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威爾遜的朋友:對抗精神疾病的人不應在教會擔任領導位置

威爾遜的朋友:對抗精神疾病的人不應在教會擔任領導位置

賈里德·威爾遜。
賈里德·威爾遜。

戴爾·帕特里奇牧師(Dale Partridge)是加利福尼亞州已故牧師賈里德·威爾遜(Jarrid Wilson)的「好」朋友,他說威爾遜在輕生前曾表達想從他高壓的助理牧師職位退出。

威爾遜是加州河濱市豐收基督徒團契的助理牧師,在一周前自殺。

帕特里奇認為教會將存在精神掙扎或嚴重懷疑信仰的人置於領袖地位是「魯莽」和不合聖經的。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在教會擔任牧者的人正以令人震驚的頻率自殺和公開背道。這些人也沒有隱藏的掙扎。近來的這些悲劇幾乎都是那些公開承認自己與精神疾病和不信抗爭的人實施的。這是大家想知道的問題:為什麼教會要把對自己當前的破碎如此坦率的人放在領導職位?」帕特里奇問道。

「聖經關於牧者的資格有非常明確的指示(提摩太前書3章和提多書1章)。他們呼籲牧者要冷靜,自守,莊重、公平、聖潔、自持; 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目錄還在繼續)。教會雇用一個公開與精神疾病抗爭的人來牧養神的子民,這難以接受和理解。這不合聖經,魯莽和危險,而且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他們輕易的成為敵人在教會製造全國性悲劇的目標。」他繼續說道。

「如果您的牧師承認存在精神疾病狀態,他需要被門訓而不是訓練其他門徒。他需要身體的休息,而不是緊張的屬靈操勞。他需要隱私而不是公開。他需要勤奮的禱告,而不是不堪重負的壓力。他需要退出,而不是被高舉。當軍官跌倒,許多人都會跌倒。它給下面的人帶來困惑、懷疑,恐懼和一連串的擔憂。上帝在聖經中給了我們明確的指示,保護他的教會。當我們決定違背他的命令,我們只會打破自己。牧師不僅僅是願意擔當的人。牧師不僅是有恩賜的人。牧師不僅僅是受過教育的人。他是一個符合上帝要求的人。這不是律法主義。這是為上帝教會的安全。現在該醒了,」他說。

截至周三早上,帕特里奇的帖子僅在Instagram上就有超過7000人點讚,並很快在社交媒體上引發辯論,人們意見不一。

「自從威爾遜在孟菲斯市高點教會短暫地擔任職時,我就認識他。我希望您的話語能夠鼓勵並阻止那些人做出同樣的選擇。」傑米·帕克(Jamie Parker)回復道。

特蕾絲博士是持照基督徒臨床心理學家,也是加利福尼亞州「探索療法」機構的自我保健和個人發展專家,她認為帕特里奇的評論是出於「無知」。

「戴爾,作為臨床心理學家和也曾在事工服事的基督徒,我不得不說,我認為這個帖文是出於無知並進一步加劇了對心理疾病的污名化。在美國,幾乎有一半的成年人在一生某些時期都會患有精神疾病。那是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破碎的世界。教會不需要完美的牧師(他們不存在),他們需要與上帝有關聯、愛人,做維持健康所需要的工作包括獲得幫助,並認識到自己的人性和不完美之處。」 

「我懇求您多了解心理健康領域,並考慮您的錯誤教導可能對教會造成的危害。出於所應有的尊重和教會安全,這意味着承認您和您的判斷力、侮辱性言論是錯誤的,」她補充說。

帕特里奇在後續聲明中更加清楚地表達了他的觀點,他解釋說:「賈里德多年來一直是一個我真正的朋友」,他的警告不是出於麻木或不明智。

「我們在他去世前七天通過電話。我那天聽到他去世的消息我哭了。我第二天早上也哭了。從那以後,他的死沒有一天不引起我的注意。我們家每天早上聚集在一起為他的妻子和孩子們祈禱。最終,我想讓你知道,我真的很傷心,」他說。

但是僅在豐收教會工作18個月後,帕特里奇說威爾遜因為工作不堪重負,其中包括主持一位輕生年輕婦女的葬禮。

「由於我和賈里德的最後一次談話,我的心碎很快變成憤怒。在我們的電話中,賈里德雖然熱愛他的事工,但他表達他在作為年輕人牧師所經歷的緊張和壓力。作為牧師,我完全能體會牧養事工對牧師身體、情感、屬靈上的要求。牧養是人類生活中最艱難的呼召之一。賈而德受傷了,他對此持開放態度。但不僅如此,他還告訴我他準備退出全職牧養。他真正想要的是將自己的時間花在他的真正激情上——通過他的非營利性機構希望之歌(Anthem of Hope)幫助人們從沮喪、焦慮和自殺念頭中恢復過來。他上周給我的電話集中在這種過渡上。他希望我幫助他這種過渡。他知道,他需要休息。」

然而,帕特里奇解釋說,由於威爾遜對工作的忠誠和熱情,他永遠不會辭職。

「他是個好士兵。左,右,左,沒有抱怨。單純的忠誠,」帕特里奇寫道。

帕特里奇進一步指出,允許威爾遜主持自殺者的葬禮是一個壞主意。

「當我聽說賈里德在他自殺24小時前曾主持一個自殺的人的葬禮,這使我感到沮喪。雖然我不知道教會是否要求他履行這項職責,還是他自己願意,但我相信至少這要喚醒人們更多思考、問責制以及識別和幫助消除這些服事受傷者的觸痛點。」他說。

「我的發文只是呼籲教會根據聖經進行改革。我的觀點和經驗是,如今以聽眾為中心的教會會讓牧師精疲力盡。侍奉,勞動,愛護,執行和犧牲,直到你不能再做為止。多年來,我聽到許多牧師(他們的報酬嚴重未足額支付)談論他們迫切需要休息,但沒有實現該目的的財務途徑。換句話說,我們建立了一個不是供應聖經對牧師健康要求而實際上是損害的制度性教會機器,」 帕特里奇補充說。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