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是圣经里的末日瘟疫?

启示录预言了冠状病毒没有?这算是已被预言的末日瘟疫之一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意味着只是即将到来那些更糟糕之事的前兆?

病毒的严重性毋庸置疑。

正如比尔盖茨2月28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所言:“过去这个星期,新冠病毒(Covid-19)的表现已经很像是我们所担忧的那种百年一遇的病毒了。”即便是在这早期阶段:“新冠病毒只用当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四分之一的时间,却造成了10倍的病例。”

福音派评论人士迈克尔·斯奈德(Michael Snyder)将新冠肺炎列入他的“同时袭击我们星球的十大瘟疫清单”之中。

这些“瘟疫”是:1)蝗虫大军;2)极端气候模式;3)前所未有的洪水;4)严重地震;5)异乎寻常的火山爆发;6)新冠肺炎;7)非洲猪瘟;8)H1N1猪流感;9)H5N1禽流感;10)H5N8禽流感。

这是不是在说,新冠病毒是启示录里所说的末日审判之一呢?

阿尔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提到:“我们都记得读过的启示录6章7-8节:‘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第四个骑士通常与瘟疫、疾病,以及通过这种疾病导致的剧烈死亡联系在一起,我们现在认为这疾病主要是说致命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但莫勒和施奈德并没有说现在病毒就是启示录的最终瘟疫之一。盖茨当然也不会说这些话。

相反,事实是盖茨将新冠病毒描述为“百年一遇的病毒”,这表明这并非末日瘟疫,无论其多么致命。

正如罗伯特·巴多罗麦(Robert Bartholomew)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所强调的:“中国新冠病毒并非僵尸末日。”

他写到:“我不是在轻视已然全球扩散这新冠病毒的严重程度。人们正在死亡,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悲剧。但就我们所知,这并非文明的末日——与媒体消息相反,而媒体则是激起不必要的警惕和恐慌。”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果启示录确确实实是描述了一系列可怕、末日的瘟疫,正如我们所知那样,那些瘟疫既标志着文明的终结,也标志着一个荣耀的全新时代的开始。”

重申一下,我不是把病毒严重性大事化小。而且,“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悲剧”,当然如此。

事实上,当我写作本文时,我正从澳洲过境香港回家。几天之前,我也是过境香港去的澳洲。

香港机场里绝大多数人都戴着口罩,航班机组成员也都是。当你过机场安检时,额头还要被测温仪检验体温。

所以,重申一下,我知道这病毒的严重性。但我们用把这个致命病毒认定为启示录式瘟疫的方式来低估了圣经里末日预言的严重性。

更重要的是,我们忘记了,圣经的审判是言之凿凿的警告。

“审判将临!悔改吧!不要让罪毁了你!求神开恩!”

新冠肺炎爆发前的几个月,我没听到这样的警告。

当然,基督徒领袖们多少个世纪以来都在发出这样的警告,正如他们之前多少个世纪里圣经先知们那样。

但我个人相信,当我们离末日越来越近,警告会变得越来越明确,以具体的预言来呼吁具体的改变,并非莫名其妙出来一个病毒这种情况。

当然,还有许多圣经学者根本就不是这么解释启示录的。在他们看来,书里的许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就是被“天启灾难”这样的词所描绘。

还有一些人则认为,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在未来才会发生,但这些事都是隐藏在象征主义的奥秘之中,不该从字面上理解。

我自己的理解是,在世界末了之前会有许多剧变,其中也会有重大的灵性流溢。

但无论如何,对我而言很明白的事情就是,我们不该把新冠病毒看成被预言的末日瘟疫。

相反,我们应该将其视为世界世上许多其他流行病一样。它们以悲剧的方式提醒我们这世界的破碎、人类之脆弱。正当我们尽己所能来预防、对抗新冠肺炎的传播,我们也应该祷告祈求神的恩典。

最后的震撼比这要猛烈更多。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