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4月份100名基督徒遭富拉尼、博科圣地杀害

People react as a truck carries the coffins of people killed by the Fulani herdsmen, in Makurdi, Nigeria January 11, 2018. | (Photo: REUTERS/Afolabi Sotunde)

据一人权监督组织报告,仅在今年4月份就至少有100名尼日利亚基督徒被杀并数百人受伤。该组织警告说富拉尼牧民袭击基督徒农民社区事件似乎正在向南蔓延。

总部位于阿南布拉州的非政府组织公民自由和法治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the Rule of Law,,简称Intersociety)最近发布的一份特别报告指出,4月份100名基督徒遭到富拉尼牧民以及博科圣地等武装圣战组织的杀害。

该报告详细说明在2019年的头四个月,尼日利亚有750至800名基督徒遭武装圣战组织杀害。

该非政府组织指出,在这些杀戮事件中,大约550起甚至多达600起杀人事件是由与尼日利亚穆斯林畜牧协会(The Miyetti Allah Cattle Breeders' Association of Nigeria,简称 MACBAN)有联系的富拉尼伊斯兰民兵组织实施的。尼日利亚穆斯林畜牧协会是一个向政府登记的富拉尼牧民倡导组织,但批评人士要求将其定为“恐怖”组织。

“在2019年刚刚过去的四个月(1月至4月),圣战组织屠杀了550-600名基督徒,并焚烧、破坏数百所房屋和数十座教堂,”该非政府组织报告说。

据Intersociety报道,2019年迄今为止发生的另外200起杀人事件是由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博科圣地(也称伊斯兰国-西非分支,Islamic State in West Africa,ISWA或ISWAP)犯下的,ISWA已经在尼日利亚东北部以及尼日尔、乍得和喀麦隆部分地区进行恐怖主义活动。

尽管各方对冲突导致遇害人数的数目估计有所不同,但基督徒犯罪学家、人权活动家埃梅卡( Umeagbalasi)告诉基督邮报,该组织提供的数字基于法庭可信的“经验”证据。

因为来自北方的富拉尼牧民迁移,过去几年主要是尼日利亚中部的基督徒农民社区遭袭,但报告警告说,最新一轮4月遇害者也包括阿南布拉州东南部和三角洲州南部的受害者。

“该国最近一轮反基督教屠杀或杀戮在过去四个月中平均每月达到180至200人,每天平均有6至7名基督徒死亡,但杀戮正逐步蔓延至尼日利亚南部地区,特别是东南部和南南部;”报告写道。

4月12日,富拉尼武装分子袭击了西阿南布拉的一个农场,造成6人死亡,30人受伤。极端分子据称还焚烧房屋和蹂躏妇女。

《卫报》报道,4月初,三角洲州多达11人在牧民袭击农民社区中遇害。该事件引发一名州官员要求布哈里和其他政府人员协助阻止富拉尼袭击该州无辜农民。

该报告还指出卡杜纳州卡朱鲁(Kajuru)地方政府辖区阿达拉(Adara)发生的杀戮事件,该地区近几个月一直遭到袭击困扰。

4月8日,该非政府组织报告说在疑似富拉尼极端分子的袭击中,至少有22名基督徒被杀。据《Punch》报道,上周在卡朱鲁地区(Kajuru),在一名富拉尼男孩的尸体被发现后,两名基督徒男孩在回家途中遭到殴打。一名男孩送往医院后过世。

Intersociety批评该国政府长期以来未能追究袭击肇事者的责任。

Intersociety的报告严厉抨击MACBAN ,尼日利亚基督徒协会此前曾呼吁出身富拉尼族的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对该组织提出法律诉讼。

“MACBAN有穆罕默德·布哈里为终身赞助人,”Intersociety报告强调。“在布哈里成为尼日利亚总统一个月后的一个月里,这个团体更加胆大妄为,圣战活动自2015年6月以来惊人上升。”

根据国际危机组织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说法,布哈里及其助手们否认他是富拉尼袭击的同谋。

但仍然有一些基督徒社区的支持者认为政府“难咎其责”。

尼日利亚国际委员会共同创始人斯蒂芬·恩纳达此前告诉基督邮报,“这些社区和村庄已经支离破碎,被洗劫一空,你们看到富拉尼强行进入社区。他们没有受到逮捕或起诉。相反,政府不采取行动向我们表明政府难咎其责。”

Intersociety此前曾报道,富拉尼极端主义分子也对2018年约2400名基督徒的死亡负有责任。

最近,在纳萨拉瓦州棕榈主日一名婴儿的祝福礼期间,十几名基督徒被富拉尼极端分子杀害。

尼日利亚、国际媒体和知名人权组织多将中部地区穆斯林富拉尼极端分子和主要基督徒农民社区之间的暴力事件描述为“牧民-农民”土地权利冲突。

但来自尼日利亚以及国际的基督徒倡导者警告说,近年来冲突已经演变为宗教因素,并称将其称为农牧民冲突简化了这些事件的灾难性。

虽然牧民社区在农民社区的武装分子和青少年的攻击或报复中成为受害者,但埃梅卡估计,富拉尼极端分子每20次袭击才会发生一次农民社区的报复性袭击。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研究助理杰克麦卡斯林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虽然尼日利亚的暴力事件可能落入族群和宗教范围,但“并不一定是由这些因素所驱动的”。

但是当谈到富拉尼对基督徒农民社区的暴力行为时,埃梅卡认为将其称为“农牧民冲突”是尼日利亚政府长期存在的“虚假主张”。

“政府称这是牧民-农民发生冲突,进一步贬低、忽视基督徒遭到的种族灭绝,并且在审查和扼杀媒体关于屠杀的报道时不加掩饰,”Intersociety报告说,并补充说,尼日利亚政府只说自2015年8月以来至少有980名基督徒死亡。

Intersociety报告称,2015年6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富拉尼极端主义分子至少杀害6000名基督徒,破坏1000多座教堂。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建议美国国务院将尼日利亚定为宗教自由“特别关注国”。USCIRF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指出,尼日利亚的种族和宗教身份往往在社会冲突中“两者交织”。

USCIRF报告解释说:“宗教和种族暴力的动态-以及宗教和种族在何处以及如何重叠-是高度本地化的”。

至于博科圣地,也被称为西非的伊斯兰国,继续恐吓乍得湖地区的村庄。

据报道,在阿达马瓦州Kuda-Kaya村4月下旬举行的婚礼中,疑似博科圣地武装分子杀害了大约25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