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灵恩派伤害

假预言曾让你焦头烂额吗?应许中的治愈从未降临,你因此失去信仰了吗?你是不是接触过“新启示”(new revelation)名义下的古怪教导?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不是唯一经历这些状况的人。由灵恩派所造成的伤害比我们愿意承认的要多许多。

首先在这里我要坦率承认一下。就我自己在五旬节-灵恩派圈子里的经历而言,正面影响远远大于负面。我与一些领导团队合作超过20年,也有幸与全世界这派别里正直诚实的男女同工合作过——我是说全世界那些五旬节-灵恩派的领袖们。

1971年,我在一家五旬节派教会得到救恩,并在1982年时由一次圣灵涌出的经历而完全改变。我还曾身处1996-2000年间布朗斯维尔复兴(Brownsville Revival)前线,从我所在教牧学校的毕业生在全世界结出果子。尽管我自己也看到另一些丑闻、假预言、滥用职权和稀奇古怪之事,但这些东西只是例外,远非常态。

可悲的是,对许多其他人而言,情况却恰恰相反。对他们而言,在五旬节-灵恩派运动中很少或几乎没什么好的事情。他们被伤害、被弄糊涂、被虐待,导致一些人在今天拒绝圣灵的作为并且让其他人完全丢弃掉了信仰。这些灵恩派所导致的伤害让我痛心疾首,是时候清理打扫门户了。

最近我读了一本批评该运动的著作,在我看来,批评也许过头了。

抛开书中发现的那些经文错误之外,该书描绘了一幅颇有讽刺意味的画面,夸张到了我都认不出来的地步。然而,在我阅读该书读者的书评之后,发现其中许多人都在文末真心诚意地说“阿门”。那些画面对他们而言太熟悉不过了。

当然,我也明白,每个教会(或者事工、教派、领袖)都会被批评。你能在所有地方找到可怕的事情,如果一家教会足够大,你可以找到许多来自据称被该教会伤害过之人的负面报道。不过,当你一次又一次听到来自不同背景之人同样的故事,那你就能明白确实在一些地方发生了一些问题。

在五旬节-灵恩派运动中,类似于神实际上在世间每个国度中做工那些奇妙事迹永远不会缺乏。这确实是圣灵令人震撼、高举耶稣、跨越几代人的工作。我一点都不会予以否认。

而更重要的事情在于,基于圣经,我发现圣灵无可争议的恩典和能力会一直运行到耶稣再临。

但这并不会让打着圣灵旗号的伤害最小化,不受监管的胡作非为则导致了太多伤害。出于对主的爱、对属神之民的爱,我们更加要站出来。

尽管我的新作Playing with Holy Fire,(暂译为“玩弄神圣之火”)刚刚才发行几天,我已经看到了读者所发布评论中的一个典型模式了。

一位读者写到:“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这本及时而又公允的作品确实言中了我当下的状态:因为当前教会的胡作非为(这远远超出了灵恩/五旬节派运动,尽管其以此为中心)而幻想破灭、心碎。不仅如此,作者还鼓励我,告诉我并非我自己一个人是这样,并且提供了符合圣经教导的前进方式。”

脸书上的一条评论说,阅读该书给那些圈子里正亲身经历负面事情的人带来治愈。另一位则写到:“作为前终止派(cessationist),我曾经是终止派的原因恰恰就是我看到以圣灵恩赐做工为名的那些胡作非为,这让我很揪心。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做法让许多人远离教会,远离神想要他们来渴慕、追求的东西,同时还是因为这为信徒中的见证带来伤害。这本书一定是我读书清单的首选!”

还有一些牧师和教会领袖则说:“终于来了!这些事情需要被说出来!”

所以,尽管我为圣灵在全世界所做的工而欢呼,我也为许多由于人的错误、人的罪、人的粗心大意而导致许多人被伤害、彻底失望而难过。确实,主对我们的恩赐有许多。而这意味着对我们的要求也多。

愿我们的行为能配得上圣灵高贵的召唤。愿因我们作为五旬节和灵恩派信徒的人生、事工而让耶稣的名被高举,而不是被玷污。

折腾的代价太大了。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