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政治正确观如何影响教会的见证

我们所在社会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那就是要努力避免说出一些会冒犯人的东西,甚至到了现在的人会因为说出真理而遭遇攻击的境地。乔治·麦克唐纳(George MacDonald)的这段话与我本周所说的主题相关:“政治正确的两大支柱是,1)故意否认,2)直白地拒绝面对真理。”我们从这前提开始,那就是当信仰遇到政治正确的时候,诚实就会遭遇折磨。

诚实缠身

快速搜索一下圣经,“真理”出现了至少270次。真理是基督教信仰体系的根基所在。其基础地位不言而喻,耶稣甚至在约翰福音14章6节中称呼自己为“真理”:“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当我们试图给人尊荣,要顾及他们的感受、尊重他人的生活选择时,我们常常用不诚实的方法来这么做。我们不会将能指导他们人生的真理告诉他们,而原因只是担心别人会把我们视为不容忍、内心刻薄。我们变成糖衣炮弹专家。就在过去的这个星期,我出席了一个基督徒的见面会。我陈述了这么一个观点,那就是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准备好勇敢地在世间活出自己的信仰。异议来自于一位信主已久的基督徒,他担心如果我们这么做,那我们会冒犯别人,然后他们就会逼迫我们。我的想法是:“这是可能的,非常可能发生。他们确实是在逼迫耶稣。”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8-10节里已经说过了:“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我直言不讳,信仰和政治正确势不两立。

政治正确试图不去冒犯,信仰则是绊脚石,因为信仰直接向我们表明我们自己早已在伊甸园中所失掉的那份完美。信仰告诉我们神的高标准,我们完全无法企及的标准。信仰也告诉我们,这就是神差遣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来替代我们的原因,耶稣承担了这全部的重担,而政治理念和领袖们让我们远离了自己对应付自己破碎、罪、新身份认同的需要。我们是一团糟的人,生活败坏、关系破碎。圣经的真理向我们指明了恢复与神恰当关系的办法。这意味着要坦诚看待我的人生、我的选择、我的缺陷。对镜自问,我看到自己的破碎吗?当然没有。我宁可别人告诉我我一切都好,我很好。乌托邦似乎很好。但在那里的生活终究是镜花水月。真理总有让自己呈现出来的丑陋方式。躲避真理越久,那结局就越痛苦。信仰不仅仅向我们指明真理何在,也直接带领我们走向答案所在,耶稣。

(翻译:尤里)

B. Keith Haney是密苏里路德会(Lutheran Church–Missouri Synod,LCMS)的宣教推动者。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