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健康的基督徒能否存在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UNSPLASH/RACHEL LYNETTE FRENCH)

一个属灵健康的基督徒可能存在精神健康问题吗?这是许多人的疑问,一位大教会牧师给出了他的回答。

布拉德·汉布瑞克(Brad Hambrick)是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地区顶峰教会(The Summit Church)的辅导牧师,他在博客文章中对此给出肯定回答,并解释了原因。

身为作家以及东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a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圣经辅导学讲师的汉布瑞克首先给出了一些衡量基督徒灵性健康的指标,比如接受福音。

他对此的定义是:“一个人认识到自己的罪恶状况,并完全依靠基督复活的盼望从这种压倒性的自我内疚中获得自由。”

其他造就健康基督徒的指标包括属灵操练、个人灵修、虔诚的品性,以及具有坚固的神学框架,即一个人“能够理解和阐明促进前四个属灵健康指标的圣经世界观”。

然而,他认为一个符合这些特质的人也可能遭受心理健康挑战。

他指出挑战之一是情绪调节 ——一个人“难以阻止不愉快情绪爆发的时间,即使所处情况并不产生这种情绪或不愉快的情况并不产生这种程度的情绪;‘控制思想’并没有消除身体对他们破坏性情绪的反应。”

他列出心理健康存在的另一挑战是,一个人“持续或偶发的感到厌恶自我或浮夸”。

精神健康问题的其他迹象可能包括“难以适应社会环境(从而导致孤立,冲突或被污名化);由于侵入性的思想或难以“区别事实与遐想”从而产生离奇行为或偏执;并且‘倾向性地难以调节他们对明知会导致负面后果的行动的冲动”。

汉布瑞克将这五种心理健康品质列为能力,但他承认心理健康不能降低到能力范畴。

但为提出他的论点,他说:“当我说一个属灵健康的基督徒仍然经历心理健康挑战时,我是说某人可能是虔诚的基督徒,但持续挣扎于这些能力/技能;这个挣扎只有通过最好的干预措施(基督徒成长或治疗)才能得到些许改善,并且直到天堂才会最终得到愈合。”

“我并不是说这些像糖尿病或癌症只是生物学或生理学上的。毫无疑问,我们的基因构成决定了我们培养这些能力的基础,”他补充道。

“显而易见的是,我们的社会环境、个人经历和生活选择也会对这些因素产生或积极或消极的深远影响。”

汉布瑞克认为人对这些因素并非无能为力,而可实践的神学和自助书籍可能会教会一些人得到改善。

最后,他强调存在精神健康问题不是一种耻辱,也不应该导致基督徒怀疑他们的得救。

“我们的身体心灵与其他受造之物一样,叹息劳苦等候得赎(罗马书8章22),”他指出。

汉布里克还指出,正如基督徒的身体健康和能力存在差异一样,“我们应该知道在心理健康表现方面也会看到同样的差异。”

“我们相信充满活力的基督徒可能有身体上的疾病和智商低,为什么我们认为心理健康会有所不同呢?”

汉布里克鼓励基督徒成为他们心理健康的“优秀管家”,并希望更多的信徒能够更好地理解心理健康和属灵成熟的交汇面。”

华理克夫妇也多次谈到心理健康问题,他们是加州马鞍峰教会创始人。在他们的儿子2013年由于心理健康挣扎自杀后,他们致力于传播心理健康意识。

2017年,华凯怡透露,在儿子去世后不久,她看到一个异象:

“我不太经常看见异象,所以这颇为不同寻常。在我的脑海里,我看见马鞍峰教会的敬拜中心充满挣扎于心理疾病的人——抑郁症,焦虑症,边缘型人格障碍,进食障碍,躁郁症,精神分裂症,”华凯怡当时在脸书帖子中表示。

“房间里的每个人没有掩饰地来到神面前——有些人哭了,有一些人聚在一个大木制十字架周围,有的人在祷告,有的人在拥抱他人——所有人都安心地把伤痛和痛苦带到神面前。”

“然后,我听到笑声——那种有过相似经历的人谈论相关经历时发出的笑声,一样的起伏、欢笑和幽默。在我的异象中,希望开始升起,”她分享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