类自由意志之间的神学问题。我关注的只是我们所面对的事实:校园暴力如瘟疫般蔓延。

我没时间来核对维基百科上“美国校园枪击”条目的每个细节,不过在这里我确实随机挑选也验证了其中一些事项是准确的(除了总体数目之外)。需要的人可以从足够多的链接去考究更进一步的细节。基于维基所提供的数据,校园暴力事件简直不可胜数。

按照这条目的说法,19世纪时美国有28宗校园枪击案,20世纪是226宗,而21世纪已经发生了223宗。(21世纪才过五分之一呢!)本世纪迄今为止的这223宗校园枪击案里,60件发生在2000-2009年之间,153件发生在2010-2018年间。(我依据其他信息来源调整了维基条目里的数量。)

在这类暴力事件的受害者方面,19世纪校园枪击案中一共有24人被杀,30人受伤,20世纪有254人被杀,406人受伤,而到目前为止,21世纪中(还不包括2018年的惨案),有227人被杀,278人受伤,其中绝大多数是在校学生。

何等难以名状的恐怖。

要注意到暴力如何上升:在1950年代,17宗校园枪击;1960年代,18宗;1970年代,30宗;1980年代,39宗;1990年代,62宗,在本世纪第一个10年(2000-2009),60宗校园枪击案,2010-2018年,153宗。

还有谁怀疑帕克兰高中一位学生的母亲会说:“她最担心的就是校园枪击。她总是求我在家给她上课,因为她怕这个。”(感谢主,她女儿并未被枪击。)

我很明白,一些人很容易指责获得枪支太容易了,还有一些人则觉得需要更多校园保安措施。但重申下,这不是我关注的焦点。让那些更有资格谈论这些问题的人带领我们进行有建设性的讨论和策略吧。

还有一些人则会看到更大的死亡文化背景,从45年的合法堕胎到我们对暴力异常依恋的娱乐圈,还有一些人则会问:“如此悲剧中,神在哪里呢?”(作为对此问题的回应,有人则会说“我们早就把神从学校里赶走了。”)

不过在今晚,在我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关注的焦点在于那些直接被今天这场屠杀影响之人的震惊和悲痛,关注我们在自己国家亲眼目睹着校园枪击案愈演愈烈。这让我跪下,面对神,求神施恩于我们这块被鲜血浸透的大陆,求神赐给我们整个民族悔改,求神介入并帮助我们。没有神的干预,我们彻底完了。

当然,我也不是说我只是祷告,不做些别的,好像我们自己在这中间没有责任一样。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必须祷告——带着热忱与坚持,因着破碎和禁食,带着绝望与虔诚,仿佛美国的命运就取决于我们的祷告一样。

事实也就如此。

(翻译:尤里)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2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